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器官》 西澳首映 观众:公众需了解活摘

人气 241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纪元2024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澳洲珀斯记者站报导)“影片令人震惊,讲述的(活摘器官)类似于二战时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一位观众看完《国有器官》后说,“我觉得(澳洲)公众对此了解不够”,“媒体没有给予足够的曝光”。

6月8日(上周六)上午10点半,纪录片《国有器官》(State Organs)在澳大利亚西澳州首府珀斯的州图书馆剧院内放映。这部由华裔导演章勇进(Raymond Zhang)执导的纪录片荣获第25届加拿大电影雄狮奖(Leo Awards)长纪录片类别两项大奖。该影片详述两个年轻人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而被抓捕“失踪”,两个家庭20年来不停寻找亲人的艰难历程。

西澳泛亚民主联合会主席吕睿超观看影片后说,虽然已经知道“活摘”这件事,“看电影,就是人证物证摆在眼前,要比听新闻报导那些冷冰冰数字要震撼得多。这是我今天最直观的感受。”

电影放映之后,专注于国际人权法的加拿大知名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观众互动。麦塔斯与已故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是最早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独立调查的专家。他们的调查报告向国际社会证实了“活摘”是真实发生的罪恶,是“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

从下面录像,可以观看麦塔斯回答提问的全过程。

“活摘”是“长期、缓慢的种族灭绝”

“活摘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麦塔斯告诉《大纪元时报》,如果有人对此有所怀疑的话,“他们自己去看那些研究报告,年复一年、一个接一个的研究结果,一长串翔实、令人信服的调查,超越任何合理的怀疑,证明活摘正在发生着。”

18年前的2006年3月,一位化名为安妮(Annie)的女子向大纪元举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震惊世界;同年5月,麦塔斯和乔高接受委托,独立调查“活摘”是否真实存在。

麦塔斯认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不仅数量巨大,而且持续时间漫长,这“很不寻常”,它不同于人们通常知道的群体灭绝,长期被西方政府和媒体忽视。

“那些群体灭绝罪行很短时间内就爆发了”,麦塔斯说,人们看到尸体堆积如山,但“活摘却是缓慢进行着,而且还是在暗地里发生的,没有获得同等程度的关注”。

加拿大知名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回答观众提问
2024年6月8日上午10点半,澳大利亚西澳州首府珀斯的州图书馆剧院首映《国有器官》(State Organs)纪录片。电影放映之后,加拿大知名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回答观众提问。(周鑫/大纪元)

“活摘”需要更多媒体曝光 让公众充分了解

观众伊莉莎白‧范‧米尔洛(Elisabeth Van Mierlo)是退休的前国防部队后勤人员,她告诉记者,在观看影片之前,她对法轮功及其被中共迫害的事情知之甚少。影片讲述的迫害令人震惊,“就像犹太人在二战时遭受的大屠杀”,但是,媒体对此曝光的程度不够强烈。

“我不认为公众对此有足够的了解。”范‧米尔洛说,“虽然我不是每天都读报纸,但常上网浏览新闻,这个(活摘)问题没有真正曝光到它应有的程度。”

范‧米尔洛认为,澳洲政府应该为此做些事情。“我相信会有一些非常微妙的方法,他们可以有所作为。”她说,“另外,像今天的电影这样,提起公众对此事的关注。”

一国党西澳分会会长郑宗辉说,“是的,主流媒体很少报导(活摘)。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它,需要引起公众的注意,因此,我要说,这需要更多的媒体报导。”

自从中共“活摘”罪行被曝光后,国际社会已经采取一些有效手段来减缓这种罪行的发生,但澳洲政府却迟迟未有确实的行动。麦塔斯说,“我想说的是(澳洲的反应)是积极的,但令人沮丧的是,虽然多年来他们一直在这个议题上表示支持,但没有实际做出点东西来。”

来到珀斯之前,麦塔斯已经到过澳洲首都堪培拉,和国会议员见面,向他们介绍一些可以实际实施的方案,来帮助制止“活摘”。

每年都有不少澳洲人到中国做器官移植,也就是“移植旅游”。麦塔斯说,“很多病患者,如果不是全部,并不知道有人会因为他们需要的器官而被杀死,(澳洲政府)应该让他们到中国之前知道这个情况。”

法学教授齐默尔曼(Augusto Zimmermann)观看了电影《国有器官》
2024年6月8日上午10点半,澳大利亚西澳州首府珀斯的州图书馆剧院首映《国有器官》(State Organs)纪录片。珀斯谢里登高等教育学院(Sheridan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的法学教授齐默尔曼(Augusto Zimmermann)观看了电影。(周鑫/大纪元)

法学教授:“尽我所能让更多人知道活摘”

珀斯谢里登高等教育学院(Sheridan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的法学教授奥古斯托‧齐默尔曼(Augusto Zimmermann)观看了电影。“我并非不了解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但迫害的严重程度让我震惊。”齐默尔曼说,“一个政府能对自己的公民做出这种事情,真的让我非常不安。”

齐默尔曼是西澳法律改革委员会(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Western Australia)的前任专员(2012—2017),西澳法律理论协会(Western Australian Legal Theory Association,简写为WALTA)的创始人与主席。

齐默尔曼告诉记者,“这非常令人难以置信,但也更坚定我与之抗争的决心,我将尽我所能来提高人们对活摘的认知。”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专家警告西澳或再遇供应链危机
西澳中国学生成“虚拟绑架”诈骗目标
珀斯机场第二跑道建设终获批
报告:珀斯周租低于400元房源几近消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