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遗录’原文破解(六十)下

第六十篇 甲 乙 歌(下)
金刚山人口述 南师古代传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气: 7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3日讯】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为   鸡龙山上甲乙阁

重大责任六十一 六十一岁三五运 名振四海谁可知

鸡龙山上甲乙阁 紫霞贯日火虹天 六十一岁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来 左冲右突辅真主 所向无敌东西伐

沙中纷贼今安在 落落天赐剑头风 天门开户进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为”——此两句是主要指修炼界的一些人。“心欲花花守”,本意这些人也不是想搞什么干扰的,故“心欲花花守”。“花花”韩语发音为“直” 与“正”之意。也就是说,本来他们的出发点或本意是想把事情办好,但“言何草草为”。“草草”韩语发音为满腹牢骚而发难之意。“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为”,本意是想把事情办好,但为何牢骚满腹而向人家发难呢?此两句中,前句为“花花”,后句为“草草”,形成鲜明的对照,“格庵遗录”中诸如此类的韩文(汉字字意与韩文发音)妙用竟然达到了炉火纯青之程度,实为笔者敬叹不已!

“鸡龙山上甲乙阁 重大责任六十一 六十一岁三五运 名振四海谁可知”——本段落十几句中最难解的也许是“六十一”。谁是“六十一”,何为“六十一”?笔者也曾根据有关资料联想过两个人而随即否定。一说为“六十一”为“辛”。破字“六十一”则“辛”字不错。那么有的人自然会联想到除柳庆桓先生之外,最早破译“格庵遗录”的辛侑承先生,但本篇明确指出“六十一岁三五运”即此人为真主之运,显然不是指辛先生。

那么创业期之后的“辰巳真人”为辛丑生,与“辛”关联,但“六十一岁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来”表示此人与渡南来之人一道是属于创业期最早的人之一。韩国创业期有两位主导人物,此“六十一”不是渡南来之人,那么显然就是“江南第一人”。但是为什么命名为“六十一”,“六十一”究竟是何意?六十为甲子, “甲乙”在本预言书里是指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一”为始、为首。笔者认为所谓的“六十一”正是韩国初期法轮功修炼界代表人物。由此解之秘,将茅塞顿开。

“鸡龙山上甲乙阁”是指修炼界,“重大责任六十一”,此人的责任是极其重大的。 “六十一岁三五运 名振四海谁可知”,由谁可知此人就是韩国创业期的“真主” (“三五运”),又由谁可知他将“名振四海”呢?随着修炼界的发展壮大,作为其代表的“鸡龙”即“江南第一人”的知名度日益提高而“名震四海”。

“鸡龙山上甲乙阁 紫霞贯日火虹天 六十一岁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来 左冲右突辅真主 所向无敌东西伐”——“鸡龙山上甲乙阁”意指修炼界,实质是指韩国的弘法事业,“紫霞”(佛家指“紫霞”为“佛之光明”)意法轮图底色,实质是指法轮大法修炼界如同“贯日”而“火虹天”象征着红红火火,欣欣向荣之景象。“六十一岁始作立”,其间“六十一岁”韩国修炼界之代表开始产生并逐渐确立地位。“走肖杜牛自癸来”,“走肖”为“赵”,是指“赵氏伽倻”即渡南来之人。

“杜牛”何意?笔者不敢苟同辛侑承先生对这一句的整个解说,但十分赞赏将其“杜牛”破译为“牢”字。即“杜”有“杜门不出”之成语,而将“杜门不出”之“门”与“牛” 字合字则成“牢”字。那么“牢”之何意?是指靠得住之意。“自癸来”指来自北方中国。至此,“走肖杜牛自癸来”一句之真意跃然纸上——有一个被江氏迫害的大圣人弟子,此人能够开拓与主导韩国创业期弘法大业,是可以靠得住的人(也包含其个性表现强硬的一面),他来自北方,此人正是“渡南来之人”。将此与前一句“六十一岁始作立”相联,可能暗示韩国修炼界代表的产生与此“自癸来”之人有关。“左冲右突辅真主 所向无敌东西伐”,此“自癸来”的“渡南来之人”,左冲右突辅佐真主“六十一”。

