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引爆中国金融危机的一颗神秘炸雷

人气 17853

【大纪元2024年04月19日讯】中共经济下行,房地产市场低迷,银行的信贷风险不断增加,烂尾楼出现,房产商卷钱跑路,掏空了六个口袋的业主们房财两空,中产阶层财产大幅缩水,很多人不得不断供停贷,导致银行的房贷坏帐大幅上升。

但是,近年来,特别是三年疫情以来,大陆出现一种导致银行坏帐大幅提升的新型神秘炸雷——职业背债人黑产业。

失信才能躺赚:诡异的专业老赖黑产业链条

在中国大量的老赖人口当中,很多人已经注定是终身老赖了,一种叫做职业背债人的人近年来成为终身老赖中最为神秘的人群。

什么叫职业背债人?简单地说就是专门替别人背债的,主要集中在房地产行业。这种职业可以让你白吃白喝,还送房,在半年内可以获得百万元现金收入,代价是终身背上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房贷债务,被银行列入失信黑名单。

由于赚钱急切迅速、短期内可能获得巨款,代价也只是不能坐高铁飞机,限购等,这种职业在大陆目前已经形成黑产业链条,在抖音、小红书上有大量的这种专门用行话表达的征集职业贷款人的广告。一些“快速致富”的文章里,就有从业者留下的黑话暗号,比如评论区内都充斥着这样的术语:“到手300”“白户可做”“一手大量村民”等。

举个例子说,如果你非常缺钱,和职业背债人黑中介联系上了,他们会带你到一个二三线城市,住上宾馆,管吃管喝,你只要把银行卡和身份证交给中介,其它啥都不用管,可整天刷手机。每隔两三天,中介还会给你送吃送喝的来,此时,你的银行卡就会不断进账。

假如说一套500万房产,中介会用你名义买下,替你交了首付150万,通过银行内部人员和官方人员办理诸多审核贷款时需要的社保证明、存款信息、收入流水信息等资质材料,再通过银行信贷部门审核放按揭款350万,把房产商给解套了。之后,再拿房产办理各种尽可能的贷款,二次抵押贷款、装修贷款等,共计600万,在宾馆住上半年左右,一切办妥,最后你可获得150万—200万左右的现金,代价是一辈子背上了950万的债务,成为银行征信黑名单上的终身老赖。600万二次抵押款,中介、职业背债人、中共体制内鬼按事先说好的比例分赃,一般行情是各方占比30%左右。

作为职业背债人系统,本质上就是骗贷,中共刑法有“骗取贷款罪”的刑罚,但由于银行内鬼的人参与了,一般职业贷款人不会被起诉,这个数百万的坏帐窟窿谁堵呢?国家堵。中共有各种剥离银行坏帐的办法,说白了最后就是全国的纳税人在堵这个窟窿,是银行的储户和理财消费者存在的潜在风险。

职业背债人产业目前在中共银行圈是公开的秘密,就像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存款不翼而飞一样,真出了事,中共和银行会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都是临时工干的,储户自己理财不当等。职业背债人一般在企业贷、房贷、车贷领域出现,在企业贷中,黑中介要完全注册一个新空壳企业,职业背债人会成为企业法人,因为资金过于庞大,风险过大,刑责的可能性高,目前从业者不多,车贷利润空间小,从业者也不多,最主要的集中在房贷上。

经济衰退,底层百姓被逼为职业背债人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23年12月公布数据显示,中国失信黑名单人数高达859万,失信人的年龄大多在18至59岁之间,占中国劳动人口的1%。该数据相较于新冠(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时的数值增长了近50%。

疫情三年,中共习近平政权极力左转,打压房地产业和民企,中国经济急速衰退,青年失业率达到46.5%。公务员降薪、中产返贫,居民收入锐降。

2023年12月,中共国家发改委就业收入分配和消费司与北师大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编发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有39.1%的人口——约5.47亿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月收入在1000~1090元的人口数为5250万人。月收入1090元以下总人口为6亿人,占全国人口比重42.85%。

