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性骚扰指控笼罩台政坛 牵动大选?

人气 1104

【大纪元2023年06月07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日焦点:性骚扰笼罩台湾政坛,动摇2024总统选情?中国青年就业有多难?数千万青年失业大军,将成挑战中共主力?官方失业统计被踢爆造假离谱?(2023.6.7)|世界的十字路口

欢迎订阅我们在 “干净世界”分频道:https://tinyurl.com/ymtdx9f9

台湾政坛近日爆发罕见的“性骚扰”风暴,众多政治人物纷纷中箭,三大政党无一幸免。究竟这波性骚扰风暴为何会突然爆发?性骚扰为什么普遍存在于台湾政坛?这场风暴又将如何影响2024总统大选?

此外,中国青年失业益发严重,并且频频登上国际媒体版面,然而却有中国研究员踢爆中共失业统计非常离谱,中国的实际青年失业状况远比官方数据严重。中国青年的就业究竟有多难?官方统计又藏什么夸张猫腻?中国青年失业大军,又将如何对中共政权带来威胁?本集节目,与您探讨。

今天我们想跟您聊聊两个重要话题:

话题一:性骚扰冲击台湾政坛 动摇2024总统大选?
话题二:中国老化飞快 失业青年大军成中共威胁

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性骚扰冲击台湾政坛 动摇2024总统大选?

最近台湾拍了一部电视剧,却意外成为神准的预言。这部电视剧叫做“人选之人——造浪者”,这是一部描述台湾政党与政治工作的职人剧,但没想到,里面刻划的一段职场性骚扰情节,却在现实的台湾政坛里全面引爆。

关注台湾新闻的朋友们都一定看到了,过去这两周以来,几乎天天都有性骚扰的案件登上媒体版面,绝大多数都跟台湾政治界或者媒体界有关,而且是“党党中箭”,民进党、国民党与民众党三大政党全都有受害者出面指控,过去曾经遭到性骚扰。而且,受害者男性女性都有,但大多数仍是女性。

就连知名的媒体主管、资深记者与编剧家,也都相继出面指控性骚扰,因为人数实在太多,我们就不一一点名了。但是这场性骚扰风暴,规模之大是前所未见的,已经在台湾掀起新一轮的“MeToo”运动,并且牵动着明年的总统大选和立委选举。

因此呢,曾经担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也公开向社会道歉,提出改革方案;现任党主席赖清德也三度公开道歉,要求调查真相,进行惩处,做出制度性的改革。而一些台湾知名的媒体名嘴评论员,最近也突然“闭关”起来,疑似在低调地避风头。

好,我知道有不少朋友会好奇,怎么台湾会突然爆发这么多的性骚扰?而且还是集中在政治圈和媒体圈?是这两年政治人物集体变坏了吗?我们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这些性骚扰案件发生的年代,有远有近,有十几年前的,也有这两年发生的。

再看一项数据,台湾卫生福利部统计,从2017到2021年之间,性骚扰的申诉案件大幅成长了2.6倍,其中96%的受害人是女性,而且年龄低于30岁的受害人更是超过六成。

换句话说,不是性骚扰案件最近突然暴增了,而是这几年敢于捍卫自己权益、勇敢揭露性骚扰的受害者大幅增加了。在性别意识与人权意识的抬头下,越来越多受害者不再害怕压力,他们敢于站出来披露这些令人不堪的遭遇,揭穿这些加害者,避免有更多的人受害。

但是,反过来说,性骚扰在台湾的职场确实是长期存在的问题。根据台湾劳动部的统计,遭受职场性骚扰的受害人,有高达七八成都选择不申诉,也就是不公开举报,所以还没公开的性骚扰“沉默黑数”势必是更多更大的。所以呢,这次台湾政坛和媒体界爆出性骚扰风暴,才会像“业力连环爆”一样,一个爆一个,最后炸出了一堆蘑菇云。

记得以前我在台湾跑新闻的时候,就亲眼见过有受访者,用轻浮的语言在调侃女性的媒体主管。另外,我当时有一位女同事也抱怨过,她去采访一个男性艺术家,结果那个艺术家居然坚持要打着赤膊、裸着上身受访,让她采访得非常不安,非常不高兴。

那么,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台湾政治圈和媒体圈会变成性骚扰的重灾区呢?就我的观察,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父权沙文心态 缺乏对女性的足够尊重

台湾虽然已经是民主成熟、自由开放的社会,但是在社会的性别观念底下,不少人、特别是年纪大的男性还是抱持着父权体制的沙文主义心态,也就是“男尊女卑”,不懂得去礼貌地尊重女性、善待女性,反而抱着轻浮之心去对待女性,特别是对待年轻的女性晚辈。

