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气候专家否认气候变化威胁人类生存

人气 759

【大纪元2023年12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Ella Kietlinska, Jan Jekielek报导/秋生编译)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一位科学家表示,虽然温室效应导致的全球气温上升确实存在,但上升幅度很小,不会对人类生存构成任何威胁。

MIT大气科学名誉教授理查德‧林岑(Richard Lindzen)说,温室效应主要是由水蒸气和云层造成的。

林岑在接受EpochTV《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采访时说,二氧化碳(CO2)、甲烷和氧化亚氮是温室效应的次要成分。

林岑说,“如果所有其它因素保持不变,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一倍,升温幅度将略低于一度。”他补充说,一些气候模型估计最高升温幅度为三度,但“即使三度也不算多”。

他说,“我们面对的二氧化碳增加一倍所带来的变化,就像早餐和午餐之间的变化。”

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说法,温室效应是“地球表面附近的热量被所谓的‘温室气体’的物质困住的过程。温室气体包括二氧化碳、甲烷、臭氧、一氧化二氮、氯氟烃和水蒸气。”

政客、大学、国际组织和媒体都称气候变暖是对人类生存的威胁。

美国总统乔‧拜登9月在越南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人类面临的唯一比核战争更可怕的生存威胁是,在未来10年内,全球变暖超过1.5度。”

西密歇根大学气候变化工作组警告说,“自20世纪中叶以来,全球气温至少上升了1°C”,并称“气候变化对地球生活质量构成了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在11月表示,气候变化对所有人,尤其是孕妇和儿童的生存构成威胁。

然而,林岑断言,气候变化构成生存威胁的说法来自宣传。

林岑说,即使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即联合国负责评估气候变化的科学依据、影响和减缓方案的机构,也没有称气候变化是一种生存威胁。

林岑补充说,IPCC在其报告中提到,由于气候变化,到210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减少3%。“但是,假设到那时国内生产总值已经增长了几倍,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听起来并不意味着生存威胁。”

过去的极端气候变化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在地球历史上的重大气候变化期间,全球平均气温变化仅为五度。林岑认为,这意味着升温“三度(指前面提到的一些气候模型估计的最高升温幅度)可能不是很严重的事情”。

他提到了两次气候变化事件,当时这两个时期的平均气温与今天的平均气温相差只有五度左右。

其中一次是末次冰盛期(Last Glacial Maximum,LGM),也被称为末次冰河时期(last ice age),当时伊利诺伊州被厚约2公里(1.2英里)的冰原覆盖。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NOAA)说,“距今最近的冰河时期大约在2万年前达到顶峰,当时的全球气温可能比现在低10℉(5°C)左右。”

第二个事件是大约5000万年前的温暖时期,当时像鳄鱼一样的生物生活在斯瓦巴(Svalbard)群岛,即现在位于北极圈以北的一个挪威群岛。

NOAA说,在大约5500万〜5600万年前的这一炎热时期,全球平均气温“似乎”比今天的气温高出约7°C(13℉),达到73℉。

2023年7月9日,美国气候问题总统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星期日早晨”(Sunday Morning)政治电视节目采访。(Henry Nicholls/AFP via Getty Images)

然而,林岑说,自前工业时代(1850〜1900年)至今150年间的气候变暖与那两次重大气候变化“毫无相似之处”。

这位科学家指出,在这些时期,热带地区的气温几乎保持不变,而热带地区与极地之间的温差在末次冰盛期增加了20°C,在温暖时期减少了20°C。

林岑解释说,另一方面,观察到的温室效应导致的前工业化时代以来的现今温度上升,从热带到极地每个地方都是一样的。

他说,“从热带地区到极地的温差取决于热量传输的运动动力学,在某种程度上,赤道取决于温室效应。”

林岑断言,我们看到的气温上升可以归因于二氧化碳,大约上升了一度,但从热带到极地的气温并没有发生变化。他认为,这种把气温变化称为“危及生存”,因此需要大规模减缓的观点很“不合理”。

二氧化碳危险吗?

林岑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是“监管者的梦想”,“如果你控制了二氧化碳,你就控制了呼吸;如果你控制了呼吸,你就控制了一切,因此,这始终是一种诱惑。”

他解释说,“另一个诱惑是能源产业。无论你如何清洁化石燃料,它们总会产生水蒸气和二氧化碳。”

这位科学家继续说道:二氧化碳被视为一种毒药,大多数人都相信二氧化碳很危险,但他们忘记了二氧化碳是必不可少的。

林岑说,“你口中的二氧化碳浓度约为百万分之40,000,而外面的浓度为百万分之400,太空站允许的浓度为百万分之5000。”

“它在某种程度上被有毒化了,但更糟糕的是,它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你能去除60%的二氧化碳,我们都会死掉。”

林岑说道,“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污染物:它对植物生命至关重要;然而,由于它是能源产业燃烧化石燃料的必然产物,因此受到了攻击。”

