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战略支援部队拆分 变相大清洗

人气 3381

【大纪元2024年04月20日讯】4月19日,中共高调宣布成立信息支援部队,原来的战略支援部队被拆分为三块,都归军委直接指挥。中共称组建信息支援部队是为了“统筹网络信息体系建设”,但习近平讲话更强调“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严肃纪律规矩”“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为掩盖军队的更大乱局,中共不得不以改组和改名的方式,对战略支援部队进行深度清洗。

巨乾生变相丢官

4月19日,中共军委举行信息支援部队成立大会,习近平到场训话。新华社的报导称,新组建的信息支援部队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指挥,同时撤销战略支援部队番号,相应调整军事航天部队、网络空间部队领导管理关系。

信息支援部队首任司令毕毅亮相,战略支援部队番号被撤销,原司令巨乾生等于自动被解职。

原战略支援部队政委李伟转任新的信息支援部队政委,似乎未受影响,不过也等于被降格了。原战略支援部队负责太空战、网络战、电子战、心理战、情报侦察、卫星管理、航天研发和运营;新的信息支援部队仅被描述为“统筹网络信息体系建设”。

战略支援部队被拆分,等于公开了军队内部的另一波大清洗,原司令变相丢官。

2024年4月19日,中共宣布成立新的信息支援部队,战略支援部队番号被取消,原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干生被变相解职。(《人物真相》提供)

习近平透露了最担忧的忠诚问题

习近平训话说,“要坚决听党指挥,全面贯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严肃纪律规矩⋯⋯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这应该解释了战略支援部队被拆分的真正原因。习近平只字未提军队反腐败,既试图掩盖军队贪腐问题,也表明贪腐并非新一轮军队清洗的主因。不少将领被怀疑有忠诚问题或者不守规矩,才导致火箭军、军委装备部和战略支援部队连续被清洗。

火箭军、军委装备部只是抓人、换人,战略支援部队干脆被拆分了。如此操作,相应的人事大改组更容易进行,对外则宣称“全新打造的战略性兵种”,以掩盖中共军队的乱局,特别是为习近平保留面子。

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对军队将领进行大清洗,2015年底强行推动军改;原来的各大军区被取消,改为五大战区,军区司令们等于全部被解职;陆军18个集团军被调整为13个,一大批中级军官也被清洗;新成立了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军委四总部被分拆为15个部门。

通过这样的分合游戏,再加上军队反腐,原来江派提拔的将官们基本上被肃清,换上了习近平认可的人。然而,习近平三连任后,军队忽然又出了大问题,不得不进行二度大清洗。

此番战略支援部队被拆分,试图掩盖政治清洗,但一个军种成立数年后,又被取消番号,再怎么圆谎,都难以保住习近平的面子。

军委“重大决策”是下策

习近平讲话称,要“全面从严治军⋯⋯保持正规秩序⋯⋯确保部队高度集中统一和安全稳定”。

中共政局混乱,军队成为乱源之一,中共党魁十分担忧,整肃已成必然,但又怕军心更加不稳,只好用拆分战略支援部队的办法掩盖,实属不得已的下策。

习近平讲话还称,调整组建信息支援部队,是军委的“重大决策”,是“构建新型军兵种结构布局”的“战略举措”等。

世界上的现代化军队都在转向信息化,美军无疑是其中的代表。美军成立了太空军,也有网络司令部,但并没有一个所谓的信息支援部队;信息技术已经融入在各军种中,形成了一个较完整的体系,绝非一个单独的信息部队就能承担。

中共新成立的信息支援部队,或者能提供技术支援和指导,但“统筹网络信息体系建设”的说法比较牵强,这个新兵种的级别明显在各大军种之下,恐怕没有协调、统筹各军种、各战区的能力。习近平和中共军委不可能赋予信息支援部队太大权力,若硬要统筹,势必产生新的条块分割、或者分赃不均。

中共成立信息支援部队,反映了军队结构的畸形,也反映了与现代化军队的明显差距。

原战略支援部队政委李伟转任新的信息支援部队政委,他发言称,“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

新的信息支援部队司令没有发言,反而让政委代言,再次表明习近平对军队将官不信任;政工干部缺乏军事能力,但可以为习近平时刻紧盯各级将官,反而更吃香。

中共国防部的尴尬说辞

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简单介绍,称这次改革为“新型军兵种结构布局”。

这根本不算什么“新型军兵种结构布局”,不过是把原来的战略支援部队拆分成三个部队,算不上军种,只能称兵种,级别低了一等。

战略支援部队原本设有航天系统部、网络系统部,升格为军事航天部队、网络空间部队,都归军委和习近平直接管了。

原战略支援部队还包括三一一基地(负责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信息通信基地、电子装备试验中心,应划归新的信息支援部队;还有一个核试验基地,不知被分到了哪里。