“沙中纷贼今安在 落落天赐剑头风 天门开户进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此四句是指修炼界里闹分裂之人,别看他“今安在”,早晚定会淘汰掉的。对此笔者不予细解。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来     先天次觉甲乙阁

时乎时乎不再来  木子论荣三圣安  走肖伏剑四祸收

非衣元功配太庙  人王孤忠哀后世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势  先进有泪后进歌   白榜马角红榜牛

坐三立三玉玺移  去一来一金佛头   俗离安坐有像人

德裕唤起无须贼  山北应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变

谁知江南第一人  潜伏山头震世间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松开 名振四海六十一岁 立身扬名亦后卧

非三五运云霄阁  六十一岁无前   可怜可怜六十一岁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 六十一岁成功时  大厦千间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时  原子化变为食物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来”——“人皆弓弓去”,当今万年不遇的大法大道(法轮功)正在弘传,而迷于世间利益中的人们却不屑一顾(“弓弓”韩语发音为示意大摇大摆走过去的形容词)失去这千载难逢的唯一机运;而“我亦矢矢来”,而我却悄悄地来得法入门(“矢矢”韩语发音为“悄悄”之意)。

“先天次觉甲乙阁 时乎时乎不再来”——先要晓得先天之理,然后才可觉法轮功修炼界(“甲乙阁”),就是当今盛传法轮大法是天运所定,只要知晓其天意,方可知法轮大法。

“木子论荣三圣安 走肖伏剑四祸收 非衣元功配太庙 人王孤忠哀后世”——“木子论荣三圣安”,“木子”合字为“李”,是指大圣人为李氏;“荣”字繁体上部笔划为两火,意光辉夺目;“三圣安”,“三圣”即为佛、道、神,“安”即三圣之安。首句字意为李氏大圣人光荣无比,三圣才得以安然,而其真意为李氏大圣人是三圣之主,天上“王上王”。

“走肖伏剑四祸收”,李氏大圣人即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是主佛,只因人迷,只因世间邪恶之败坏,竟敢镇压法轮功,恶意造谣中伤法轮功创始人。然而,被迫害出走(走肖)的大圣人为众多弟子、为世间众生承受世人难以知晓的种种迫害与压力,形同“伏剑”将“四祸收”,体现出大圣人的大慈大悲。此处大圣人为众生“伏剑四祸收”的内涵好像不仅仅是表现在人世间的事情,还包含着另外一些空间世人难以得知的事情。

“非衣元功配太庙 人王孤忠哀后世”,“非衣”不追求物质之意即修炼,将其修成拥有的元功都献给“太庙”,也就是用他自己洪大的慈悲将自己的一切,包括“元功”,都献给为救度宇宙众生而创建新宇宙上;然而,却遭到邪恶的镇压,此“伏剑四祸收”唯大圣人李洪志先生之外他人所不及的“孤忠”,令后世为之哀叹!显然神人在此为大圣人遭受镇压而满腔悲愤。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势 先进有泪后进歌 白榜马角红榜牛”——“非上非下亦非外”,此句已在“胜运论”篇中解过,说此大圣人“非上”,的确他非是达官贵人、名人学士之辈;“非下”他却拥有世界几十个国家一亿多弟子,他的名字与法轮功传遍世界每个角落,没有一个名人、没有一个学者像他那样有那么大的影响力;“非外”,并非因此而属于其他太空之人,而是有人身的世间之人。

然而,在世人看来“非上非下”的人正是“郑道令”,正是降世救度众生的主佛!因而,别看邪恶今日仍在疯狂地镇压法轮功,但邪恶末日已临,法轮功平反指日可待。因而人们须 “依仁依智”,切不可助纣为虐,协从当今中国即将退位的最高当权者参与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修炼者的勾当。谁要是那样去干,就是谁的罪,那等于是自掘坟墓。“先进有泪后进歌”,故法轮大法修炼的整个历程是以先苦后甜安排的,先得经受种种苦难与磨难成“天地否”卦,此后便成“地天泰”卦,呈现万事亨通之大好局面。“白榜马角红榜牛”,“榜”为告示,那么在论其伟大的历史进程之中,告示(榜)世人什么呢?

