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莲舞(11)大计

作者:兰音
图为清 徐玫绘《天女散花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3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十一、大计

明亮的火光,将一抹碧色的纱裙,染上稀薄的赤华,司瑶冰雪般的肌肤也多了一重茜桃色。她盈盈立于厅中,微微低首,却无视两班江湖人士的逼视,语调平缓地答道:“有位朋友冒险告诉了我,在座各位一定早就猜到了,恳请堂主不要追究她的罪责,司瑶愿为她承担所有。”

沈知命沉重地“嗯”一声,司瑶身边,除了一个昭娘还能有谁?

下首有人抢白:“出卖帮派秘密,私闯帮派禁地,每项都是必死的重罪,你一人一命要如何承担?”

楚云舒再次挡在她身前,字字坚定:“老沈,三年之期已到,我今天本来就是来辞行的。如果有谁敢伤害司瑶小姐,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她带走!”

“你说什么?”沈知命指着他,眼里几乎要喷出怒火:“咱们不是约定好了,三年后⋯⋯”他又有些顾及地看看座下众人,双唇翕合却说不下去。

“司瑶闯入密室,犯了大忌”,空旷的密室中,响起了她柔婉而淡定的声音,“请求堂主先留下司瑶性命,待司瑶助碧血堂完成大事之后,再行处置如何?”

角落里传来方百里阴恻恻的声音:“司瑶小姐是不是太过狂傲了,我倒不知碧血堂遇到什么难事,非要一个女子出手相助?”

“方二当家不如问问堂主和楚先生,究竟何事,要筹谋三年之久,又遇到了什么麻烦,在这关键时刻不惜改弦易辙?”司瑶回答了他的问题,却从未正眼瞧他。

楚云舒在一旁沉吟许久,此刻决然一笑:“告诉诸位有何妨?三年前,我找到碧血堂,请堂主派遣几位顶尖高手,助我刺杀一个大人物,沈堂主说,若是助我,碧血堂非但损兵折将,更有灭顶之灾。所幸堂主也有心促成此事,让我为碧血堂效力三年,作为交换条件,也给他三年时间谋划。”

座中人向着左右两两相顾,虽无言语,却明显感受到冷峻的气息。

“原来咱们堂中的第一号杀手,竟想毁掉碧血堂整个基业。”方百里阴阳怪气地嘲讽,面具后的冰冷眼眸射出尖锐的寒光,“咱们奉堂主的决杀令行事,从来不问缘由、不惧生死,但如果明知是个必死之局,堂主还执意要大家去送死吗?”

楚云舒摇摇头,向在座众人抱拳致意:“我的身份已经被这个大人物识破,如果强行履行约定,只是让大家跟我一同赴死。是以今日特来向诸位辞行。”

“够了!方百里,楚云舒,现在碧血堂是我当家,还不容你们在此胡言乱语!”沈知命忍无可忍大喝一声,双手叉腰,面含愠怒来回踱步。片刻后,他拂袖而叹,“也罢,今日我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大家,若是诸位愿意跟着我和舒兄弟冒险,咱们就好好商议,否则,诸位另推贤能吧!”

“老沈,我已说过……”

“楚云舒,你不要忘了”,沈知命强硬地打断他,目眦欲裂,“那淮靖王也是老子的仇人,老子就是死也要死在复仇这件事上!”

“淮靖王”三字一出,全场肃然。楚云舒本欲劝阻,但是看到沈知命这般情形,也有所触动,一时默然。

“果然是个大人物,难怪要赔上整个碧血堂。”方百里愣过片刻,忽然摘下面具,露出一张激愤之下五官扭曲的面容,指着虚席的上座,声量比沈知命还高出许多:“沈知命,到现在你还放不下司家军的旧怨,你对得起老堂主对你的托付吗!”

碧血堂两大当家凛然对峙,气势不分伯仲,座下与会之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劝解。

司瑶看着僵住的局面,嘴角淡定地划过一丝笑意:“不如,先请楚先生讲出刺杀计划,和在座各位同门一同商议?”

楚云舒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密室中:“我和老沈定在下月初五,淮靖王寿宴动手。我们会以乐工身份混进宴会,伺机动手。其他高手埋伏在离开王府的必经之路,护送我们离开。”

“总是要逼到最后关头,你才肯吐露真言吗?”司瑶涩然一笑,“因为昨日孙逐鹤的逼问,你便决定独自行事?王府中一定布下天罗地网,你何苦去做无谓的牺牲?”

“正是被太多的无谓牺牲所牵绊,才会让真正的恶人一直逍遥法外,天理不能昭示,正义不能伸张!我已经逃了一次,不会再逃第二次。”

“可是,我既然猜到了你的计划,就不会置身事外。”司瑶凝望着他,双眸清波流转,“若是司瑶自请在宴会上献舞,楚先生是否觉得胜算更大?”