中共国防部对新的信息支援部队说不出花样来,反而着重谈到了军事航天部队和网络空间部队。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一面称“推进军事航天部队建设”,一面又称“和平利用太空”。

中共军队掌管几乎所有的中国航天系统,却自相矛盾地高喊太空和平,实在尴尬。中共高调成立新的信息支援部队,但并列的军事航天部队、网络空间部队却没有成立仪式,估计刻意低调,也不愿意公开相应的司令、政委人选等。

近期各国不断曝光中共的网络攻击,并担忧中共在太空的军事威胁。中共此时升格军事航天部队、网络空间部队,才是各国更大的关注点。中共假称“和平利用太空”与“发展网络安全防御手段”,是典型的谎言。

强调政治忠诚加剧技术落后

中共拆分战略支援部队、深度清洗,政工干部更加投机,各级军官和专业技术人员会进一步被压制。拆分后的军事航天部队、网络空间部队、信息支援部队,对专业技术都有较高要求,但政治忠诚才是第一位的,善于表忠才能升官,这恰恰是专业人员的弱项,他们若把更多时间用来媚上、阿谀奉承和钻营,专业技能也不可能高,还会故意弄虚作假。

4月18日,新华社高调宣布了中共中央和军委对航天员景海鹏、朱杨柱、桂海潮的表彰,2023年,他们三人乘坐神舟十六号飞船升空,进入空间站驻留。

景海鹏1985年参加中共空军,后成为航天员,2013年晋升少将;2019年任陆军第82集团军副军长。

第二名航天员朱杨柱就读于中共国防科技大学,是军校毕业生、陆军上校军衔。

第三名航天员桂海潮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然后到加拿大约克大学和瑞尔森大学长期学习航空航天工程,并参与研究项目,2017年回到北京。如今,中共升格航天部队,他恐怕必须参军,否则难以加入军队项目,当然可能早就秘密参军了。

中共军队主导航天业务,前两名航天员都是军人出身,但缺乏专业知识;第三名航天员算专业人员,但国内院校难以培养,不得不送到国外。中共网络有限的太空人才,必然主要用在军事上,但对他们并不信任。

战略支援部队被拆分,专业背景的将官被清洗,中共所谓的“举国体制”或“自主研发”走不了多远。

外行再次领导内行

新任信息支援部队司令毕毅曾任第40集团军参谋长、第78集团军副军长、湖南省军区司令;2021年任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副部长;2023年7月任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

陆军将官领导信息支援部队,在外人看来应该是笑话,但中共偏要这么干。战略支援部队和火箭军2023年上半年应该同时出事,这名陆军将领2023年7月调入战略支援部队,原来的班底难获信任。

战略支援部队原政委李伟降格留任,他也是外来的。李伟曾任第47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南疆军区政委、第21集团军政委、新疆军区政委;2020年12月任战略支援部队政委。李伟是中共中央委员,应该被认为忠诚。

原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乾生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算是专业出身,曾任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副部长、战略支援部队网络系统部司令员;2021年升任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如今被变相解职了。

原战略支援部队的首任司令高津曾长期在第二炮兵部队任职,2015年12月上任;但2019年4月转任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2022年1月提前退役。二炮或火箭军班底恐怕早就不受待见了。

原战略支援部队的第二任司令李凤彪,曾任空降兵第44师师长、第15军参谋长、军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中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2019年4月转任战略支援部队司令。他也是外行,2021年7月又转任西部战区政治委员,由专业出身的巨乾生接任,但最终还是靠边站。如今,陆军将官领导新成立的信息支援部队。

原战略支援部队的前两任政委,都从其它军种调入,习近平从一开始应该就不信任原来的班底。李尚福也算专业出身,曾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任职,后担任装备部副部长,2016年任战略支援部队的首任副司令,2017年重新回到装备部,2022年成为军委委员,2023年任国防部长,但很快倒台。

战略支援部队被拆分后,人事重新洗牌,有些专业出身的军官可能不得不用,但难以再出头。战略支援部队以改革名义被肢解,试图掩盖军队内部的乱象,但和火箭军一样,都陷入深度清洗。中共军队的乱局还在继续。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疫情持续 两会以来中共官员及名人接连死亡
中国一季度实际使用外资金额同比暴跌26.1%
中共撤战略支援部队建新兵种 原司令去向不明
经济下行 中共推“以旧换新”引反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