告示“白马”、“红牛”。何意?也可说乾马坤牛为先天与后天,其实道出了两个人,即大圣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与他的助手韩国(朝鲜)佛。大圣人寓“白马”,韩国(朝鲜)佛寓“红牛”。关于末世圣人出世,在“圣经”中也提到“两支蜡烛”、“两棵橄榄树”,预告世人将出两位圣人救度苍生。当然主角是大圣人,韩国(朝鲜)佛是配角。但谁是韩国(朝鲜)佛,他作为大圣人的助手所起的作用是什么?……对此,“格庵遗录”含而不露,笔者也不敢妄言如何。

“坐三立三玉玺移 去一来一金佛头”——“坐三立三”破字为“田”字,就是 “格庵遗录”举三个历史时期之中属于第三个历史阶段,即当今人们修炼的代名词,就是法轮大法修炼。那么“坐三立三玉玺移”其意明朗,当韩国十年创业期结束而转入大发展时期时,修炼界负责人将会易人。

“俗离安坐有像人 德裕唤起无须贼”——“俗离”是指韩国中部地区的俗离山,偏靠闻庆市,位于闻庆市与清州市之间,并与大田形成三角。“安坐”安然而坐,“有像人”有其肖像之人,俗离山地区将出“辰巳真人”。“德裕唤起无须贼”,“德俗” 即德俗山,其位于大田市、大邱市、全州市三角形的中心地带,故很难判定将从哪个城市出“无须贼”。

“山北应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变”——此两句体现了“格庵遗录”“隐头藏尾 上下迭乱”的一贯作法,描述当今与今后弘法历程之中,突然插入两句前两个历史阶段。 “格庵遗录”共讲述三个历史时期即“三秘”,“山北应被古月患”,讲述第二个历史时期清兵犯朝之事件,“山北”,“山”以位于韩半岛中部的金刚山为界,“山北” 即指韩半岛北部,即指中国东北清兵犯朝之患(“古月”合字为“胡”,“胡”为韩国人对清朝女真族之贬称),此事是指一六三六丙子年十二月九日清兵犯朝事变,故称此事变为“丙子胡乱”。

“山南必有人委变”,是指“格庵遗录”讲述的第一个历史时期之事变,“山南”即指韩半岛南部,“必有人委变”必然受到日兵侵犯(“人” 与“委”合字为“倭”,“倭”是韩国人对日本人的贬称,“变”指事变),此指一五九二壬辰年日本以“征明借道”为由侵犯朝鲜,故称此乱为“壬辰倭乱”。

“谁知江南第一人 潜伏山头震世间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松开 名振四海六十一岁 立身扬名亦后卧”——此处乃至本篇尾句都重点在谈论创业期韩国修炼界的代表“鸡龙”。此处十分明确地点到了此“江南第一人”就是“六十一岁”!“格庵遗录”论及创业期时,大量笔墨用在渡南来之人“伽倻”,常对这位“鸡龙”仅止于青蜓点水,然而,在本篇末尾也就是整个“格庵遗录”的收尾,用相当笔墨论这位 “鸡龙”,其用意是十分明确的。

虽然韩国创业期“十年指挥权”实则由渡南来之人行使,但如果没有此“鸡龙”作为代表的作用,创业期的使命单靠渡南来之人是完成不好的。因为“格庵遗录”在叙创业期历史进程中,显然以论渡南来之人为主,故在此提示人们不可淡忘创业期代表“鸡龙”功绩卓越。“谁知江南第一人 潜伏山头震世间”,由谁能知晓韩国江南即出自南部的负责人呢?由谁知此人名震四海呢?此“江南第一人”就是所说的“六千岁龙”、“六一”、“六十一”,是韩国创业期修炼界的代表。(朱子曰“天一生数,地六成之”,称此人均以为“六”,可谓有说道。)这里明确指出韩国创业期修炼界代表,不是出于首都汉城,而是“江南”即南部地区。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松开”,“其竹”韩语发音为“你”,“照样”等意,而“竹”既寓气节,又示“直”,因而“其竹”实际是指“正”,也就是只要你走得正,那么前路会“松松开”,“松松”韩语发音为如风如雨之类微微而动时的形容词,“松松”即顺通,在此示意步步顺开。此两句告诉“江南第一人”,你要是心底纯洁,走得正,那么前路会步步顺开的。

