承载希望的海鸥:一个20年打造的奇迹(2)

《希望之声》成立20年系列报导

史诚

人气 2283

【大纪元2023年12月01日讯】谈起对华短波广播,很多人想起来的就是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和法广这样的国家级电台,确实没有错,要做对华广播这样巨大的工程,又能够击破中共强大的信号干扰,除了国家级的电台,还有谁有可能呢?

但是您也许不知道的是,今天,针对中国大陆最大规模和最强大的短波广播,并不是政府电台,完全是由民间打造的,这就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历时20年打造的、由100支电台组成、规模超过所有国家级电台、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海鸥广播网”。

希望之声对华广播 鲜为人知的故事

时间来到20年前的2004年的1月,刚刚在硅谷创立希望之声的一群华人工程师,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使命:把真实的信息送入中国大陆。

这些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最熟悉的就是美国之音这样的短波广播了。确实,1946年成立的美国之音,从1956年开始了她的对华中文广播,在几十年内在中国大陆培养了巨大的听众群,从文革时代躲在被窝里收听敌台,到80年代收听美国之音“英语900句”,到89六四之后整个中国通过美国之音了解北京发生了什么,短波,在当时30岁以上的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那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不仅在中国,在上个世纪所有的共产党国家,收听短波广播几乎都是人民追求自由的标志,在美国之音之后,针对东欧的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和针对苏联的自由电台(Radio Liberty)相继在1949年和1951年成立,通过在西德慕尼黑和西班牙里斯本建立的大型短波广播站,向欧洲共产铁幕后的人民传播自由的声音。

1980年6月波兰团结工会在格但斯克的列宁造船厂发动了争取自由的罢工,在历时500天的时间内,罢工的消息通过美国之音和上述两家短波电台传遍了东欧和苏联各地,30%的波兰人,也就是1000万人,加入了团结工会,使之成为催动10年后铁幕崩垮的最重要的组织。来自波兰的罗马教宗保禄二世和美国总统里根,也不断地通过短波电台向当时的苏联和东欧民众传递他们的声音,给处于共产专制统治下的人民送去支持和希望。1991年8月,苏联共产党强硬派发动了军事政变,持续不断的西方的短波广播,带给苏联人民及时的资讯,促成了苏联人民走向街头阻挡军车,导致政变军队的哗变,让政变五天之内流产,和随之苏共的终结。

1989年,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访问美国,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瓦文萨向美国人民讲述了美国之音和其它短波电台给波兰人民带来的启蒙和希望,他说:“美国之音对于波兰的作用,好比太阳对于地球那样。”

希望之声的创始人们深刻地了解这样的历史,这也是“希望之声”这个电台名字的来由:给中国人民带来希望!但是,以民间的力量从事对中国大陆的短波广播谈何容易。

当时,所有有实力做对华广播的单位都是国家级电台,他们大多数不开放电台租赁,即使有,草根起家的希望之声也没有这样的资金,即使租得到,中共强大的信号干扰也能把这样来之不易的广播频率全部淹没,让听众只听见一片嘈杂声。

“当时的感觉是无路可走,事不可为,因为短波广播的功率都是动辄几十万瓦,一支电台光电费一个月就几万美元,我们怎么可能付得起?怎么办呢?我们一开始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租下了一个小时的时段,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这个走一步看一步,带来了一个惊喜,在2004年11月底,希望之声通过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简称央广)租下来的时段播出了《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这是一篇由前言和9篇不同专题的文章汇整成的特别社论,从历史、文化、道德的多种角度立体解剖共产党的本质,和它对中国带来的危害。社论深刻有力,撼动人心,希望之声赶制了十期广播节目,分在20天内播出,在当年12月和次年1月在中国大陆激起了巨大反响,在北京的民众抢购短波收音机来收听这档节目,一时造成北京的短波收音机卖到脱销。

“这个消息让我们非常振奋,没想到短波广播有这么巨大的作用,这也给了我们继续走下去的信心。”希望之声的总裁曾勇说。

但是,继续走下去谈何容易,“九评”广播的成功惊醒了中共当局,他们发现了这支新电台,于是调集了大型干扰电台,专门干扰希望之声的广播。

这时,有一位有实力的人士在了解到希望之声的这个需要之后,挺身而出,愿意出钱增加广播时段,因此,希望之声通过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租下的时段不断增加,在4年之内增加到每天25个小时(frequency-hour),所花的租金也让希望之声成为“央广”的第一大客户,和一家有中等规模的对华广播电台。

但是,又一轮困难袭来,中共嫉恨于希望之声广播规模的不断扩大,直接通过外交和民间等多个管道施压当时马英九执政的中华民国政府,要求他们断掉给希望之声的租约,从地面上切断希望之声的广播。

回忆起当时的艰难,希望之声总裁曾勇说,“为了阻止断约,我在几年之内飞了9次台湾,只能说节节抵抗,因为权不在我,我甚至因为此事,专门飞到欧盟议会所在地斯特拉斯堡,和美国首都华盛顿,向欧盟议会和美国国会寻求帮助,请他们出手阻止‘央广’断约,但最终无济于事。”

在2012年1月,央广在没有清晰和合理理由的情况下,单方面中断了希望之声所有25小时的租约,延续了八年、一时生机勃勃的希望之声对华广播回到一片寂静。

回忆起当初的情况,曾勇说:“碰到这种挫折,我们都很难受,我们怎么办呢?放弃吗?”

