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菅芒花(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菅芒花(彩墨)。70×70cm。(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菅芒花彩墨

相思树林后面的那一片杂乱而茂密的菅芒草开花了。它们同一时间抽花吐穗,竞相争艳,略带些嫩紫的白花在微风中轻柔地摇晃,撩弄一地的诗情。

红雀在芒草堆中筑巢,巢里产下三颗蛋,大概是孵蛋孵累了,母鸟跳出来透透气,呼叫公鸟赶快来接班。喂,该你啦。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菅芒花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Silver grass/ink and color painting

A messy and dense Japanese silver grass behind the acacia forest are blooming. They are blooming and tasseling at the same time, competing glamorous and beauty, with a bit tender purple white flowers gently wavering in the breeze, what a poetic flirtatious.

Linnet nest in the middle of Japanese silver grass, three eggs given birth in the nest, probably tired of hatching, the female linnet jumps out for breathing, calls the male linnet quickly take over. Hello, it is your turn.@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有一次,我去散步时,捡到一块人家丢弃的椭圆形海棉,仔细一看,有很多不规则的小孔洞。嗯,好像可以拿来作画呢。于是就拿回来沾墨沾色试试,画就许多张不同的构图,这是其中之一。(另一张题为樱花季,于专辑P. 66)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很简单的一张画。 这幅画其实谈不上构图,我只想表达一个意念——新意。
  • 长久以来,只要有空,我就提笔研墨,在纸上涂一涂、抹一抹,每天摸它一下。久而久之,画画就变成一种“癖好”,想改都改不掉了。
  • 王维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在隐微的月色里,月儿悄然挂上树梢,大地一片阒寂。诗人独坐在月下小亭内,亭外树影婆娑、藻荇交横,诗人被月光温馨地包裹着、关照着,他是多么的悠闲自得而快乐啊。
  • 我在跟学生们谈到水墨画的“光影”问题时,特别强调古代画人几乎都是官员、文人或是他们的妻妾。这些人并不专职绘画,画画在他们心目中只是一种“遣兴”。所以既不重视写生,也就没有所谓的光影的概念。所有描绘的对象都只是“写心中意念”,所以不画影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 我常边画画边听西洋古典音乐,听久了,颇有一些感概:如莫札特、孟德尔颂、贝多芬、韩德尔这些音乐巨匠,五岁能作曲,六岁就发表什么“梅吕哀舞曲”,九岁完成第一首交响乐曲等等,真是令人拜服。说他们是音乐界的“神童”绝不为过。
  • 这幅画的细碎墨点纯是以毛巾沾墨慢慢拍打而成;树木则用树枝树叶拍印而成。我常想,台湾青翠的山峦和一般传统水墨画里荒寂的山脉是有那么大的不同。但要怎么画才能表现出我们所习见的那种青翠、绿意盎然、铺满植被的大小山峦及溪壑涧谷呢?——墨点法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