“名震四海六十一岁 立身扬名亦后卧”,创业期结尾韩国弘法事业将会有一个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位“六十一岁”毕竟是修炼界的代表,他的名声随着韩国弘法事业的发展而“名震四海”,他将“立身扬名”而完成创业期的历史使命后将退位。

“非三五运云霄阁 六十一岁无前程”——此“六十一岁”“非三五运”即不能成为十五真主而成“云霄阁”,或因其他事情不能继续当修炼界代表的话,将会“无前程”。

“可怜可怜六十一岁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此处“六十一岁”反目的“木人” 并非是大圣人,而是第二篇“世论视”末尾所述的“木人”。此两句其意明了而不予细解。

“六十一岁成功时 大厦千间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时 原子化变为食物”——这位“六十一岁”如果能克服上述问题,完成创业期历史使命而获得成功时,将成为“大厦千间建立匠”,他将拥有一个庞大的世界。当十二属相(“自子至亥”)之众多众生都能够得法而修炼,这些众修炼者们都可以功成圆满时,“原子化变为食物”,废除当今由分子,由原子构成的新天新地、新宇宙将脱胎而生。一句话,当“六十一岁” 成功时,他将功德无量。

纵观最后一篇“甲乙歌”,神人将“格庵遗录”结尾处落脚于韩国。并在此篇之首谈渡南来之人,末尾却论“江南第一人”,以首尾相合论其韩国弘法,显然是在强调韩国弘法整个历程之中,创业期的使命最为艰巨而关键。

二○○二年五月 初稿 十月修定

【注解】
“唵嘛”即母亲
阿只:孩儿
韩语“肇乙矢口”为叹词“好”
韩语“鸟乙矢口”为叹词“好”
“乙矢口节矢口”为叹词“好”,类似中国民歌里“哎咳呀,呀呼嘿 ”
韩语发音“出泷出泷”,即潺潺流水之声
韩语“生觉”发音即“所想”之意
韩语“藉狼”发音即“显示”之意
韩语“露”指俄罗斯,“米”指美国
韩语“怨雠”即“仇敌”之意
韩语“节不知”即“不懂事”之意
“解结”即“解决”
韩语“人间”即人
韩语“手苦”即辛苦
韩语“都沙工”即舵手
韩语“感格”即感激
韩语“役事”即做事
韩语“格情”即担忧
韩语“昆指昆指”即教给幼儿点掌心
韩语“作掌穹”即幼儿刚迈步时拍掌而喜之状
韩语“狼籍”即遍地散开之意
韩语“自罗”即长之意
原文“弓乙”之上各有“雨”字,即雨字与弓,雨字与乙上下结合合为一字
韩语“工夫”即学习
韩语发音“素砂立”即天塌下来也能升腾,意指逆境之中能获生
“坊坊曲曲”即所到之处
韩语发音“亚米打”即阿弥佗佛
冤雠:冤家之意
“端妆”即装扮
“藉藉”即弥漫
阿差:若不小心
堪当:承担
孽离矢口节矢口 孽思登登乃思岭:朝鲜歌舞里兴叹词

【后记】

“忠心趾望亲恩译 义理难忘正道传”

昨夜又有多少枫叶如火如血,千山万峰一篇篇无字的歌?……

此乃是命运还是天命?历经世间十几载众说纷纭而未曾揭其蒙纱的天书,今日终于露其“芦山真面目”,其貌巍巍,气度非凡,其容璀璨,光彩夺目。然由谁能知十几年前曾拜读某某先生对此天书破译时,尚不知甲子乙丑为何意的一个文人,如今在那么多人的逗号之后,却自信地落笔于句号(或许此句号还不够那么圆,甚至还不够三百六十度)。