最终,希望之声决定还是不放弃,继续向前探索可走的路。

所幸的是,在向央广不断争取的同时,希望之声的研发人员已经开始做一些尝试:“为什么我们必须租那些大电台?小电台广播是不是一个办法?小电台能不能听得见?”

高科技背景的希望之声技术员开始着手自己来打造一种新的短波电台,如何用集成电路来产生、传输和发射短波信号,尝试什么样的天线可以有效传递信号,什么样的地理位置是必要的……在解决了这样的一个个技术难题后,第一支小电台诞生了,功率只有100瓦,也就是国家级电台千分之一的功率,但是,这支电台开始对中国大陆发射30分钟之后,我们得到了令人兴奋的消息:可以听得见!

好消息之后就是坏消息:中共的大型干扰台发现了这支新电台后,把干扰信号调过来,对着这支电台干扰,很快,听众就只能听见杂讯了。

但是,这个尝试已经给了希望之声重大的发现:1. 收听短波广播完全不需要传统的大电台,那些人们已经习惯的10万、30万,甚至50万瓦的大型短波电台,是为了战胜干扰信号而不断加大功率而形成的,是五十多年来天空中“军备竞赛”的结果,一支轻灵的小电台完全可以听得见;2. 大型干扰台虽然能够盖住一个小电台,但是要完整“灭掉”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总有残存的信号透过盖台,如果我们不断增加小电台数量的话,每一个小电台的存活空间连接起来,就是整个中国可以收听的空间。就好比透过干扰信号的屏障而成功落地的“雨水”不断增多,最终成为遍地甘霖落地的局面。而作为听众,他只要转动短波收音机的频率,找到一支存活下来的小电台,他就可以收听希望之声了,这样不就击破了中共成功维持了几十年、貌似无法打败的短波干扰吗?

海鸥电台在亚洲各地诞生

希望之声开发出来的这支小鸟一样的电台,还有一个很有特点的天线,下部是一根直杆,在上面分杈,好像一个海鸥展开翅膀,这样的电台应该叫什么名字呢?大家说,就叫她海鸥吧!

于是,海鸥电台就此诞生,在之后的15年内,希望之声在亚洲各地的义工员工,就开始了不辞辛劳地铺设海鸥广播网的工程。

但是,这样的工程遇到了从未想像的困难……

最先的海鸥发射塔之一,建在台湾东南部屏东的大山里。

建电台,当然首先要有地,因为海鸥的特性,还得是一大块地,有海拔高度的地,常常是在山顶或靠近山顶,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有人捐款可以租下这样一块地。

最后的发射地是在高山上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有车道,所以,建设的义工需要把所有的材料,一点点地用人力搬运上去,于是,这些义工用铁桶提着水泥,用肩膀背着装满铁件的背包,蹚过有毒蛇出没的荒草,攀爬到山顶,非常不容易,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要劳作几十天,才终于搭建起了发射塔和发射机房。

调试信号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没有先例,从头开始,完全靠自己摸索,一个个难关闯过去,最后终于开播了。大概是天道酬勤吧,在屏东所建立的海鸥电台的信号,一旦发射之后,不仅能跨过台湾海峡,到达对岸的中国大陆,甚至一直延伸到遥远的新疆,让建设电台的义工们非常兴奋。

之后,在台湾的海鸥台,一个一个地建立,逐渐地形成了对中国大陆的广播规模,但是每一个台背后都是一个故事:找地、租金、基础建设、安装、调试、维护等等,而维持这样的发射群正常运作所需的费用,没有一分钱来自任何政府,都是希望之声的义工们,从他们自己的工资或积蓄中挤出来的。

参加这份工作的当地台湾人谢先生说:大陆是我的故乡,我父亲是从那里来台湾的,我希望能尽自己一份力,让故乡变得更好,让人民不再被中共的洗脑所欺骗,希望有一天我能回到得到自由的故乡看一看。

而相比气候温暖、生活宜人的台湾,在中国的西北部地区建电台,则是另外一种故事,像这样的电台,常常是建立在荒野之中,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气候恶劣,电台需要更多的维护,零件需要频繁的更换,所以必须有人驻扎,来“看护着这些海鸥”。但是那样的地方怎么驻扎?没水,没电,没住房,都得一个一个的解决,除了需要有人捐款之外,人也是问题,有谁会常年累月地住在这样鸟不生蛋的地方,仅仅看护这些电台的发射?

