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侯杰 : 归根结底﹐你太蠢了﹗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8日讯】2001年7月﹐国际奥委会成员投票决定新一届奥运会的举办地﹐北京中选。当电视直播公布结果时﹐我听到窗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继而﹐街上的汽车笛声响成一片﹐好像整个北京城都在过节。电视上的人们都癫狂了。街上的人们也癫狂了。
似乎北京奥运申办成功意味着中国人民能从中得到莫大好处一般。但是﹐我反复地问自己﹕奥运会和普通百姓有关吗﹖

整个北京城能保持清醒头脑的人似乎不多。但我算是一个。彼时﹐我站在窗前﹐看着排成队的的士﹐看着高举红色的缀有五颗黄星星的旗子中﹑青年人们。我在想﹐这些明显生活在生活底层的人们啊﹐奥运和你们有关系吗﹖就在此时﹐有人在五星级的酒店里﹐举杯相庆﹐因为他们看到了即将平地而起的奥运场馆将为他们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也有人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里举杯相庆﹐因为他们看到了奥运的主办为他们的仕途带来的晋昇机会﹔还有人在装修豪华的私人别墅里举杯相庆﹐因为他们看到了工程“招”﹑“投”标中暗箱操作可以为他们带来的巨大的个人回扣。在中国这个已经是利益集团治国的体制下﹐奥运无论是从政治﹑还是经济上看﹐似乎都与普通百姓没什么关系﹗

不﹐似乎也有关系﹕对于北京城里及奥运场馆选址区的人来说﹐奥运工程修建之日﹐就是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园之时﹔对于外地居京的人来说﹐奥运举办之日﹐就是他们被驱离北京之时。我清晰记得第9届亚运会在北京举办的情景﹕外地居京人员被驱赶﹑收容﹑遣送﹐外省人员不得进京。亚洲运动会对于北京以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外地人驱逐运动会”。

如果说亚运会时对于亚运村选址所在的北京朝阳大屯乡地区村民而言﹐亚运工程拆迁补偿款还给他们带来了实惠﹐那今天的奥运工程选址区内的居民﹐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为﹐经过多年的磨合﹐政府和开发商已经对于拆迁工程的成本和利益有个更清晰的理解和认识。拆迁补偿费早已经是今非昔比了。我可以预见﹐北京底层的百姓﹑外地居京人员﹐别看今天笑得欢﹐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哭诉都无门。

没等到奥运召开﹐很多北京人就开始哭了。随着奥运工程的迅速展开﹐随着为迎接奥运而开始的北京城市形像改造﹐北京城内﹑城外迅即开始了大规模的拆迁。其结果﹐我们看到了一幕幕的强制拆迁的悲剧在北京城上演。北京市委﹑市政府门前﹐每天聚集着大群的因为拆迁上访的北京市民。一片片的房屋在室内物品尚未搬出的情况下﹐随着推土机的轰鸣被夷为平地。我不知道被强制拆迁的市民和每天麇集在市府门前的北京市民﹐有多少人在两年前的那个夜晚为奥运申办成功欢呼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对两年前的狂欢和今天的悲惨境遇的关系是否有所认识。总之﹐他们在为自己的愚蠢支付代价。

有北京为先﹐各地纷纷效法﹐强制拆迁迅即遍及全国。终于﹐我们听到了南京玄武湖邓府巷居民抱住拆迁干部自焚的消息。终于我们听到了安徽朱正亮在天安门自焚的消息。最后﹐我们听到了北京居民自焚的消息。

当一个个自焚消息传来时﹐我所认识的一些外地居京的人员﹐以事不关己的态度谈论﹑甚至调笑自焚的拆迁户是“钉子户”﹐ 是钻拆迁政策空子而未逞。我像两年前鄙夷为奥运申办成功而欢呼的北京市民一样﹐鄙夷这些暂住北京的外地人──强制拆迁没伤及你的利益﹐你自认为有资格去嘲笑北京拆迁户﹐去批判他们的自私。但是﹐别急﹐有你哭的时候﹕到“奥运”开幕之前﹐那时的倒霉蛋的就该是你了﹗因为﹐外地人必须离京﹗虽然今后可能没了收容遣送制度﹐但是﹐我相信﹐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一定能想出新的﹑驱赶外地人离京的办法。

兄弟﹐到那时候﹐我们又该说你什么呢﹖人啊﹐自己活得不明白﹐就时常让旁人产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感。唉﹐真是没办法﹐奥运来了﹐你笑了﹔拆迁来了﹐你哭了﹔归根结底﹐你太蠢了﹗(2003年10月11日)源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1-18 3: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