其实,笔者早就破译“格庵遗录”“弓弓乙乙 ”为法轮功的法轮,大圣人“郑道令”就是法轮功创始人。然而,诸多原因,笔者未曾想过自己着手破译“格庵遗录”。

去年辛巳年五月中旬某一天写稿至凌晨,落笔时忽然回想起日前笔者从书店走出来时沉重的心情,时至今日十几年来尚无一人能揭开“格庵遗录”神秘的面纱,谁也不曾知晓何为 “格庵遗录”真面目。笔者忽然意识到,如果笔者不动笔,那么 “格庵遗录”这部伟大的预言书将继续被世间风风雨雨搞得面目皆非,被世人嘲弄甚至于被遗忘……一股强烈的道义感促使笔者立志完成“格庵遗录”破解。笔者边 着手搜集一些资料边破译,近两月时间撰写了本著作的一、二部与前二十篇原文破解。

但七月中旬起百事萦身而直到深秋未能落笔一个字,此后时断时续,到了今五月中旬才脱手初稿。但发现原文破译漏洞百出不说,显得十分苍白。无奈重起炉灶,自六月起时断时续,将近用三个月的时间,重新写作过半的原文破译,剩余的也大易其稿。故自去年五月至今年十月,约投入二百余工作日将“格庵遗录”(上、下册)破解搞到现在这种程度。

期间,通读 “格庵遗录”几十遍不说,翻阅了十几年来几乎所有“格庵遗录 ”破译本,包括搜集几十部(篇)各种预言书在内,阅读了百余部(篇)著作。如此显然需要大量的时间,又要抓紧完成几十余万字预言破译写作,笔者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蚕食原本每日不足六个小时的睡眠。或许外人是难以想像笔者是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从事写作的。在笔者完成此著作的过程中,最大的苦楚莫过于不容我专心致志地写作与未能拥有充裕的时间连贯性地破解,思路常常时断时接,令笔者叫苦不迭。

“格庵遗录”较之其他如“推背图”、“ 烧饼歌”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难度不大,而实际上比世上任何一部预言书的破译难度都大。破解她必须具备破解预言所需的几个基本条件之外,还必须把握整个六十篇的脉络,也就像导演把握剧本一样对每一个细节了如指掌,才能不入歧途,破而解之,解而明之。因为同样的词句或称呼因时而别,因地而别,因人而别之故,可以说处处是迷宫与陷阱。不论笔者其破解水平如何,十几年“格庵遗录”研究之中,在大多数秘语、隐语尚未正确破解的情况下,本著作是首次一句不落地予以破解而集大成。

由于笔者才短,破译“格庵遗录”边研究边写作,可谓 “日月量解”,笔者浑身解数才如此这般。其中,由于时间仓促,对“推背图”十几篇要点似的破译仅用一天一气呵成,肤浅自然不言而喻。再者,原拟定陈述韩民族文化所到之处都与法轮大法修炼紧密相关的计划,签于时间所限未能兑现,还有一些段落明知不尽人意却如此“亮相”,其云影漫过我的心谷,实在不能不是遗憾。

本“格庵遗录”破译即将问世之际,诚谢向笔者提供诸多资料的台湾洪吉弘先生与大邱权洪大先生。尤其大邱郑德熙博士在笔者除学术性之外的一些问题所困扰时予以笔者道义上的支持与鼓励,此事令笔者实在不敢淡忘。笔者相信曾鼓励并鞭策笔者撰写本著作的那些朋友们的一腔热忱,已溶化在本“格庵遗录”破译之中……

作一番劳作方知“粒粒皆辛苦”。在此谨向十几年来为破译 “格庵遗录”不辞辛苦的柳庆桓先生、辛侑承先生、朴舜用先生、姜德泳先生、具成谟先生、金自然先生、真阳先生、尹太弦先生、金铉斗先生等诸位致敬。不论其破译水平及效果如何,为广告大法大道已出, “无疑东方天圣出”的赤诚之心的确令笔者敬佩。

后记即临收尾,笔者丝毫没有昔日当完成一部著作时那样一种兴奋或欣慰,一种不可名状的负罪之感油然而生。此时此刻笔者脑海里浮现影片“舒特拉名单”结尾处的舒特拉,当经他挽救的数百犹太工人围过来目送这位救命恩人时,舒特拉却意外地发现戴在自己手指上的一条金戒指,他喃喃自语,一条金戒指本可以救一个工人的,自己为何将它戴在手上?……舒特拉发自内心的楚痛与忏悔伴随着凝重的音乐久久回荡在每个人的心谷……