看看这次台湾性骚风暴的案件,绝大多数都是年轻女性指控年长男性,这一点刚好证明了父权沙文心态的普遍存在。

二、滥用权力名声与公众信任 误把权力当特权

我自己的亲身观察,很多政治人物和媒体名人,在取得了政治权力或社会名声之后,就会渐渐地自我膨胀,开始滥用选民交给他们的权力,或者滥用公众对他们的信任,渐渐地把这种“公共权力”当成了私人特权,然后就开始做许多越来越出格的举措,比方说性骚扰。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才能证明他们有权力、与众不同,这是他们享受权力与权威的错误手段。

尤其是在那些权力阶层特别明显、或者是高度封闭的权威体制里头,这种现象格外普遍,比方说政治圈、军事单位等等。而且,这些单位往往都是男性成员特别多,男性主导着高层权力,就容易造成“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模仿效应。

比方说,有年轻的政治人物看到老前辈干过性骚扰的事情,没出过事,就觉得自己也可以干这种事,才能证明自己有权力、享受自己的权力。但这是彻头彻尾的误解和谬论,是对不起选民、对不起公民大众的滥权霸凌。

三、权力膨胀了欲望 拿权力交易名利情

“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这句名言您一定听说过,虽然不是真的每个人在拥有权力之后都会变得腐化腐败,但是确实有不少人一有了一点权力,就开始忘乎所以,开始膨胀了心里的种种欲望。

所以,有不少政客就会拿着手里的权力当作交易的筹码,来交换他们想要的名利情,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不少的性骚扰案件,都是政治人物声称要“照顾”或者“帮助”受害者升职或者拿到工作,但是条件是要让他们为所欲为。

可是呢,这种低俗的交易思维,其实是一种对受害者的鄙视和剥削,是把受害者当成了可以交易的“商品”或“物品”来看待,而不是真正把对方当成一个人来尊重。那想想,如果你选出来的政治人物、或者官员身边的幕僚,都是这种不把人当人看、把人当成“商品”看的小人,那你能放心地把国家社会交给他们治理吗?会不会哪一天,你也被他们当成“商品”给打包交易出去了呢?

所以说,这次的性骚扰风暴,表面看起来是两性之间的权力霸凌,但是我们深入去看,就会看到这其实牵涉到政治人物的诚信问题、人品问题,以及他们能不能够真正地以民为尊、为民服务,甚至可能影响到国家社会的安全。

我们再问一个问题,这场性骚扰风暴,会影响台湾大选的选情吗?目前看起来,会有些影响,但是影响应该不会大。因为性骚扰的问题在台湾几个政党都是普遍的长期存在,所以我们看各政党都不太愿意拿这件事情当枪使,去用力炮轰其它政党,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旗下还有多少这样的“未爆弹”。

另外,现在距离大选投票还有半年多的时间,还是有时间去修补改革,或者去冲淡沉淀的。而且三大政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已经底定了,他们也都没有涉入这些丑闻里头,所以对总统的选情影响基本上应该很有限。

不过,通过这件事,我们也想提醒台湾的朋友们留意,一定要格外留意候选人的道德品行和个人操守。道德和勇气,特别是面对中共的道德和勇气,很可能会是影响明年总统花落谁家的关键。

话题二:中国老化飞快 失业青年大军成中共威胁

中国青年失业问题非常严重,这一点我们已经讲过很多次了。根据中共官方的数据,16到24岁的青年,失业率高达20.4%,也就是每五个青年里头,就有一个人失业。但是,这个数据已经是中共官方美化过、修饰过,才敢拿出来。实际的失业数据一定是更高的。

比方说,最近我就看到一个消息,有机场招聘“驱鸟员”和普通的“安检员”,结果有大批年轻人去应征,最后建筑系毕业的大学生当上了“驱鸟员”,而拿到“安检员”工作的居然是英国伦敦大学和白俄罗斯大学的海归学生。

还有,文学杂志《当代》今年要招6个编辑,结果有6000人报名,而且很多都是硕士或博士的学霸,但是这个工作如果放到20年前,根本就没有大学生会看得上。这些现象反映什么?就业市场僧多粥太少,造成严重的学历贬值。

还有一个现象,也可以看出中国就业的困难,就是网约车滴滴的司机光速暴增。滴滴的司机人数在2021年是1300万人,到今年已经超过1900万人,两年之内就暴增600万人。大家知道,网约车司机不但入行门槛低、收入也低,而且缺乏社会保障,但居然暴增了600万人,这表示很多人实在是找不到工作,才勉强去跑网约车。

而且不只是网约车,很多门槛低的行业都人数大爆满,包括送外卖的骑手、摆地摊的小商家等等。这些迹象都透露了,中国就业市场实在非常严峻,失业问题还在持续扩大。

更尴尬的是,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的研究员王明远还在这个时候踢爆了中共的失业率计算有问题,国际劳动组织对“就业”的定义是每周工作十个小时以上才叫就业,美国是15个小时,但是中共竟然把每周工作一小时的人就认定是“就业”,就不是失业了。请问,工作一小时能赚什么钱?能过活吗?所以中国的实际青年失业率,绝对远高于官方公布的20%。

