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徐静蕾接受专访 自称是“一个圆滑的人”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7日讯】昨天晚上,华亿传媒在昆仑饭店为刚刚在金鸡百花电影节上一举获得百花奖最佳女演员、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和导演处女作奖三个大奖的徐静蕾举办了庆功会。

  据中华网11月17日报道﹐导演赵宝刚、叶大鹰,歌唱家苏小明和张暴默等演艺界的知名人士及她电影学院的老师刘汁子均到场祝贺。另外,她执导的影片《我和爸爸》的剧组成员和将要开拍的影片《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部分演职人员也都出席了庆功会。对于大家的祝贺,徐静蕾笑着回应:“我没有那么好。我现在越得奖越心虚。”她说主流文化总是要体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精神的,她正好赶上了。

  徐静蕾的电视剧处女作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该剧导演赵宝刚说:“当时拍这个剧的时候,我就叫她徐老师,现在我依然称呼她徐老师。因为我拍了那么多电视剧,直到今天都没有拍成电影,而她现在都快拍了两部了。我希望徐老师在拍电影的时候也能想着我,因为我也想演戏。”而徐静蕾的老师刘汁子则说:“徐静蕾他们还在学校里时,我就对他们说,要做大气的人,要拿得起放得下。现在,徐静蕾无论做演员还是当导演拍戏都很踏实,我很高兴,向她表示祝贺。”

  据悉,《我和爸爸》将在贺岁档上映,《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将于明天正式开机。

  ★谈影片 首部作品我讨了巧

  记:姜文、张元、张一白等导演都在《我和爸爸》中客串,包括主演选择叶大鹰导演,这是出于商业的考虑吗?

  徐:不是。因为我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特别慢热。如果第一次拍戏去找完全不熟悉的人,就会觉得有很多不可预知的情况发生,会觉得到处都有危险,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我和爸爸》中我找的都是熟人,都是朋友,所以除非有太大的问题,否则他们在现场是不会与我发生一些分歧的,这是讨巧的地方。与叶大鹰合作,首先我觉得他非常符合我心中父亲这个形象,这部影片真正的主角是父亲,他有很多台词,表演要求很丰富;女儿的角色只是一个主观的视点。

  记:新片《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会不会也找熟人合作?

  徐:不会。因为现在我基本上知道拍一部电影是怎么回事,电影是一个合作的东西,必须有很多很优秀的人来帮你完成。即便是最好的导演,一个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我很高兴通过这部戏接触到很多优秀的摄影师、美术师,跟他们聊天会学到很多东西,跟一个见多识广的人聊天是非常愉快的。

  记:《我和爸爸》你一人又导又演,是不是会丢失很多细节?

  徐:是这样。如果给我更多时间,我不会丢细节。演员是一种状态,导演是一种状态,自导自演等于是游离在理性与感性之间的这么一种工作,这是需要给我一定时间来调整的。而且,如果把真实的东西表现给大家,就不可能是速战速决的。我最近新拍的这部电影周期就比较长,会弥补上一部的不足。

  ★谈拍片 导演不能把观众当傻子

  记:你觉得做导演最难控制的是什么?

  徐:经验、前期的准备等都是关键因素。拍《我和爸爸》时,我有很多遗憾:首先是我觉得演员最重要,而没给摄像创造出非常好的条件;二是我以为我了解镜头,当到现场时才发现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包括怎么营造一个电影的气氛,我都觉得我的能力有限;还有一个就是周期太短导致每个角色不容易进戏,而且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当导演一定要用很多的脑子去想,得有很多时间去琢磨,这个东西是不能取巧的。

  记:你觉得做导演最关键的责任在哪里?

  徐:我觉得一个片子能打动自己最重要,一百个人有一百种想法,你不可能打动每一个人,最诚实的做法就是先打动自己,才有可能打动别人。导演不能把观众当傻子,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没法让别人相信。

  记:你要拍《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了,你的状态与拍《我和爸爸》时有哪些不同?

  徐:我觉得《来信》才应该是我的第一部电影。《我和爸爸》的开拍很仓促,应该算是预热吧,所以下一部会很重要,压力很大。拍《我和爸爸》时我觉得什么都很容易,什么都懂。人无知时特别容易没有压力,稍微知道一点压力就开始多了。

  ★谈转型 我的生存状态改变了

  记:会放弃做演员,完全做导演吗?

  徐:这很难讲,以后不敢说,但现在不会。我喜欢演戏,如果剧本好演起来就很高兴,光为挣钱去演戏,会觉得没意思。说实话,拍戏也积攒了一些经验、名气,可以让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应该利用这些条件。

  记:从当演员到做导演,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徐:最主要的是生存状态的改变。做演员的时候很单一,很自我,主要工作是拍戏,不用参加太多社交活动。当导演、制片人后,送剧本、跟相关单位或部门商谈等成为了我的主要工作,我的角色变化了,理性和感性需要结合在一起。

  ★谈性格 我是一个圆滑的人

  记:很多人认为你演的角色很假。

  徐:这可能是我性格的原因。小的时候,电视里一出现又哭又闹的女人的镜头,爸爸就会把电视机关掉,他不喜欢。受他的影响吧,我也就不怎么爱大哭大闹,感觉自己是个挺圆滑的人,这种性格可能导致我在表演那些感情剧烈的戏时投入程度不够。我是一个很粗糙的人,家里的装饰也很少,不怎么精心。

  记:但你给人的感觉挺心狠的。

  徐:我也不比别人心狠到哪里去。每个人都需要一种坚韧的性格,否则就无法生存。

  记:导致你这种性格的原因是什么?

  徐:是周围人的潜移默化吧。小时候主要是受父亲的影响,长大后主要是身边一些朋友的影响。其实刺激性的事件对一个人的影响并不大。对我刺激最大的事是梁左的去世,当时根本不敢相信。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导致一个人的人生观改变。

  ★谈感情 爱情是你来我去的东西

  记:《我和爸爸》里有你对自己父亲理解的痕迹吗?

  徐:我描述的父亲与我现实中的父亲是很不一样的,但是我觉得人的情感有很多地方是共通的。这个片子里带有我对父女、亲情关系的一些理解。小时候就觉得爸爸是为教育我而存在的,感觉孩子永远是父母手里的玩具,当然现在这些想法都改变了。

  记:你怎样看亲情与爱情的不同?

  徐:亲情是剪不断的,而且是没有选择的。爱情则是你来我去的东西。我觉得现在的爱情都是斤斤计较,《我爱你》就是个典型的代表。我爱你有多少,你爱我有几分,就像一种交易,双方没有责任在里头。我很喜欢那种理想主义的爱情,这也是我要拍《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原因,它讲述的就是理想主义的爱情。(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1-17 1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