“不可!”几乎同时的,楚云舒和沈知命冲口而出。

司瑶凝望着他,双眸清波流转,“若是司瑶自请在宴会上献舞,楚先生是否觉得胜算更大?”图为五代十国 周文矩绘《观舞仕女图》局部。(公有领域)

沈知命冲到她面前,极力劝说:“大小姐,王府戒备森严,即使刺杀成功也难全身而退,我怎么能让你身陷险境?”

“你们都是为了天理正义向淮靖王复仇,但是他才是我真正不共戴天的仇人!”司瑶说着,眼睛亦泛了红,清泪盈盈欲坠,“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你们为了先父去冒险,自己躲在一边苟安呢?”

“不行,这太危险!”沈知命再次断然回绝。

司瑶转过身,面对那两班杀手:“沈大哥,今日不处置我,就无法向碧血堂交待;而你一定要阻止我参与行刺,你今日就没法保住我的性命。楚先生就算有心救我,也未必躲得过碧血堂和淮靖王府两方势力的追杀。”

“大小姐,你何必要老沈为难。”沈知命眉关紧锁,摇头叹气。

“淮靖王这几年来多次邀我入府,若是司瑶肯在王府献舞祝寿,请问诸位,这场行刺是必死之局还是可堪一搏?”

方百里沉声道:“若有司瑶小姐的红莲舞,淮靖王明知是局,也定会排除所有阻力,完完整整欣赏一支舞蹈。无论是舒兄弟还是堂主要杀淮靖王,胜算都有五成。”

座下众人均无声地点头示意。

“楚先生”,司瑶向楚云舒微微一笑,神色平静自若,“司瑶可否请你襄助,红莲舞若无先生的笛声相伴,就不是红莲舞了。”

“司瑶……”楚云舒只觉胸口一紧,星眸闪烁着忧郁之色,“不可以,太危险了。”

“楚云舒,你没有选择。三年前你就定下了这条路,我只是帮你走完而已。而且,碧血堂已经决定同我合作,你必须助我。”

“事已至此,诸位”,沈知命清清嗓子,浑厚威严的声音传至厅中,“我如今要履行和舒兄弟三年之约,下月初五,愿意和我一同行动的就站出来,若超过半数,一切听我号令!”

他有些不舍地看着众人:“若是不足,沈知命将来是生是死,和碧血堂再无干系。”

厅中安静得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不多时,一个、两个、三个……二十人相继起身,整整齐齐站成两纵队,向沈知命行礼:“属下愿随堂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好!”沈知命大为触动,重重地点头,声音也变得低回而哽咽。

唯有方百里尴尬地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你们……”

“兄弟”,沈知命用力地拍在他肩头,安抚似地说,“此番行动极为凶险,遣散、安置堂中其他弟子,就全权拜托你了!”

形势如此,方百里也被他说得无言以对,只好无奈地长叹口气。

“沈某多谢诸位兄弟的信任,沈某愿与诸位共生死!只是恳请尔等牢记,此番行动的重中之重,是护卫司瑶小姐平安,其它的都可抛到一边!”

“属下谨遵堂主之命!”众人带着视死如归的壮烈士气,向沈知命郑重地承诺。雄放的合声回荡不绝,每个人心头为之一震,油然生出看破生死的豪情。

“大家都散了吧,行动之前,我会发出密令,安排具体事宜。此前各位一定小心行事,不可有任何差池。”沈知命克制着激荡的心绪,下达命令的声音平静得几乎不掺杂丝毫情感。

众人行礼后,迅速退出。沈知命向方百里点头示意,方百里眼中掠过一丝不甘,以拂袖而去。密室里,只余司瑶、楚云舒、沈知命三人。

“舒兄弟,这段时间还是拜托你保护司瑶小姐,我们还是按计划行事。”沈知命郑重嘱咐。

“你放心。”楚云舒淡然一笑,面容在灯火的照耀下泛着白玉般的润泽。

司瑶一直静静看着沈知命,忽然开口:“沈大哥,司瑶有一事请教。”迎着两人的目光,她声音低沉而郑重:“沈大哥这三年来,给楚先生安排的刺杀名单,是何用意?你是打算一步步翦除淮靖王的羽翼?”

沈知命意外的神情不似伪装:“你是说,这些人都是淮靖王的人?”

她感到有些内幕,似乎比她预想得更为严重:“这些人,皆是淮靖王私下培植的党羽,爹爹曾花费数年心血,得到这份名单。也是司家罹祸的根源。据司瑶所知,爹爹从未外传。沈大哥不知内情,又是如何择出这些人来?”

“罢了,碧血堂即将不存,守着这些规矩有甚意思?”沈知命一摆手,重重叹口气,“那时,有位新主顾要和碧血堂做笔三年的大生意。他不定期送来一个名字,但只要专人执行他的任务,酬金随我开价。不过,一旦这名杀手身亡,他就立刻终止交易。”

“沈大哥可知他是什么人?”