根据王明远的推算,虽然他没有公开提出一个青年失业率的数字,但是他认为从疫情爆发后到现在,中国新增的青年失业人口至少有5400万人。再加上去年有超过1000万的高校毕业生遇到了就业困难,现在马上又要有1158万的毕业生要投入职场,所以中国实际的青年失业人数,恐怕会非常可观。

好,从这些数据来看,中国的失业青年恐怕真的是可以“数以千万计”,而这批青年失业大军,很可能会成为中共政权的梦魇和威胁。为什么呢?

一、中国人口急速老化 需要年轻人扶养

中国在去年首度出现了人口负成长,也就是人口减少了,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人口也老了,而且老得非常快。根据推算,到2035年,中国会有四亿人口变成60岁以上的老人,相当于中国三成的人口。这三成的人口由谁来扶养?当然就是具有工作能力的青壮年。

根据统计,去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平均每2.26人要扶养一个老人,但是到了2042年,也就是不到20年以后,就会变成每1.24人要扶养一个老人了。换言之,青年人扶养老人的压力越来越庞大,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工作,没有足够的收入,要怎么养家活口呢?青年人养不起自己、养不起老人、养不起小孩,那社会会怎样?

所以连美国的《时代》杂志也都说了,中国人口老化是个大问题,但是青年(失业)可能会是更大的难题。

二、青年人没有社会包袱 反抗意识强烈

大家知道,青年人因为人生才刚开始,所以没有太多的社会历练,也就没有太多的社会包袱跟家庭包袱,加上血气方刚、充满了激情,所以他们的反抗意识和抗争力量也特别旺盛。

如果年轻人长期失业,没办法负担自己的生活,那这批失业大军势必会转化成反抗政府、反对体制的“倒共大军”,而且还遍布全国各地,会对中共政权带来巨大威胁。

三、高知识青年失业 对中共体制更不满

中国的高校毕业生已经连续两年都突破一千万人,但是这两千多万的毕业生刚好碰上了中国就业最困难的时期,很多人送出上百封的履历,但是都石沉大海,找不到工作。那他们会怎么想?

他们是不是会觉得在中共统治的社会底下,花再多钱、读再多书也没用,因为毕业之后还是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向上翻身的机会了。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缺乏向上的社会流动性。这个结构性的问题,会很轻易地被这些高知识失业青年发现。

这批人文化素质高,他们会去思考整个社会到底问题出在哪里?这样一来,他们就很可能会发现,中共的专政体制和施政无能,是让他们失业痛苦的根源,这样就会让更多高素质的年轻人对中共不满,甚至进一步生出反抗改革的念头。

四、青年失业撑不起消费 扛不住养老社保

很简单的道理,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法消费,也没法缴税、没法缴养老金和各式各样的保险金。

根据投资银行高盛的推算,目前中国的消费经济有20%的规模是靠着青年人在支撑,如果这批人没工作、没钱消费,那中国经济势必重创,对不对?

而且中国的养老社保基金储备,在2012年还可以有18.5个月的基金储备,也就是有足够的流动资金来支付这些养老社保金18个月。但是呢,到了2021年,储备金只能应付11.2个月,也就是撑不到一年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的人口快速老化,劳动人口正在下降,所以养老社保金的来源减少了,但是支出反而增加了。这种入不敷出的局面,就更需要青年劳动人口来补充收入。可是,青年人现在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那要怎么去填补这个资金缺口?养老社保的资金缺口持续扩大,那会不会爆发更多的“白发运动”和各式各样的维权抗争、群体抗争?肯定会的。

因此呢,中国青年失业问题不但是攸关这些青年生活的问题,更牵扯到整个中国未来的社会安全问题,同时也必定会升级到中共的政权安全问题。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密切关注中共怎么应对这一轮的青年失业危机,因为如果应对不好的话,那么这批庞大的失业大军,很可能就会成为挑战中共政权的精锐反抗力量。

好,今天就到这里。感谢您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夜随笔

玉轮出水星云纤
娇荷入梦露含烟
仙子飘飘广庭落
霞衣紫袖舞月圆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脱口秀咬碎玻璃心 台三强竞选总统
【十字路口】G7为何不脱钩 美中解冻藏玄机?
【十字路口】史上最大非法移民危机 正冲击纽约
安省警车与校车相撞十字路口经常发生车祸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军变随时发生?习2大动作招灾
【探索时分】乌东重大突破 俄72旅被全歼
【新闻五人行】亚运会恐怖安保 政敌拿下习心腹
【菁英论坛】房地产无药救 政治危机必爆发
【舞蹈】飞天大学2023第一学期舞蹈考试(中班 男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