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说(5):道千乘之国

作者:薛驰
《论语说》(公有领域/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论语‧学而‧五》)

注释

千乘之国:乘,音shèng,量词,古以一车四马为一乘。春秋初期,大国都没有千辆兵车;到孔子之时,千乘之国已经不是大国。按:此处千乘之国似可理解为大国,一如《道德经》中“治大国若烹小鲜”之“大国”。

人:古代广义的“人”指一切人群,狭义的“人”只指士大夫以上各阶层的人。杨伯峻认为这里的“人”和“民”(使民以时)对言,用的是狭义。

使民以时:古代以农业为主,杨伯峻认为“使民以时”即是《孟子‧梁惠王上》中的“不违农时”。朱熹说时谓农隙之时。

讨论

本章为孔子论治国的大纲。“道千乘之国”,为什么说“道”不说“治”呢?中国上古史中,从“三皇五帝”到“三代”(夏商周),圣王治世,形成一个“道统”,孔子传承了这个“道统”,为国以道,讲政教、教化,这大不同于近代以来的政治学。这里的“道”字,又涵盖了如下所说的五件事。

(一)“敬事”。国事、政事,皆大事也。对此,讲究诚、敬、慎、勤四字(当然,这四字也是修身之道)。孔子之时,国有大事,要到太庙祭告,这就是“敬”的表现之一,敬天地神明和祖宗。孔子教弟子“政事”,首先强调一个“敬”字。孔子也从政过,是如何做的呢?且看一个细节:上朝的时候,(孔子)跟下大夫谈话,显得温和而快乐;跟上大夫谈话时,显得正直而恭敬。君主临朝时,他显得恭敬而不安,走起路来却又安祥适度(《论语‧乡党》)。

(二)“信”。古往今来皆讲“信”,孔子讲的有所不同。孔子曾说“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论语‧子路》)为什么呢?因为“信”要以道义为基础,如果违反道义而“言必信,行必果”,那不就是自己往陷阱里跳吗?古代法家也讲“信”,如商鞅的“徙木立信”,可那更多的是权谋。

(三)“节用”。国家如何富足?儒家经典《大学》说:“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最忌讳为政者好大喜功、奢靡铺张,“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李商隐《咏史二首‧其二》)。

(四)“爱人”。西周行封建,天子最高,之下是诸侯、大夫、士,再下就是平民了。这里的“人”,是指士以上。“爱人”是孔子论治国的一个重要原则,“亲亲”和“尊贤”都包含在其中。“爱”字从心,如果人皆有仁心、与人为善,那全社会都会是一个善的循环。且看《说苑》里的“灭烛绝缨”故事:晋楚交战,楚国一个大臣奋勇争先、拼力死战,楚庄王感到奇怪,就问:“我德行浅薄,从来没有特殊优待过你,你这次为什么英勇陷阵奋不顾身呢?”这位大臣说:“我罪当死,我就是当年宴会上酒醉牵王后衣服、帽缨被王后扯断的那个人,大王您没有怪罪(反而让群臣都把帽缨扯掉,喝酒尽欢而散),我早就想用颈血湔敌来报答大王的恩德了。楚庄王“爱人”并不求报,而报自来。

(五)“使民以时”。古代农业社会,农业最讲不误农时,否则一年收成就有问题。《礼记‧王制》说“用民之力,岁不过三日。”《周礼‧地官司徒‧均人》云:“凡均力政,以岁上下。丰年则公旬用三日焉,中年则公旬用二日焉,无年则公旬用一日焉。凶札则无力政,无财赋,不收地守、地职,不均地政。”(凡力役的征调,依照年成的好坏:丰年公事平均每人征用三天,中等年成平均每人征用两天,歉收年成平均每人征用一天。发生饥馑疫病就免除力役、免除赋税,不征收山林川泽和各种从业税。)以后历朝历代,虽不一定做得到,但“使民以时”成为古代中国的一项政治传统了。

对于本章,朱熹曰:“言治国之要,在此五者,亦务本之意也。”钱穆说:“本章孔子论政,就在上者之心地言。……所言虽浅近,然政治不外于仁道,故惟具此仁心,乃可在上位,领导群伦。此亦通义,古今不殊。若昧忽于此,而专言法理权术,则非治道。”

最后谈个问题:为什么《论语》在“学而时习之”“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巧言令色鲜矣仁”“吾日三省吾身”之后就论治国呢?

这有一个背景。春秋以前,世官世禄,“官师合一”“学在官府”。但是,随着宗法制的解体,天子、诸侯的权力相继衰落,“天子失官、学在四夷”。这时,私学兴起,开设私学的孔子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而私学的兴办,促成了“士”这个新兴的知识者阶层的产生,此“士”已不同于旧宗法制度下作为低级贵族的士,他们或者出身于贵族与官宦之家,或者出身于普通庶民、工、商阶层。他们投拜于各位私学先生门下,多是“干禄”、所谓“学而优则仕”。孔子教学有四科,“政事”为其一(据《论语‧先进》),“政事”科的中心内容当然就是如何治国平天下了。

当然,孔子本人也是有政治理想的,孔子门人多有政治抱负,无论是“内圣外王”还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都是渴望贯穿学问和事功的。对此,晚清时人有精辟概括:“经济出自学问,经济方有本源;心性见之事功,心性方为圆满。”(《格言联璧》)

主要参考资料
《论语注疏》(十三经注疏标点本,李学勤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
《四书直解》(张居正,九州出版社)
《论语新解》(钱穆着,三联书店)
《论语译注》(杨伯峻着,中华书局)
《论语三百讲》(傅佩荣着,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论语译注》(金良年撰,上海古籍出版社)
《先秦史》(沈长云着,人民出版社)

点阅【《论语》说】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