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对神的信仰使晚期癌症孕妇顺利分娩

人气 601

【大纪元2023年09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Louise Chambers报导/赵孜济编译)一名护士在怀孕20周时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三期脑瘤。她将未出生婴儿的生命置于自己的生命之上,拒绝堕胎,也拒绝化疗。一年后,她依然活着,而她的孩子正在茁壮成长。

住在密歇根州Mio的塔莎和泰勒‧坎恩(Tasha和Taylor Kann)都是30岁,是2岁的Deklan和9个月大的Gracey Joyce的父母。塔莎是一名注册护士,而她的丈夫是奥斯科达县警长的副手和房地产经纪人。塔莎在怀上第二胎时,被诊断患有癌症。她把命运完全交给了她的信仰

“没有什么能让我杀死我的孩子,疾病也不能让我这么做,什么都不能”,她告诉《大纪元时报》,“那一刻,这就是我所能想到的:‘如果我不能活下去,那没关系,但我的孩子可以。’这就是我对医生所说的。”

“我是有信仰的人,我知道堕胎不是我要做的。我要回家,我要祈祷,我要去研究,我要找一个医生来帮助我。这正是我所做的,一年后我还活着,而我的孩子已经9个月大了。”

塔莎和女儿Gracey。(由Tasha Kann提供)

塔莎的磨难始于2022年6月。在偏头痛上床睡觉后,她癫痫发作。她去了急诊室,工作人员进行了CT扫描,发现她脑部有一个大肿块。当时准妈妈已经怀孕20周。

第二天,她被转移到安娜堡的密歇根大学医院做核磁共振成像。

“他们看到了大块的肿瘤”,她说,“通过进一步的成像,他们判断这是癌症。大约一周后,他们进行了活检。他们告诉我是星形细胞瘤(一种可以在大脑或脊髓中发展的癌症),他们说这是三级。”

作为一名护士,塔莎曾亲眼目睹很多病人屈服于脑癌。她非常害怕。她的丈夫也很害怕,但很支持她的决定。而且他“更抱有希望”,因为他不像塔莎有医疗专业知识。

(由Tasha Kann提供)

塔莎说:“医生告诉我,他们认为,如果我怀着孕,就无法生存,所以我需要堕胎,然后继续接受化疗和放疗,因为这是我唯一的选择。他们当时预测我可以活五到八年,如果化疗和放疗有效的话。”

但对她来说,第一个男孩是“一份礼物”,怀上了女儿后,塔莎也有同样的感觉。

塔莎拒绝堕胎,也拒绝接受化疗和放疗,因为这可能伤害她未出生婴儿。除了一些恶心和一些经系统变化外,她与胎儿没有出现并发症,她用维生素和补充剂控制了病情。尽管如此,她的医生还是每周打电话。

“他们说我犯了错误,我和胎儿很可能会在孩子出生之前死去,”她说。

(由塔莎通过Lainey Alexis Photography提供)

塔莎于2022年10月18日在密歇根大学医院生下了格雷西。怀里抱着宝贝女儿,她将自己的经历视为真正的胜利。

“在那一刻,我心里说‘我早就知道’,因为我成功了”,她说,“即使只是去登记出生证明,我都觉得,‘我在这里,我还活着!我的宝贝,她在整个怀孕期间都挺过来了,很健康。’”

塔莎每两到四个月在医院进行一次扫描,然后与她的肿瘤科医生会面。几个月来,医生没有检测到脑肿瘤的增长。但是,突然在2023年5月,情况发生了变化。医生发现癌症从她的中枢经系统生长出来的,并且已经侵入了她大脑的三个叶。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癌症仍在缓慢生长”,塔莎说,“他们把诊断结果改为脑胶质瘤病……肿瘤不断地扩散。由于这个原因,我的预后从五到八年下降到12个月。”

塔莎最近的大脑扫描。(由Tasha Kann提供)

医生告诉她,化疗和放疗不再是这种高度侵袭性、耐药性癌症类型的选择。这位30岁的两个孩子的妈妈转向互联网寻找更天然的替代品。她发现了关于抗寄生虫药芬苯达唑(Fenbendazole)的令人振奋的研究,并开始了高剂量维生素C和清洁生酮的饮食方案。

她还自费参加了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博金斯基诊所(Burzynski Clinic)的一项实验性基因治疗项目,“除了疲劳之外没有副作用”。

由他们的社区发起了一个GoFundMe页面来帮助塔莎和丈夫进行持续的医疗。该页面介绍说:“诊所的费用为每月17,000美元,连续12+个月,总计超过$200,000。医疗保险不支付这种治疗的费用。……医生们相信治疗会成功,我们将定期进行核磁共振以检查进展。”

“我一直在补充矿物质和补充剂,确保血液正常”,塔莎告诉《大纪元时报》,“我的癌症没有有任何收缩……但在身体上,我感觉更好。……我对神的信仰是让我活着的原因。医生说我活不久,但是我尽可能正常地生活。”

第1天:进行第一次治疗。(由塔莎通过Lainey Alexis Photography提供)

在信仰、家庭和辛勤工作的丈夫的支持下,塔莎正在努力改善健康状况,她珍惜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每一刻。

“她正在茁壮成长。她现在会爬了。我看着她,我能感受到神时时刻刻都在照看着我们”,她在谈到女儿时说,“我听了神的话,这是我的礼物,我听了祂的话,我做得很好,我真的百分之百相信这是因为我拒绝堕胎的决定。我选择了生命。”

两个孩子的妈妈建议任何有类似经历的人寻求神,保持坚强,依靠家人。

“你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她说,“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你必须为自己发声,因为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会死,我的孩子也会死。”

第2天:第一次治疗进展顺利。(由Tasha Kann提供)

原文“Pregnant Nurse With Terminal Cancer Refuses Chemo and Abortion, Lives on to Give Birth, Seeks Alternative Treatment”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网站。

责任编辑:韩玉#

相关新闻
教授夫妇:中国人将回归神的信仰
公司总裁:对神的信仰跨越种族
好莱坞演员中神的信仰者—吉姆‧卡维佐
20年毒瘾夫妇回归对神的信仰 重获新生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