而此时此刻笔者负罪与忏悔之情并不亚于当年的舒特拉,若是此书在前几年,哪怕是一年或半年前问世也该多好?!此在笔者今生今世数不尽的错误与罪过之中,将成为最不能原谅的罪过而铭刻在心底,在我生命的长河中,将无法泯灭这一楚痛-本“格庵遗录”执笔太晚了,本 “格庵遗录”脱稿实在太晚了……

昨夜又有多少枫叶在凌厉的寒风与霜打中呐喊,而由谁能读懂那枫叶如火如血的歌?……

二○○二壬午年十月 笔者 于紫霞岛(全书完)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以“田”意寓大法大道修炼,论“田”之形象是指法轮。用极其简明的句子,谈到涉及法轮功的几个问题。
  • 本篇为汉、韩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 “格庵遗录”篇幅最长的一篇。本篇是号召之文,号召韩国众生赶快从迷梦中醒来得法,针砭一切妨碍得大法之世俗观念,痛斥各种宗教与学者哲人、高官达人置大法而不顾,反而进行嘲笑之弄事。神人所言慷慨,语气激昂,犹如江河奔流,颇有气度,震撼着每个读者之心……
  • 本篇为汉、韩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 “格庵遗录”篇幅最长的一篇。本篇是号召之文,号召韩国众生赶快从迷梦中醒来得法,针砭一切妨碍得大法之世俗观念,痛斥各种宗教与学者哲人、高官达人置大法而不顾,反而进行嘲笑之弄事。神人所言慷慨,语气激昂,犹如江河奔流,颇有气度,震撼着每个读者之心……
  • 本篇“弓乙图歌”就是法轮图歌。本篇篇幅较长,没有从外在形象上多谈法轮,而是多从内涵上予以启迪。因为“三丰两白”之类早已在前边诸篇里解说,本篇基本上没有 “藏头隐尾”之费解之语,语言流畅而易懂。
  • 本篇篇幅较短,也是用隐语谈法轮与法轮功。共十一句组成的本篇,其中三句提及“公州”(韩语发音与“公主 ”相同),实则一语双关,即指法轮普度众生之意与指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诞生地——中国吉林省公主岭—— 兼而有之,并且明示此修道大法在世间弘传。
  • 本篇“歌辞总论”,顾名思义乃是总体性概括,虽然内容上尚缺两个方面的论述,但论述了诸多事情,比如从论“三秘论”入手,谈到了法轮、法轮大法及其修炼,末世败坏现象及三灾八难并起,痛斥儒士、西学之士歪理,针贬宗教之腐败。
  • 到了末世,人们丧失道德标准变得愚盲,举例的话,将国家兴亡视为草芥,唯利是图,拜金主义盛行;父与子为钱财而纷争;离婚风气风靡全球;情夫到处寻找猎物,寡妇竟然生产孩子;淫风大行,有夫之妻背其夫寻欢作乐,此乃正是末世。
  • 本篇主要谈论了法轮功与镇压法轮功两大阵营的大将人物与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谈到了镇压法轮功的主谋前世的一些情况,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 ”。此外,还谈及了日兵侵朝与朝鲜名将李舜臣将军。此后用不短的篇幅畅谈了法轮功修炼。
  • 本篇论“十胜”,其“十”也喻“ 一字纵横”,而“一字纵横”之意为天地之间纵之横之无所不通,即 “乾坤纵而六子横”,故“十胜”即大法大道即法轮大法。本篇论十胜也与论“两白”、“三丰”相同,强调“天理十胜 ”而否定“地理十胜”,并强调修心才是修道之根本。
  • 本篇是“格庵遗录”中,属于用易理重点论述法轮大法三个历史时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数秘”引路,探其弘法时期的三大脉络,展现了法轮大法弘传终将迎来“日光东方光明世”的历程。提示其生、长、成之路程是乃天运所定。本篇预言大圣人不久将访问韩国。另费一定笔墨讲述了“渡南来之人”的来历与他在韩国的作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