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父母必看:新研究印证自闭症与肠微生物有关

文/Amy Denney 赵孜济编译

一项综合研究将肠道细菌谱中的特征模式与自闭症联系起来,指出了新的治疗方法。(Shutterstock)
人气: 4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过往研究发现,自闭症患者的肠道菌群和大脑神经发育存在异常。今年,研究人员再度确定了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的微生物特征,清楚地印证了肠道微生物组如何影响这种神经系统综合征,对于临床治疗自闭症患者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对于有自闭症患儿的父母来说,更加明确了新的治疗方向。

2023年6月26日发表在《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重新分析25个先前发表的数据集,以找到可能与特定肠道微生物相关的自闭症特异性代谢途径。该荟萃分析起源于西蒙斯基金会(the Simons Foundation)的自闭症研究计划(SFARI),由43名研究人员发表的数据驱动研究挑战了自闭症主要是一种遗传性疾病的观点,并表明环境因素可能是使病情急剧恶化的原因。

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细菌、病毒、真菌和其它微生物)构成了肠道微生物组,这是该微生物特征的基础。其它研究发现,拥有更多的微生物和更大的多样性与健康和降低疾病风险有关。除其它一些功能之外,肠道细菌代谢纤维之后还能产生促进消化和大脑功能的代谢物。

该研究与最近一项针对18名自闭症患者的长期研究类似,那项研究对18名自闭症患者进行了以微生物组为重点的治疗,这些自闭症患者的肠道和大脑症状都有所改善。

“它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证明微生物组在自闭症中发生了变化,并且它与生物化学的改变有关,这些改变会影响胃肠道和神经功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微生物改善健康生物设计中心”(Biodesign Center for Health Through Microbiomes)教授詹姆斯·亚当斯(James Adams)告诉《大纪元时报》。20年来,他一直在研究肠道与自闭症的联系,并且是这项新研究的合著者。

自闭症日益增长的阴影

科学界尚未发现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单一原因。自闭症谱系障碍是一种表现出遗传、生理和行为模式的异质性疾病。它通常在儿童时期被诊断出来,现在每36名儿童中就有1名,而两年前每44名儿童中就有1名。

研究自闭症的困难在于难以测试患有严重病症的儿童以及受试者的体征和症状。它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这使得研究变得更加困难。

再加上微生物组的庞大性,这使得量化胃肠道问题在自闭症中的作用变得困难且有争议。该研究的一个目标是就这种关系达成共识,该研究的通讯作者之一兼独立顾问杰米·莫顿(Jamie Morton)告诉《大纪元时报》。

莫顿说,研究人员将算法应用于数据,将自闭症和对照组放在一起,以寻找自闭症的基因表达、免疫系统反应和饮食等特征。他们对所观察到的联系感到惊讶。

“令人吃惊的是信号非常强,在运行我们的分析之后,你可以看到它从原始数据中弹出,”莫顿先生说,“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自闭症肠道微生物和人类代谢途径之间的这种明显重叠。”

“途径”(pathway)是一系列有关联的反应的生化过程,在这些过程中,一个分子被加工成另一个分子,或者化合物在一系列过程中发生变化,以将某种物质输送到体内的某个位置。例如,你可能会吃某种维生素或化合物,这些维生素或化合物被消化成其它分子,这些分子通过细胞过程变成其它分子,直到它们最终作为特定的神经递质到达人的大脑。

研究人员表示,这些新信息为操纵微生物组的精确治疗研究铺平了道路。使用粪便分析来了解患者对特定干预措施的反应随时间推移的能力,可以影响未来的研究,并最终影响临床护理。

“这项工作的意义不仅在于主要特征的识别,还在于计算分析。该分析确定了未来研究需要包括纵向,精心设计的测量和控制,以实现强大的解释,”西蒙基金会神经科学合作分部的执行副总裁凯尔西·马丁(Kelsey Martin)在自闭症研究计划(SFARI)的一份声明中说。

研究细节

荟萃分析比较了600对儿童,每对都由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和一个相同年龄和性别的对照组成。研究人员使用新颖的计算方法对每对儿童进行分析和比较,以便识别两组之间丰度不同的微生物。

自闭症受试者的大脑中有95条代谢通路差异表达,具有相应的微生物通路。“与氨基酸代谢、碳水化合物代谢和脂质代谢相关的途径在重叠途径中占有非常高的比例,”该研究写道。

在功能上,这些途径在普雷沃氏菌属(Prevotella)、双歧杆菌属(Bifidobacterium)、脱硫菌属(Desulfovibrio)和拟杆菌属(Bacteroides)的微生物物种中得到证实。它们与大脑基因表达变化、限制性饮食模式和促炎细胞因子有关。

该研究纳入了由亚当斯博士和罗莎·克拉伊马尔尼克-布朗(Rosa Krajmalnik-Brown)领导的2019年长期粪便微生物群移植研究,使证据更加有力。

“另一双眼睛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他们验证了我们的发现,”克拉伊马尔尼克-布朗在声明中谈到该荟萃分析时说。

