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赵达功

标签:

【大纪元12月26日讯】上海出了一个令人钦佩的英雄人物,他的网名叫愚文。有网友这样描述他:“当他站出 来的时候,大家都注意地看着他,近些年我也见到许多给当局添麻烦的人,他们要么落魄,要么偏执。前者的身上难以抹去的是潦倒与绝望,后者的眼中总是放射出真理在握的怒火。
  
他身高180左右,年纪大约在30,身材矫健,动作得体,衣着时尚。他的脸是那种有刀刻般棱角的人,肤色偏深,五官端正。他表情平和,带着微笑。他非常简单地叙述着他的行为,像是在述说一件很日常发生的事,语调非常平静,没有抑扬顿挫,没有过滤词。他说的基本上和他的贴子中陈述的差不多,只是有一个地方稍许强调了一下。”

愚文一直在做着一件事,就是到上海市公安局申请反腐游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有这样的帖子,请读者耐心阅读:

《中国老百姓真的那麽看重人权吗?》
  
作者:愚文 提交日期:2003-11-05 10:08:00
  
【这几天来,逢工作日,我都怀揣二三十份《游行、集会、示威申请书》去上海市公安局提起游行申请,每次被拒绝接受,理由是说我动机不纯、恶作剧等等。其实我的游行目的很单纯,就是反腐败。所申请游行的地点、路线、时间均不相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以及《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办法》的规定。但是上海市公安局管事的竟然在理屈词穷后说从未见到过我,也没有见过我的申请书。后来又提出要我将所申请的游行集会合并成一次方才接受。对这种改变我的意愿并没有法律依据的无理要求我当然是拒绝。从此没人愿意接待我。
  
无奈中我只得胸前挂牌每天站在上海市公安局大门口公告要求接待,上书“递交游行申请,要求有人接待”。上海市公安局打110报警,外滩警署接警后对我威吓无效后就不再来了。

上海的福州路在以前被称为四马路,是连通外滩到人民广场的一条大马路,来往的人车不少。上海市公安局就在这条路上。这几天下午我就挂牌站在这里,我大约计算了一下,大凡路过的目光总会在我胸前停留5-10秒,看了以后便匆匆离去。每天经过的人群在千人以上,可是上前询问我为什么要申请游行的只有4、5位。当我回答为了“反腐败,提起申请没人接待”,竟然没有一位表示支援,我的行为没有引起任何共鸣,相反昨天还遇到一位说我象戆大(上海话,傻子)的。

公民向政府职能部门申请游行,有关部门应当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批准或不批准的决定,如果不批准公民的申请,申请人还可以向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这是法定程式。但是,公安局作为游行申请的唯一法定职能部门,置宪法和法律于不顾拒绝对我进行接待,我的政治权利公然被非法地剥夺,使我根本无法进入法定程式,我的挂牌公示是一种无奈的努力。却没有得到多少同情和支援,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
  
其实这些天在我跟前经过的路人是随机的,没有经过任何调配,应该能代表一定区域人群的意志。中国的老百姓对诸如人权、反腐败、信仰自由这类的问题看得有多重,由此可见一斑。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重要标准。
  
天涯的一些朋友经常谈论一些人权民主自由的话题,有的观点非常激进,我不敢苟同。我一直认为中国的现状与西方不同,中国的老百姓普遍的价值观与西方老百姓也大不相同,需要有一个较长的过程。有些朋友由于受西方的价值观影响,往往对中国的人权状况甚为担忧,我认为这不符合我国国情。去年底我的一位朋友拿到上海市公安局的不准许游行决定,是当年的第11号。政府有充分理由认为,有一千多万人口之众的上海每年要求游行案例的也就区区十几件,你的观点再先进,但在一定时期内脱实际,他与“国家安定团结”“国泰民安”的主流思潮严重背离,当然不予准许。可是,当我拿了几十份申请要求批准,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因为有几十份就会有几百份,这也将是一个实际问题。而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又不会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他们认为这并不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以后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可是中国的现状啊。
  
观点也好、主义也好,要切合实际才是正道。对天涯上一些抛开现实大谈民主自由的帖子我是非常不赞同的,往往会误导一些人的判断,作为中国国民,要爱国,不能摈弃主流。这些天来我并没有遭到逮捕和其他强制措施,就是因为法律还是在起作用,我的最基本的人权还是得到了保障,中国人正在往前走。】
  
愚文从大概是从11月1日开始到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到今天已经近两个月了。能坚持这么长时间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真的令所有的网友敬佩。跟贴很多,我不能一一列举。愚文的维权举动,震惊了上海市委和上海市政府,也让上海市公安局头痛不已。一开始,公安局一直拒绝接待愚文,“无奈中我(愚文)只得胸前挂牌每天站在上海市公安局大门口公告要求接待”,公安采取了威胁手段,但没能吓唬住愚文,反而那些公安自知理屈,竟不敢正视愚文,大概也为愚文的勇敢和正义行为震撼。愚文上贴写道:“今天上海市公安局又打110报警了,外滩警署来了两辆警车,四个警察。在我的‘教导’后,他们只是将警车故意停在路边,以挡住一点视线。后来觉得没趣也就走了”;“我在现场。几个便衣先用录像机照了半天,再强行将愚文拖上了带囚笼的警车,呼啸而去”;“我被不明不白地抓捕了一次,他们不过是想吓唬我一下,根本不敢使用任何法律手续对我采取强制措施,从而留下白纸黑字。上海市公安局不过是一群纸老虎”;“今天又去了。但又被抓了一次,包括我的一个助手。现在平安回来了。明天还去”。就这样,愚文一直坚持到11月25日,上海市公安局终于接受了愚文的申请。愚文写道:“公安局今天突然同意收下游行申请了,我和我的助手共计递交了44份游行申请,时间分别从12月8日一直到明年2月份的。不知公安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看再说吧。”

对于公安抓他,愚文相信法律和正义的力量,不客气将公安局告到法院。愚文这样描述他到警署的情况:“昨天下午我到外滩警署坐了一小时,那里的警察大多认识我,没人敢正眼看我,我却看到了他们眼里的恐惧,他们也许在想我来了又会弄出什么事。其实我只是想当面见见他们的署长,可他根本不敢见我,他知道我又一次向法院提出了起诉。”当然愚文的上诉被法院驳回,给他一个“不受理裁定书”。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动摇愚文的信心。

12月9日,愚文再次向公安局递交了26份申请,公安局答应12月18日给答复。愚文继续上贴写道:“今天(12月17日)我又向公安局交了21份游行申请。公安局照单全收,12月25日给决定”;“12月8日递交的26份申请,今天下午有25份申请公安局决定不予许可,理由是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另一份是2030年的没给决定。”

25日就要到了,耶诞节这天究竟公安给什么答复,我们拭目以待。

胡温上台后不是一直在讲要“维护宪法的权威”吗?现在不是要把“权”写进宪法吗?那我们就看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愚文拿起宪法武器,维护公民权利,这是在唤中国民众。如果当局真的允许愚文的反腐游行,那我一定欢呼,一定顶一下共产党了。但我是不相信当局会允许,就如同不銹钢老鼠刘荻要上街去宣传共产主义一样,共产党最惧怕人民维权,最惧怕人民的觉悟。

愚文的维权举动虽然最终可能流产,但愚文就是那个在人群中的小孩,他在喊:“皇帝明明光着屁股嘛!他身上什么都没穿!”

2003年12月25日(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赵达功: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专栏】赵达功﹕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赵达功: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专栏】 赵达功﹕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拍案惊奇】北戴河传八精神?备打仗备粮荒
【西岸观察】美国还原孔子学院真面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