“碧血堂做生意,从不过问主顾来历,每次会面我们也都戴着面具。”沈知命回忆片刻,“此人本地口音,观其行止,我猜他多半是个城里的官吏幕僚之流。”

司瑶点点头,细心梳理万千头绪:“却不知他背后的主子,是王府里的哪位亲信。”

沈知命却爽快大笑:“看来淮靖王气数将尽,身边的人都敢背叛他!”

“可此人心机太深,恐怕你们的行刺计划也在他的谋算之中。”司瑶眼底闪过一丝不安。

楚云舒淡然一笑:“碧血堂的规矩,没有接不了的任务,更没有杀不了的人。如今知道那些人的来路,就当是替天行道了。”

“事已至此,我也不去想那么多,一想到杀的都是淮靖王精心培植的心腹,我就觉得痛快!只是辛苦了舒兄弟!”

“这三年幸而命不该绝。”楚云舒向司瑶望去,澄澈的眸子星辉灿然,风尘未染,片刻后薄唇微启,含三分笑意,三分深沉:“不做杀手的时候,我很喜欢在春水阁的日子。”司瑶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回想起相伴而来的时光,有他在的时候,总是心安。

眼前两人的风华姿容,让沈知命不由多看一眼。一向豪爽无羁的他,竟然眼眶微酸,更为他们生出许多惆怅和慨叹。

他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无论那位主顾是什么人,总归与淮靖王敌对,必不会阻碍我们计划。这几日,两位多保重,再会!”说罢,他抱拳致意,虎步风行地离去。

 

楚云舒护着司瑶最后离开密室,两人走出元光殿时,碧空日影撒下柔和温暖的光辉,就连苍翠的松柏亦变得温柔可喜。

司瑶望着幽僻的院落,一转头,对上楚云舒沉郁的目光。司瑶却展颜微笑,常年淡漠如寒水的双眸,仿佛被日光暖化一般,整个人焕发出娇俏和空灵的气质,“楚先生,如今你我可不只是音律之交了。”轻柔的声音透着几分得胜的雀跃。

楚云舒仿佛看到了,一个不谙世事、无忧无虑的高贵少女。若非司家一场惨剧,这本该就是司瑶真实的模样。他漫无边际地遐想着,眼底不禁显出宠溺的意味,然而眼前的处境,让他瞬息间恢复理性,望着她的目光漫上分明的哀惋与沉痛。再过十几日的光景,他们就要奔赴一个九死一生的战场,他和她,可能永远不会归来……

“你可知方才有多凶险?”他刻意冷言冷语,却听不出半点责备的语气。

司瑶静默片刻,渐渐敛去笑容,恢复平日清冷神色。“先生为司家复仇、为天下人涉险,我是司家的女儿,理应让那高高在上的淮靖王,付出应有的代价。”她的声音很轻,仿佛怕惊扰周遭的宁静,话语中掩抑着一股炽烈的恨意。

“我既然瞒着你,就是希望你可以好好活下去。”

“那么楚先生,你究竟和淮靖王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这般不顾性命,一定要杀他?”

(未完待续)

点阅红莲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推荐阅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房门扣响,昭娘默默走进,脚步轻得几不可闻。司瑶回过神来,看到铜镜中自己泪眼婆娑,赶紧拭了去。
  • 院墙上,斑驳松影随风摇曳,映入楚云舒的眼帘,恰似他欲言又止的心事。“我……”他眸光闪烁,随即字字坚定说道,“淮靖王拥兵自重,威慑君王;残害忠良,欺凌百姓。为天下人除害,正是我辈侠义本色。”
  • 阳光极盛的时刻,在司瑶的眼中,却是天地尽失颜色,只有教人绝望的晦暗。她缓缓闭上双眼,心碎、肠断都不足以形容她的悲愤和痛楚。凭着一股执念强撑着……
  • “司瑶姐姐,这是咱们约见的最后一个乐师了,倘若……”
  • 清夜月华满地,树影徘徊,为素心院增添柔和的底色。回廊中,清秀的身影一闪而过,司瑶没有心思游赏昔日的闺阁,趁着明月清风,一路躲过府中下人和护卫,再次回到芙梦园。
  • 三年前的夏末,再寻常不过的一个黄昏,淡妆纱衣的将门千金在莲池边翩然自舞。
  • 司瑶一怔,忍不住抬头看他,迎上了那人无比欣喜的俊朗双目。这是一张斯文端正的面容,不同于楚云舒萧散落拓的凄清感,他完全是朝堂士人温润敦厚的气度。只是,完全陌生的声音,完全陌生的相貌,司瑶没有半分记忆,能和眼前男子关联。
  • 踏出春水阁,已是阳光高照,夏日暑气渐次浮漫开来。迎风的酒旗五彩招摇,大门外素白窈窕的身影时隐时现。
  • 曙光熹微,水莲花披上泛着金光的红衣。庐州城渐渐苏醒,只有霓裳坊难得一片静寂。空荡荡的春水阁,只有伙计洒扫的身影,但是那些靠色艺立身的妙龄女乐,早早排练起来,期待着当夜盛宴中拔得头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