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家的大白菜“吃法”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5日讯】大白菜,古称菘。“秋末晚菘”古人就认为是美味了。也不知道打什么时候起,竟成了北京人冬天的“当家菜。大白菜也确实当得起这三个字,物美价廉,营养丰富,且耐贮藏。买上三百斤,够四口之家吃一冬。菜心好吃是不用说,就是菜帮子也可以剁碎了,包猪肉白菜大葱馅的饺子,十几年前,算是普通人家的盛馔了。
  
  北京盛产大白菜,吃法也特多。
  
  把嫩菜帮横着打上花刀,切成寸半细丝泡在凉开水里。白菜吃水,弯曲,显出刀花,仿佛凤尾的羽毛,故名凤尾白菜。吃前拌上糖醋,脆、爽口,冬天吃了可以败火。
  
  母亲爱做千层白菜。一层菜一层肉馅,码成厚厚的一叠,蒸熟食用。白菜极烂,菜汁、肉汁相互渗透,别有滋味。
  
  开水白菜是北京名菜,乍看好像一碗开水里养着几片白菜心。这个菜纯仗好汤。那一锅鸡汤,是用鸡脯肉砸成泥,放入鸡汤搅动,捞起,澄清过两次的。讲究汤里不见一点渣滓和油星。我每次制此菜,白菜都先被抢光——鸡汤煨入白菜,酥润甜爽中带着无比的鲜美。
  
  我最喜欢的白菜吃法却很简单,不过是白菜粉丝汆丸子,用砂锅。

  风雪夜归,端上这么热气腾腾的一砂锅,荤素兼备、有菜有汤,吃到后来,碗底里只剩少许米饭,舀两大勺汤泡上,唏哩呼噜吃下去,不仅果腹,还带来一身透汗。这种享受并不亚于在豪华的粤菜馆品尝鱼翅羹。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0-05 6: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