亚当斯博士和罗莎·克拉伊马尔尼克-布朗的研究也发表在《自然》杂志上。他们指出自闭症儿童的整体微生物多样性较低,普雷沃氏菌和双歧杆菌减少。

最初的研究用微生物转移疗法治疗了18名儿童,其中包括使用强效抗生素万古霉素治疗两周、肠道清洁、一次初始高剂量和10周每日低剂量微生物移植以及低剂量胃酸抑制剂。

从本质上讲,受试者的肠道微生物组被清除,并从健康供体粪便的移植中接受了一个新的微生物组。治疗结果包括胃肠道症状减少80%,自闭症症状缓慢而稳定地改善。对同一组受试人员的两年随访表明,严重自闭症范围内的儿童症状显着减轻,有益细菌仍然很高。

验证

荟萃分析为许多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多年来基于研究和观察证据的理论提供了大规模的证实

“他们正在增加自闭症儿童肠道治疗的可信度。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肠道上治疗自闭症儿童,我们受到了很多主流医学界的批评,”专门从事自闭症护理的医学和功能医生阿曼·尼克格新(Armen Nikogosian)博士告诉《大纪元时报》,“话虽如此,我们当然还没有弄清楚这一切,但我们知道自闭症儿童的肠道和大脑之间存在明显的联系。”

“让主流医学接受这一想法将为研究和治疗开辟更多途径。对我们来说,关于消除或鼓励生长的特定微生物的更多信息是一项永无止境的追求。”莫顿说,这些可能是未来研究的主题,但到目前为止,在自闭症儿童中发现的模式主要表明整个微生物生态系统是失调的,或失去平衡。

“自闭症的肠道细菌非常复杂,不同的研究对自闭症中哪些细菌不同存在分歧,”亚当斯说,“我认为答案取决于你住在哪里。自闭症患者身体中存在不同的致病菌,并且缺少有益菌。”

尽管如此,一段时间以来,微生物组生态失调已经在功能医学中得到了治疗,在具有自闭症特征的人中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在试图通过饮食改变微生物生态的自闭症儿童的父母中,这甚至是一个热门话题。

父母的直觉

金杰·泰勒(Ginger Taylor)就是这种情况,她的儿子在2003年18个月大时开始出现行为退化。她的研究揭示了自闭症儿童中常见的普遍胃肠道问题。一种理论认为,麸质和酪蛋白会导致沟通和语言问题、手臂拍打和多动症等症状。

由于对营养知之甚少,她在几天之中改变了儿子的饮食,这样她就可以收集更多关于健康饮食的信息,以促进大脑健康。随即,他开始正常排便并保持眼神交流。尽管存在争议,但无麸质和无酪蛋白饮食已被许多家庭所接受,声称它已经缓解了症状。泰勒女士第一次读到它,是在一本名为《大脑饥饿的孩子》(Children with Starving Brains)的书中。

“胃肠道问题特别困难,可怕的疼痛没有得到正确的诊断或治疗,甚至没有得到承认,”泰勒女士说,“我希望这项研究被接受,我们不再争论胃肠道是否与自闭症有关。”

泰勒女士运营着一个有关自闭症研究的网站,其中包括许多关于肠脑联系的研究,她乐观地认为,也许这项研究会带来更好的儿童筛查,并推进治疗。

但她也持怀疑态度,因为从历史上看,新的研究并没有导致对胃肠道联系的深入接受,也没有推动自闭症治疗方式的系统性变化。例如,2014年的一项荟萃分析已经确定了自闭症和胃肠道症状之间的联系。这篇发表在《儿科》(Pediatrics)杂志上的综述文章检查了15项不同的研究。

改善教育

识别肠道问题的责任往往落在家庭身上,父母们甚至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也不会转达给医生,所以医生往往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专门从事自闭症儿童评估和治疗的小儿胃肠病学家亚瑟·克里格斯曼(Arthur Krigsman)博士告诉《大纪元时报》,经过培训,如果专家了解自闭症,他们可以识别胃肠道体征和症状。

他说,自闭症儿童通过尖叫、哭泣、殴打和破坏东西来表达痛苦。他们通常没有常见的与胃肠道疾病相关的体征。

“病人可能有严重腹痛、阑尾破裂,但他们不会把手放在肚子上,”克里格斯曼博士说。“他们传递信息的能力,即使是非语言的,也会受到影响。”

然而,当对自闭症儿童的肠道组织进行活检时,有一个共同点。细胞和分子具有独特的发炎性,不像其它炎症性肠病,如克罗恩病。他说,自闭症患者具有独特的线粒体、代谢和神经成分,这些成分构成了自身免疫。

“自闭症是一种医学疾病。这不是一种精神疾病。肠道起着一定的作用,可能是最常见的合并症,”克里格斯曼博士说,“好消息是自身免疫性疾病是可以治疗的,就像克罗恩病是可以治疗的一样……如果医生能够做出正确的诊断。”

英文报导请见英文《大纪元时报》:New Research Validates Autism’s Link to Gut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责任编辑:李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