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学长(18)

弱水三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8日讯】苏琳的生日快到了,看她最近心情总是处于低潮,于是我拉着学长陪我去选礼物,希望能带给她一点点快乐。

学长骑车载我到公馆去逛,逛着逛着到了一家雅致的礼品店前,学长对我说:“我和阿霖上次在这里看到一个很漂亮的音乐盒,我想说不定苏琳会喜欢。”

“什么样的音乐盒啊?”我好奇地问。

“老板说是从英国来的,盒面上画的是乡村的田园景致,里面的音乐是”The way you are”,嗯,我不太会说,你看了就知道了。”学长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道:“那个时候我们还说,要是有一天我们有了心上人,就要把这个音乐盒送给她。所以我原本打算买来送你的,不过听你说苏琳的心情这么不好,她又是你最好的朋友,我还是忍痛割爱好了。”

“嗯,你有这份心意我就很高兴了。”我挽着学长的手臂,又靠他更近些。

我们推了门进去,在架子上找了又找,就是没看到学长说的音乐盒。

“奇怪…难道被卖掉了?”学长困惑地搔搔头。

“你们在找什么?”老板带着亲切的微笑过来询问。

“一个有田园图案的音乐盒,里面的音乐是”The way you are”。”

“啊,那个呀…才刚被卖掉咧。”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下午咩。”

我和学长一阵无力,看来我们和那个音乐盒是无缘了。

我只好另选了一只可爱的小熊布娃娃给苏琳,希望她会喜欢。

回到寝室,苏琳果然如我预期地在那儿发呆。

“Surprise!”我将包装得很精美的小熊布娃娃递到苏琳面前。

“喔…谢谢,这是什么?”苏琳回过神来,将包裹拆开:“哇!好可爱的小熊!”

苏琳抱着小熊,脸贴着它说道:“你们都对我好好喔。”

“我们?还有谁呀?”

“我学长啊,他送了一个音乐盒给我。”苏琳指指桌上。

我往她的桌上一看,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来了,那个音乐盒的盒面上竟然是英国乡村田园的图案,这该不会就是学长跟我说的那个音乐盒吧?

“借我一下。”我拿起了音乐盒,转了几转,盒中流泄出”The way you are”的音乐。

“晋霖学长拿这个给你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我试着问。

“没说什么,好像就是叫我笑一下吧,说我笑的样子比较好看。”

妈呀~我赶紧跑到寝室外拨了电话给学长,告诉他这件事。

“什么?阿霖他喜欢苏琳喔?”学长的语气听起来比我讶异两百倍:“靠,这小子真不够意思,竟然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件事!”

“不过也不一定是这样嘛,或许他跟我一样,只是想让苏琳开心一下。”

“是真是假等一下就知道了!”

我还没来得及叫学长先别冲动乱问话,他就给我把电话挂断了,真令人有些着急。

回到寝室,苏琳还是在那儿发呆。

我想我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一切顺其自然吧。

大概到半夜的时候,我才接到学长的电话。

“你问过晋霖学长了吗?”

“嗯。那小子,五罐台啤下肚才肯给我说真话。”

“那…?”

“是真的。阿霖他根本就是对他学妹一见钟情。”

“可是他都没有什么行动啊。”

“他的个性太温吞了,凡事都要慢慢来,好了吧,现在只有哭的份儿了。”

“他真的那么喜欢苏琳吗?即使知道她有了男朋友还…”

“嗯,他很死心眼的。”

“唉,真是可惜,我觉得晋霖学长是很好的人,要是他早点说就好了。”

“千金难买早知道。”

这是我们的结论。

※ ※※※※

寒假到了,我和苏琳要抛下台北的一切,回家等过年,而学长也要回他高雄老家。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不能看到学长,真令人觉得有些寂寞呢。

不过回家的感觉很好,再怎么说还是家里舒服。而且我跟学长每天都会通电话,也会寄E-MAIL,所以相思之苦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寒假的某一天下午,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心血来潮地拨了通电话给学长,结果是徐妈妈接的。

“伯母你好,请问世杰学长在吗?”我尽可能有礼貌地说。

“不在ㄋㄟ,他和小恩出去了。你是他学妹喔,他回来我再叫他打电话给你。”

小恩?谁是小恩?咏恩学姐吗?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我发呆过头了,徐妈妈不耐地催着。

我鼓起勇气询问:“请问他是和我们系上的谢咏恩学姐一起出去的吗?”

“对啦对啦。”

我最害怕的事,竟然变成了事实,这叫我情何以堪!

眼泪开始扑簌簌往下掉,又痛苦地不能呼吸了。

我抓起电话,拨了学长的手机号码,一遍、两遍…十遍,听到的却都是:“您拨的号码现在未开机,请稍后再拨…”

我求援似地又拨了苏琳的电话,希望她一定要在家,不然我真的不晓得要怎么办才好了。

电话响了十几声没人接,我坚持着不肯挂掉,最后终于接通,听到了苏琳的声音。

“喂,小琳子吗?…”我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生圈。

“小宁子?呵…人生真的好没意思喔。”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