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溪笔谈》: 闻乐起舞的虞美人草

作者:谭梦溪
一个叫桑景舒的高邮人(今杨州附近),天生就能识别各种各样的声音,尤其精通乐律。他能从百物所发出的声响中,推断出祸福。(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人常说花通灵性,那么草是否也像花一样有灵性呢?当今有一个叫巴格思特的美国科学家发现牛舌兰花像人一样有感情。一千多年前,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讲述了一个虞美人草闻乐起舞的动人故事。

一个叫桑景舒的高邮人(今杨州附近),天生就能识别各种各样的声音,尤其精通乐律。他能从百物所发出的声响中,推断出祸福。

他听说有一种虞美人草,一旦听到有人弹奏《虞美人曲》时,它的枝叶会随着乐曲舞动,而当它听到其它的曲子时,则毫无反应。桑景舒决定一试。他找到了这种草,为它演奏了一曲《虞美人曲》,草果然能随着音乐跳动,与传说的一样。经过一番钻研,他发现《虞美人曲》的音律是吴音。于是,他就用吴地的音律作了另外一首曲子。当他为虞美人草弹奏这支曲子时,虞美人草居然照样翩翩起舞,于是他为此曲取名《虞美人操》。《虞美人操》与《虞美人曲》的声调完全不一样,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乐句相似,可虞美人草依然能随着乐曲舞动,桑景舒由此断定,这是由于它们的音律相同的缘故。

沈括称赞他“其知者臻妙如此”。景舒后来中了进士,位及州县官。当时《虞美人操》在江吴颇为盛行。人们也弄不懂它为什么是吴音。

【原文】高邮人桑景舒,性知音,听百物之声,悉能占其灾福,尤善乐律。旧传有《虞美人草》,闻人作《虞美人曲》,则枝叶皆动,他曲不然。景舒试之,诚如所传。乃详其曲声,曰:“皆吴音也。”他日取琴,试用吴音制一曲,对草鼓之,枝叶亦动,乃谓之《虞美人操》。其声调与《虞美人曲》全不相近,始末无一声相似者,而草辄应之,与《虞美人曲》无异者,律法同管也。其知者臻妙如此,景舒进士及第,终于州县官。今《虞美人操》盛行于江吴间,人亦莫知其如何为吴音。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山,云
    从记载中可以看到传说的尸毗王墓其实就是一个巨人的坟墓,从“胫骨长二尺余,颅骨大如斗”来看这个巨人的身材大概是普通人的两倍多。
  • 江浙一带有一个人叫郑夷甫。他少年有为,令人羡慕。嘉祐年间,在高邮做官。后来遇到了一个有功能的人,可以推算人死的时间,没有不准的。郑夷甫叫他一算,原来自己只能活35岁。他一下子就开始感伤起来。有人劝他学一学《老子》或是《庄子》来给自己宽宽心。后来听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和别人谈笑中而圆寂。郑夷甫听了感叹说:“我不能长命百岁,那也要象这个和尚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到了那个日子前十天,他四处走亲访友道别。到了那一天,他沐浴更衣,来到屋外的一个亭子里,亲自叫人打扫烧香。就在挥手指画之中,突然就死了。
  •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 阿胶
    编者的话:现在的人都认为现代科学很发达,是古人难以想像的。但从宋朝沈括所着《梦溪笔谈》中记载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的发现和成就来看,事实并非如此。通过介绍《梦溪笔谈》,我们与读者分享中国古代科学的成就。
  • 北宋科学家沈括在其巨著《梦溪笔谈》第二十一卷《异事异疾附》中描述了一件奇事,其中所述的湖上明珠不由得不让人想起今天被广泛关注的飞碟。
  •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 多方会医的局面,因此造成医者的对立与竞争。尤其当医者的诊断与治法时而南辕北辙,医疗场面遂变成众医者的唇枪舌战。有次吴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药,就要跟其他医生辩论一番,“几欲呕出心肝”。
  • 传说史上修道之人,身居深山老林,佩戴五岳真形图,山中的魑魅、妖毒等邪物不敢靠近修行者。寻常的世人佩五岳真形图,渡江海、入山谷、走夜路等,一切魑魅魍魉、水怪、山精等都会全部隐遁,不敢现身加害。
  • 凡玛瑙,非石非玉。中国产处颇多,种类以十余计。得者多为簪度、钩(音扣)结之类,或为碁子,最大者为屏风及桌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