有这么一对夫妻,就选择做这样的看台人,或“海鸥守护者”,他们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远走他乡,搬到海鸥电台的发射地,全职做这样的守护者。

他们的生活则充满了最原始的挑战:怎么解决吃饭?在地上挖一个坑,放进柴火,上面支几根铁棍,挂一个铁锅,这就是厨房;睡觉呢,在帐篷里听到尽是呼啸的北风,和周边的狼嚎,生命安全都面临危险;而平时触眼所见的是终年不化的积雪,看不见花和树,唯有黄沙的戈壁,这里没有社交生活,只有物资的匮乏,这一对夫妻,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而且在荒野中还生下和养大了一个孩子。

因为看着这样的坚持太苦了,所以希望之声总部建议他们撤掉电台、回家去,但是他们说不,为什么呢?他们说:“这是我们的使命。”

这里仅仅是两个例子,其实所有的海鸥台的建设,背后都是一段感人的故事,难以尽言。

随着这些故事不断地发展,一个个的海鸥电台建立起来,从一水之隔的台湾到青藏高原,从旷远的草原到潮湿的热带雨林,希望之声建立了一百多个不同波段的发射塔。

希望之声对华广播信号的覆盖率和清晰度,超过了绝大多数政府资助的国家电台。也让真相清晰、完整、延绵不断地传到铁幕后面的中国。

但是这时,希望之声的海鸥义工们又遇到了一种新的、非常难以克服的挑战。

当中共在无法在空中阻挡这些短波电台后,他们就换了打法,通过外交关系施压海鸥电台所在的国家,逼迫他们用政府的权力从地面上拆除这些电台。

在越南北部的山区,两位年轻人,在2009年4月架设了12支海鸥电台,向华南地区播送每天18个小时的广播节目,他们还开发出了一种非常先进的技术,能瞬间感知中共覆盖过来的干扰台,然后自动地“飘移”到邻近的一个频率继续广播,当干扰信号跟过来后·,马上又飘开,完全由电脑自动控制,让这样的电台也成为“空中永远也抓不住的海鸥”。

2010年,中共压迫越南政府,突袭了这个海鸥电台的基地,拆毁了所有12支电台,并且抓捕了这两位电台的建立者——武德忠和黎文诚,并且在2011年给他们分别判刑三年。

武德忠被判刑前,已经是自己开办的科技公司的老板,手下已经有一百多员工和不菲的收入,但是因为这次被抓,他不仅失去了自由,而且失去了他的公司、财富,家庭也因此而破碎。

在若干年后,武德忠刑满出狱,在美国政府政治避难的帮助下来到美国,记者问了武德忠一个问题:如果再来一遍,你还会做吗?他说,还会做。记者追问为什么,他说:“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

2018年,来自台湾的驻泰企业高管蒋先生,在泰国清迈协助希望之声设立了一支海鸥电台,但是在当年11月,泰国当局迫于中共压力,逮捕了蒋先生,一年后泰国当局给他判刑,他最终回到台湾之后,被公司降职,生活都遭遇了困难,但是他也是一样,从来没有后悔自己为希望之声的海鸥网做过的事。

是什么让希望之声的志愿者们不惧迫害,甘愿失去舒适的生活、收入甚至自由?那是因为他们深深了解,每个高墙内的人都渴望自由、向往光明;而给中国人民最好的东西,就是能源源不断地送给他们真相。

即使在台湾,也再次面临来自中共的干扰。中共没有办法直接指挥台湾政府,在马英九政府时代,就动员他们在台湾的人马以所谓“无证广播”的方式向政府举报。海鸥网的义工谢先生,是一家餐馆的老板,他在餐馆的灶台边炒菜的时候,被上门突袭的警察抓走,而他和其他义工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电台设备,就这样被抢走。事情发生后,台湾的义工和正义人士八方奔走,向台湾政府决策层讲述对华广播的必要性和积极性,从昔日蒋经国总统建立的天马短波电台,讲到今日的希望之声海鸥台,讲到大陆正在发生着对信仰团体的迫害,和在这样的背景下,台湾对华广播存在的重要性、道义与使命。

这些努力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在那之后,台湾的两党立法委员开始积极努力,共同推进民用发射塔的合法性,维护民营电台发射塔的权利,联署了一项议案,并获得了立法院跨党派议员的支持。

几乎每一个国家的希望之声的义工们,都面临着这种来自中共的干扰,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他们除了打赢空中的短波战,还得打赢地面的公关战、法律战,里面花费的精力、财力可以说是不计其数。

那么,花了这么大的心血所建立的海鸥网,起到了什么效果呢?

接:承载希望的海鸥:一个20年打造的奇迹 (1)

捐助希望之声对华广播,每20美元可以帮助希望之声播出5分钟的真相。

捐款链接:
《大纪元时报》(Epochtimes):https://freechinanow.org?f=et
新唐人电视台(NTDTV):https://freechinanow.org?f=ntd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希望之声支持者集会 吁泰国政府释放蒋永新
首届希望之星歌唱大赛 希望之声硅谷举办
周晓辉:党校教授提“二次改革” 不寻常
岳山:泄露内部文件的上海安洵 靠山是谁?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 我们一起去郊游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