2018年10月1日,在韩国仁川,代表和专家出席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48届会议开幕式。(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科学被用来推进气候变化政策

IPCC编写的气候变化报告通常长达数千页。林岑说,该机构还为政策制定者发布一般性总结和“标志性声明”(iconic statements),用一句话概括数千页的内容。

林岑断言,只有IPCC第一工作组编写的报告才是科学的,而“其它他所有报告都是由政府官员等撰写的,所以都不可靠”。

据第一工作组网站介绍,该工作组的任务是评估气候变化所需要的物理科学依据。

林岑说,IPCC的标志性声明之一断言,“几乎可以肯定,1960年以来的大部分气候变化(即变暖)都是人为造成的。”他解释说,“假如全部都是人为造成的,那你说的也只是一度(温升)中的一小部分。”

然而,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亚利桑那州共和党籍)和乔‧利伯曼(Joe Lieberman,康涅狄格州民主党籍)则认为,这一结论可谓是“铁证”,因此希望采取一些应对措施。

2001年,第一工作组发表了一份报告,解释了IPCC第三次评估过去、现在和未来气候变化的科学依据。报告指出,全球平均地表温度,即陆地近地表空气温度和海洋表面温度的组合,在20世纪上升了0.4°C〜0.8°C,即0.72℉〜1.44℉。

报告说,在过去50年中观测到的变暖现象大部分可能归因于人类活动,特别是“温室气体浓度的增加”。

报告还根据IPCC制定的各种排放情景模拟,预测了到21世纪末全球气温相对于1990年的升幅。在所有模拟情景中,估计气温升幅最低为1.4°C(2.52℉),最高为5.8°C(10.44℉)。

根据2001年的一份国会记录,针对这份报告,利伯曼和已故的麦凯恩提出了“整个经济范围的上限和交易制度”,以控制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

麦凯恩在记录中说,“鉴于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总排放量的25%的事实,美国有责任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美国公司现在面临着被排除在全球减排买卖市场之外的风险。”

利伯曼在记录中引用第三次评估报告时说,“在下个世纪,地球的平均气温预计将上升2.5℉〜10.4℉。如此大幅度、快速的气温上升将深刻改变地球的实际面貌。”

2003年,这两位参议员都提出了《气候管理法》(the Climate Stewardship Act),要求减少六种温室气体的排放,并建立一个国际排放交易系统。尽管该法案曾在2005年和2007年重新提出,但并未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林岑说,科学家们的一份无害声明会被政客们歪曲为“引发灾难”声明,然后政客会为该领域的科学研究提供更多资金,而科学界和联合国都不会反对这种做法。

2023年6月19日,瑞典马尔默(Malmo),瑞典气候活动家格丽塔‧图恩伯格(Greta Thunberg)和来自“夺回未来”(Ta Tillbaka Framtiden)组织的气候活动家堵住了Oljehamnen社区的入口,警察将他们抬走。(Johan Nilsson/ TT News Agency/AFP via Getty Images)

IPCC每六到七年发布一次气候变化科学评估报告。

2021年,第一工作组发布了一份报告,介绍了IPCC第六次气候变化评估的科学依据。

报告称,相对于前工业化时代,2010〜2019年人类引起的全球地表温度上升的可能范围估计为0.8°C〜1.3°C(1.44℉〜2.34℉)。

“科学从未有定论”

林岑说,“那些声称科学已经一锤定音的人想要封杀所有不同意见,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提供,而科学从未有定论。”

林岑说,政客们和非科学家经常注意到,科学在公众心目中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他们希望将其收归己有,因此他们引入了“科学”一词,“但这并不是科学的本质,科学是一种探究模式”。

这位科学家指出,科学总是可以被质疑的;科学依赖于质疑,也依赖于出错。“当你说科学不会出错时,你就扼杀了科学。”

“科学不是信仰,不是崇拜,不是宗教。”

林岑说,如今,质疑全球变暖的科学论文几乎不可能发表。

这位科学家解释说,科学杂志利用审查者作为把关人,他们会建议对质疑气候叙事的论文进行重大修改。他说,这些修改会让作者忙上一年,然后论文就会被拒绝,“气候是取消文化盛行最早的领域之一”。

林岑说,他有一份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至今被打压的著名科学家名单,其中包括自然实验室主任、气象局局长或国际组织负责人等。

林岑说,另一方面,“气候方面的资金总额增加了约15倍”,从而形成了一个新群体,这个群体的存在仅仅是基于气候叙事。结果,主流媒体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原文:ANALYSIS: Climate Scientist Says It’s ‘Unreasonable’ to Call Climate Change an Existential Threa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气候议题结盟中共 纽森“以中行”惹非议
APEC商界领袖表示 气候和AI是该地区最迫切的问题
英国启动新科学计划 研发对抗气候变化农作物
拜登不出席第28届联合国气候高峰会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