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辞任香港法院 英贵族:对华投资需三思

人气 719

【大纪元2024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采访报导)前香港最高法院(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勋爵公开自己辞职的原因后,英国男爵夫人、上议院议员海伦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表示,“(法官辞职)将在英国产生重大影响,任何(与中国)有经济利益的公司或投资者都必须三思而后行。”

上周岑耀信从香港终审法院辞职,本周一(6月10日)在英国媒体罕见高调撰文《香港法治岌岌可危》,他表示,香港“47人案”是他决定辞任的最后推动因素。

“47人案”是香港最大规模的《国安法》案件,2020年55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组织或参与立法会初选遭逮捕,其中47人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岑耀信认为,“这个判决在法律上站不住脚”。

英国上议院议员、男爵夫人肯尼迪6月11日给大纪元的邮件中写到,岑耀信是一位知识渊博的保守派律师,他的公开声明意义重大,任何跟中国有利益关系的企业都要以此为鉴。“过去几年,香港的发展出现了危险信号。”男爵夫人说。

2020年6月30日《港区国安法》生效,该法被用来针对民主活动。据香港政府称,截至3月8日,已有291名年龄在15岁至90岁之间的嫌疑人根据该法被捕。

香港政府在6月11日发表声明,对岑耀信的对香港法治的看法表示“强烈反对”,称其毫无根据。

图为英国男爵夫人海伦娜・肯尼迪(Baroness Helena Kennedy QC)。(图片来源:男爵夫人海伦娜・肯尼迪提供,摄影师:Robert Perry)

“迟到的辞职,总比不辞职好”

跟岑耀信一同从香港终审法院辞职的,是另一个英国法官郝廉思(Lawrence Collins)勋爵, 他简述自己辞职的原因是“香港的政治局势”。

周一(6月10日),香港终审法院的加拿大籍法官麦嘉琳(Beverley McLachlin)也宣布退休。她成为《港版国安法》颁布实施后,第9位离开香港终审法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

1997年英国将香港归还中国后,根据中英双方“一国两制”协议,香港将继续保持其自由和制度50年——包括表达自由和司法独立,目前香港终审法院仍有七名外国法官——三名英国法官和四名澳大利亚法官。

前香港区议员丘文俊先生6月11日告诉大纪元,他欢迎两位英国法官的辞职,并表示遗憾——如果他们当年能果断跟中共割席,就会造成更大的社会影响。

“现在离开都很迟了,如果这些外籍法官早在《国安法》实施之后,也就是在47人被滥捕之时,就能站出来、一起集体离开这个极权系统,那就会引发很大的国际关注,也会给中共更大的压力。”他说。

“不过,对于两位法官今日的言行,我都表示欣赏,迟到的辞职也比没辞职好啊。”他表示。

香港监察共同创办人兼行政总监罗哲思(Benedict Rogers)和香港自由基金委员会(简称CFHK)的公共事务经理方雅雯(Alyssa Fong)先后对大纪元表示,欢迎两位英国法官退出香港法庭,也希望他们早就应该这样做。

一些继续留在香港终审法院的法官也进行表态,6月10日在伦敦举行的律师公会会议上,廖柏嘉勋爵(Lord  Neuberger of Abbotsbury)表示自己将继续留任香港终审法院,他不认为岑耀信和郝廉思的辞职是错误的,并说自己明白“温水煮青蛙”,但是“水何时变得太热,个人感觉不同”。

中共操控香港司法判决

岑耀信在《金融时报》的撰文中,提出另一个主要问题:“如果中国(中共)不喜欢法院的判决,它可以通过北京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来推翻判决。”

这样的先例是在2023年发生的,当时备受瞩目的香港亿万富翁黎智英被起诉时,终审法院允许黎智英选择外国律师,但是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所谓“释法”表示——黎智英能否聘用外国律师,应该由特首李家超决定。

男爵夫人表示,“岑耀信勋爵说的,北京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通过不同的释法来推翻(终审法院)的决定,这完全准确。中国(中共)的监视和长臂,已经对香港的司法机构和律师产生寒蝉效应。”

她提到,香港的法律界误解地认为通过“温和”做法可以将赢得抗争胜利,“这不是中国(中共)统治阶级的运作方式”。

丘文俊表示,中共人大能够“释法”推翻判决,这对于香港人来说一点也不新鲜,“这种荒谬的作法,在过去几年来,在(香港)主权更换之后,历历在目,我们已经看惯了中共的极权手段。”

男爵夫人谈到,自己在英国议会提出对香港民主的关切,因此遭到中共报复,被列入了所谓制裁名单。“这意味着我不能前往该地区,也不能与那里的老朋友联系——因为担心危及他们的安全。”

美国制裁的影响?

香港47人案件在5月30日宣判后之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谴责这些判决,并在报告中呼吁拜登政府,制裁这些政治起诉的法官和检察官。

美国国务院5月31日表示,美国将对中共和香港官员实施新的签证限制,旨在回应香港法院援引《国安法》判定14名泛民主派人士有罪。美国谴责这些判决出于政治动机,并敦促香港当局立即放人。

岑耀信肯定了香港法官受到美国制裁的可能性,但他表示香港法官中大多数都受人尊敬,并具有普通法的自由思想,只是他们不得不在中共制造的“不可能的政治环境”中工作。

香港前区议员、现流亡港人团体 The Hong Kong Scots发起人郭子健先生告诉大纪元,他认为当下的外国法官辞职潮,跟美国制裁也有一定关系。

“美国的制裁是真的,不是说说而已,这些法官要为自己打算,给自己留后路”,他说,那些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如董建华、梁振英等,甚至包括被美国制裁的林郑月娥,他们退休后还得到中共的保护,可以领钱,也有自己的‘前行政长官办公室’。

“他们(法官)跟香港高官不一样,如果被美国制裁,他们就没有退路了。”他说。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受威胁

而香港终审法院设有海外法官的安排,是《中英联合声明》保证司法独立的协定,海外法官辞职潮将会影响司法独立及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郭子健说,由于《国安法》的逻辑很多灰色地带,会导致外国企业对香港法治丧失信心,从而损害香港的国际地位。

“比如哪些言论触犯了煽动政权的底线,这个没有客观标准, 没有可以供参考、讨论的地方,外界不知道红线在哪里。”他说,“外国在港企业等,也不知道怎么去拿捏这些情况,这种乱象无法让外国企业和机构安心(运作)。”

丘文俊表示,按照中共极权本质,它一定会对那些争取民主的香港人士进行秋后算账,“在这个极权统治中,我们只能默默祝福,祝愿所有有良知、有公义的人平安。”◇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港小学人文科分六范畴 需学习国安法
独家专访查锡我:见证廉署塑造香港文化
港初选案|陈文敏:或许是《基本法》违反《国安法》
两英国法官为何与香港法院切割 一文看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