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访澳期待战略伙伴关系 专家:很难

人气 735

【大纪元2024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安平雅坎培拉报导)6月16日下午4点多,中共总理李强抵达访问澳洲的第二站——堪培拉,准备周一与澳洲总理阿尔巴内斯进行会晤。李强在首站南澳阿德雷德时声称中澳关系重回正轨,并期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战略安全专家认为,因中共没有信誉,想通过经济利诱,统战方式拉拢澳洲,分化西方民主国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李强称中澳恢复正常关系 专家质疑 

李强周六从新西兰抵达南澳的阿德雷德,展开对澳洲的四天访问。中共驻堪培拉大使馆发消息称,李强表示,两国关系在经历波折后重回正确发展轨道,并声称期待与澳洲发展“一个更加成熟稳定、更加富有成果的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此前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林健也表示,李强和阿尔巴内斯先生将讨论双边关系现状,以及 “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并称以此次访问为契机,加强高层交往,也提到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而澳洲总理也在《澳大利亚人报》上撰文称,在其政府外交作用下,挽救了两国的贸易关系,使中国对一系列澳大利亚出口商品价值200亿澳元的贸易禁令得以撤销,并强调此举重要性,及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的资源在中国经济转型和地区的增长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财经专家吴嘉隆先生向大纪元表示,当初澳洲说要独立调查病毒来源,中共生气后,它本来就要控制外汇开支,“就藉这个理由不买澳洲的龙虾、红酒、牛肉、煤炭等。澳洲就把这些卖给其它国家,其它国家再加一点钱转手卖给中国。那中共自己付钱当冤大头。”

他以澳洲煤炭为例说,澳洲的发电煤非常优质,中共不跟澳洲买,就去跟马来西亚、新加坡买,然后他们去跟澳洲买,转手卖给中国赚差价,中国经济搞成这样子。

他强调,现在中共自己讲话没有信用,不值得信赖,所以澳中要想恢复关系很难。

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向大纪元表示,这是中共另外一个经济的诱因,想利用经济,市场武器化,来裂解西方民主国家的团结。“中共现在寻求的是把澳洲当作突破口,但澳洲在疫情时也曾被中共经济制裁,所以如果澳洲政府真的跟中共形成所谓战略伙伴关系,这个可能性我觉得是比较保留。”

他分析,目前连欧洲都要对中共的一些产品提高关税,如果澳洲真的被北京说服成为所谓伙伴关系,“尽管可能实质的意义不大,不过我觉得这种机会不高。因为在欧洲,中共之前是用‘一带一路’,包括立陶宛、意大利,原本是对中共采取比较经济合作的态度,现在都完全颠覆。所以我想澳洲跟中共建立所谓战略伙伴关系的机会要审慎去看待。”

而国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钟志东认为,中共解除对澳洲农产品等的禁令,就是所谓的经贸正常化,对双方经贸是有利的,而经贸议题跟安全议题要分开看,是不一样的。

专家:澳洲朝野达共识 与中共的战略竞争关系未变

钟志东认为,中共跟很多国家都有所谓的战略伙伴关系。中共希望通过这种所谓的战略伙伴关系,来强化它跟相关国家的安全议题,不过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以安全议题来讲,即使是工党总理阿尔巴尼斯,相较之前的总理对中共的态度比较缓和,不过他在当选后,对中共(执行)战略竞争的路线没有改变。

图为2017年4月26日的一次在韩国首尔东北65公里处举行的美韩联合军演。图片与本文内容无关。(JUNG YEON-JEAFP / Getty Images)

“他强化跟西方盟邦伙伴的合作关系,来维护印太区域的和平稳定。具体的作为最明显,他要延续AUKUS,要跟美国和英国兴建核潜舰的计划没有改变。”

他强调,澳洲兴建核潜舰,它最主要就是积极跟美国配合,然后在整个印太地区反制中国的扩张主义。在四方会谈时,澳洲积极配合美国,推动四方安全对话,希望形成一种区域安全对话的机制,反制中国在区域安全上的挑衅。

吴嘉龙也认为,“澳洲现在也要介入南海,澳洲要引进美国的核子动力潜舰,澳洲在军事上加入美国、日本这边,然后在经济上逐渐摆脱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中国现在发现要回头补救,哪有那么容易?”

专家:中共借助中澳友谊破除美国的围堵 没有用

钟志东认为,中共处心积虑想形成一种形象,“就是现在在美欧西方国家的经贸制裁之下,跟澳洲的经贸关系能够恢复正常,希望能够来展现突破美欧整个贸易围堵的策略之一。”双方希望能够在所谓的这种政治经贸分离的状况之下,来改善彼此的经贸关系。

苏紫云也认为,“中共就是一直想用这种类似统战的方法去裂解西方民主国家,这个部分我相信美国会提醒澳洲。”

中领馆临时包食宿请亲共侨社成员堪培拉欢迎李强到访。(骆亚/大纪元)

他认为,中共的经济客观上确是面对很大挑战,“第一个是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第二个是中共的人口红利结束,联合国统计中共65岁以上的人口已经到14.9%,60岁以上的可能到19.8%,所以中共面临这种影响,经济发展未来前景相对是有限的。”

吴嘉隆认为,中国经济领域就算有人才也没办法发挥,都给中共政治干预了。“现在李强也不过是执行任务、摆个姿态,交差了事,根本没有效果。”

法轮功团体在李强从坎培拉机场到酒店的途中,展示横幅表达诉求。(骆亚/大纪元)

吴嘉隆认为除了地缘政治的因素之外,中共不愿意负责导致与其交易的国家吃亏,比如德国重要的汽车业,“想卖车子到中国市场,结果中共反而把电动车卖去欧洲,打击德国的汽车业。现在大家都搞清楚了,跟中共做生意吃亏嘛。”

他形容,中共就是一个巨婴症,“要你负责任的时候,你说你是小孩,平常出来耍大个儿。说你是大个儿、第二大经济体要这个要那个,等到人家要你承担国际责任,不行我是婴儿,玩这一套。”

2024年6月17日清晨,法轮功学员在李强下榻酒店附近打起真相横幅。(李丽欣/大纪元)

今年4月,毕马威和悉尼大学发布的报告《揭开中国对澳投资的神秘面纱》显示,2023年,中共对澳投资下降了37%,降至只有8.92亿美元(13.6亿澳元)。除了2021年疫情的特殊时期,这是自2006年以来的最低投资水平。

而美国总统拜登6月4日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说,“中国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此前也有不少专家认为中共经济严重问题超逾想像,拖垮政权。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北京解除对澳牛肉禁令 澳总理:澳农大胜
澳洲命令中国相关投资者出售稀土矿商股份
法轮功集会 吁澳洲制止中共迫害 政要声援
前特工首次现身法轮功集会 再揭中共黑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