全国月收入低于2000元的人数达到9.64亿。这样的收入人群,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家里根本拿不出积蓄来。黑中介和中共银行内鬼就嗅到了商机,他们就利用体制漏洞,通过社交媒体上的黑广告大量招募缺急钱或不在乎征信的低阶人群,如创业失败者、家人治病需急钱的人、深圳“三和大神”、低保户。有的农村村民,传帮带,抱着干一票就上岸的心理,一户一户都干上了职业贷款人,所谓“一手大量村民”就是这意思,其实就是职业背债村。

作为底层被逼上梁山的职业背债人实际上是存在风险的,如果碰上黑吃黑的中介和银行内鬼,背了终身债务不说,还有可能拿不到钱或只能拿到少量钱。职业背债人终究是不光彩的,一辈子将生活在阴暗中,很多职业背债人将赚来的钱放在家人账户上,自己账户上不放任何存款,以免被冻结。毕竟留下了案底,为了不影响孩子前途,有的干脆就和配偶离婚。

一旦成为职业背债人,几乎不可能被洗白。只有极少数“神通广大”的人花钱通过公安系统、民政部门的关系,将自己户口以死亡名义注销,然后再弄个合法户口,改名换户“重新做人”,才能洗白。

居民债务收入比超全球平均值50%,银行个人房贷不良率走高

据央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3)》数据,2022年末,中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为71.8%,2023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63.7%,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61.9%,居民债务收入比达到148.6%,超过全球平均水平101.5%将近50%,比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114.4%高30%多。

北京智库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例几乎翻了一番。原因是中共的土地经济带动居民巨额贷款买房,如今,经济不振,房地产萎靡不振,民众大量失业,还不起房贷的人大量增加,恒生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表示,违约者急剧增加不仅是周期性问题,也是结构性问题。

中共为了刺激房市,不断颁布各种松绑政策,2023年,对存量房贷利率利息进行下调,银行净息差进一步下滑,商业银行净息差下降至1.69%,跌破1.7%,导致商业银行盈利增速下降,2023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2.4万亿元,同比增长3.2%,增幅较上年同期收缩2.2个百分点。平均资本利润率为8.93%,较上季末下降0.52个百分点。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7%,较上季末下降0.04个百分点。

房地产不振,引发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走高,截至2023年末,建行、邮储和交行的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分别为5.64%、2.45%和4.99%,较2022年末的4.36%、1.45%和2.80%快速上升。

2023年,国有六大行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全部走高,工行、建行、农行、中行、邮储和交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分别为0.44%、0.42%、0.55%、0.48%、0.55%和0.37%,而2022年末分别为0.39%、0.37%、0.51%、0.47%、0.57%和0.44%。

“2023年中国不良资产春季论坛”上,上海文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姜涛表示,目前约有10万亿不良资产存留在金融体系内,到2025年金融不良资产约有20万亿,占银行贷款余额的10%。财新网报导,大陆个贷不良资产已达万亿规模。

党管金融 越管越不安全

日前,前司法部长唐一军被曝落马,陆媒财新网披露,唐一军被查可能和盛京银行向恒大集团输血有关,但财新报导很快被官方下架,中央社评论分析,唐一军为习家军浙江帮干将,他的落马,说明中国地产大王许家印案件已经波及中南海权力核心圈。

据陆媒报导,2023年共有87名金融系统干部被查。其中,中管干部8人,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62名,省管干部17名。

习近平当局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不断强化党管金融,成立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甚至将金融上升到国安地位,中共国安部粉墨登场,开启国安管金融之先河,严查金融领域“四大皆空”。

网友嘲讽说,盯住各种董事长各种书记即可,老百姓有屁本事做“看空者”“做空者”“唱空者”“掏空者”。

责任编辑:任真#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中国烂尾楼业主停贷抗争 展露罕见惨状
2千万套预售楼或烂尾?专家:中共救市无效
地方债难以为继 中共忧演变为全国危机
大陆银行资产被掏空?专家析系统性风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