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中市入伍赠表疑陆制 役男带入营引国安疑虑

中国的“信佳迷彩多功能十二位数显电子防水表”。(截自信佳官方网站)
人气: 34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4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采访报导)台中市政府赠送给义务役役男的入伍礼,自2016年起从IC电话卡改为电子表,但却是中国品牌,除了引起国安疑虑、观感不佳,决标公告中“原产地国别”填写中华民国更启人疑窦;虽然中市府自2021年起要求“原产地需属我国”,但情况似乎并未改善。

役男示意图。
役男示意图。(总统府提供)
役男示意图。
役男示意图。(中央社)
台中市政府2023年赠送给役男的迷彩电子表。
台中市政府2023年赠送给役男的迷彩电子表。(中央社)
图为台中市政府2023年赠送义务役役男的迷彩电子表,与中国的“信佳迷彩多功能十二位数显电子防水表”外观几乎完全相同。
图为台中市政府2023年赠送义务役役男的迷彩电子表,与中国的“信佳迷彩多功能十二位数显电子防水表”外观几乎完全相同。(读者提供)

各地方政府在义务役役男入营服役时,大多都会赠送入伍礼,而台中市政府表示自2019年起首创赠送在籍义务役役男一支迷彩电子表,依照陆、海、空不同军种分为绿色、卡其色、蓝色三种迷彩,可让役男在军中使用,因外型美观且兼具实用性、纪念性而广受好评。台中市长卢秀燕2023年8月更加码宣布,设籍台中市逾8,300名的志愿役现役军人皆可限期领取一支。

不过,有民众质疑,该手表为中国品牌,若经由大批役男带入营区,恐有资安疑虑。然而,实际上台中市政府在前市长林佳龙时期就开始赠送手表给役男,只不过都是黑色的,自2016年至2018年每年都采购1万8千支,每支手表单价分别为92元、82元、145元,疑为中国品牌“JIA SEN”,型号为JS-9976、JS-9985;2018年地方选举时,遭质疑赠送“超高贵手表”是选举买票。

而到了2019年,卢秀燕市府民政局首度改送3种不同颜色的电子表,品牌也改成“XIN JIA”,型号则是Xj-868BM,但仍然是中国产品,其母公司为位于福建省泉州石狮市的“信佳电子有限公司”;从手表包装铁盒底部的商品标示可见,产地明确标记为中国,制造商则是位于浙江省金华市的捷嵩日用百货有限公司,由台中的信一礼赠品公司进口。

另一支于2020年7月制造的同品牌手表商品标示中显示,仍由同一家中国厂商生产,但进口商栏位已删除,同时标明“委制商”为台中的品欣国际公司。而从市府决标公告中可见,“入营役男征集宣导品-电子表”标案的得标商,自2018年林佳龙市府最后一次招标起,就一直都是品欣国际公司,迄至2023年共连续得标6年。

中市府:2021年即要求产地须为台湾

对此,台中市政府民政局长吴世玮向《大纪元时报》表示,市府采购“入营役男征集宣导品-电子表”的要求为具有防水、闹钟、计时等功能,并未限制品牌或型号;但鉴于中国制品良莠不齐,衍生使用安全疑虑,造成机关负面观感,加上考量资讯安全需求,自2021年起要求原产地须为台湾,以提升电子表采购品质及效能,消除民众疑虑。

然而,本报记者掌握,即便2023年入伍的中市役男获赠手表上的“XIN JIA”字样已不复见,但该手表竟与中国的“信佳迷彩多功能十二位数显电子防水表”外观几乎完全相同。从该手表保固卡上的商品资讯可见,仅标示制造地为台湾,并未如过去明确标示出制造商名称及地址,而品欣国际公司则从“委制商”变成“经销商”。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依据市府决标公告内容,历年采购电子表的“原产地国别”,除了2020年填写“中国大陆”以外,此前及往后每年皆为“中华民国”,疑与实际情形不符。对此,吴世玮强调,“本府皆依《采购法》商标规定,公开招标,且为台湾制造产品。”本报记者也多次致电品欣国际公司,但截至截稿前仍未获回应。

据中市府民政局统计,近年来义务役役男每年平均领取1万4千支电子表;而2023年志愿役军人也有5,591人领取,这些中国手表恐已大量进入国军新训中心及各营区。

拒中国货是保密防谍常识 张延廷:入伍礼应一律买国货

前空军中将副司令张延廷向《大纪元时报》表示,“不要买大陆货”是保密防谍的基本常识,尤其是相关的电子产品,高科技的资讯产品就更不用说。买中国产品送给入伍的弟兄,让他们带着中国的东西是否妥适,应该要更细度的考量;数位手表是不是有做手脚的空间很难说,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最起码它是大陆货,就不是那么妥当。

张延廷认为,手表在50年前还算是奢侈品,但现在都已经普及化了,几百元就能买到品质很好的,每个人都有好几支手表。手表是很低科技的产品,台湾也有很多钟表公司,出产的手表也是物美价廉,若买台湾制造的手表还能促进经济发展,岂不是一举两得;且每年入伍的义务役役男约有几万人,应该一律买台湾货,鼓励本土厂商。◇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