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系列:史前文明

元庆 永旭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3月15日讯】元庆: 最近我正在收集一些旅游资料,打算到埃及去旅行,去看看金字塔。一般我们晓得,金字塔是埃及人在四千五百年前到五千年前在埃及盖的,那么我常在想,那么久以前,埃及人是用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方法,能够盖出这么伟大的建筑物?埃及人盖金字塔的目的是什么?不知你有没想过这一类的问题?

永旭: 你刚提到的问题非常有趣,我们今天就来谈一谈所谓的“史前文化”。

我小时候对这一类的问题就非常有兴趣,看过很多这方面的书,我知道很多科学家都有提出他们的解释,但是往往这些解释并不能很完整,有很多问题在里面。比方说,这么大一个建筑物,每一块石块据说都是超过好几吨重,他们认为五千年前那时候的埃及人,不可能有这么高的科技能把这么多的石块堆积在这,而且他〔古埃及人〕堆积起来的建筑物非常的精密,譬如说,那么大的石块和石块之间的缝隙连纸片都插不进去。

现在的科学家认为所谓的“史前文化”是古文明吧!当时好像是按照达尔文进化论,认为人类没有文字记载以前那个时候叫“史前文化”。但是事实上还有另外一批比较大胆的科学家,他们认为“史前文化”应该是什么呢?其实不是只有我们这期人类的文明,他们认为,在我们这期文明之前,应该还有其它人类的文明,而那些文明说不定还比我们现在更高明;所以基本上,现在有听到这两种定义的“史前文化”。

元庆: 我想你后来提到这个说法是非常有意思的,也非常值得我们去深思的。有一些例证:我这边收集到一些资料,我们晓得有一种三叶虫,这种生物在地球上是六亿年前到两亿六千万年前的产物,过了两亿六千万年以后,它就不存在地球上了,但是美国加州的一个科学家,他发现了一个化石,这个化石上是三叶虫,旁边是个脚印,这三叶虫的上面被一个人穿了鞋子的脚印踩上去,这么一个情况发生,那么各位想一想,在两亿六千万年前的时候,怎么会有人而且穿了鞋子,这是非常难解的一件事。

所以依据你刚刚所讲的,也许在我们这期人类文明之前,那么久远的时代,两亿六千万年之前很有可能就是有当时的人类,而且他们已经懂得穿鞋子了,这是一个我们值得去思考的问题。那么另外在国立秘鲁大学博物馆里面,他们发现了一个石雕,这个石雕经过我们现代科学家去测定,发现它是三万年前刻出来的,那么这个石雕是什么呢?是一个人像,穿着西服,手里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天体,那我们想想看,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三万年前的人他还懂得穿衣服,而且还会用望远镜来观察天体,表示他有很高的天文知识。那么我们知道望远镜是伽利略在三百年前他所发明的,在当时三万年前的人类怎么会有望远镜呢?除此之外,还有在印度,各位请看,这是一个拱门,里面有个铁柱,这么大的铁柱它的含铁量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七二,这么高的含铁量是我们目前人类的高科技都没办法达到的,这根铁柱终年放在室外,它不会生锈,这也是一些很奇特的现象。

除此之外,在法国阿尔卑斯山还有些岩洞壁画,发现里面刻的人物活灵活现的,他们涂了一种很精美的矿物质颜料,这里面的人穿得是我们现代人像西服这种服饰,还有像中古世纪那种紧腿裤,还有的人拿着烟斗,有人拿着文明棍,那么我们大家想一想看,根据现代考古学家测定这个石板雕像是在三万年前刻下去的,那么如果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在三万年前那个时候都是猴子,当时的猴子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艺术水平做这些雕刻呢?

永旭: 其实还有其它很多有趣的例子,比方说我们中国的针灸学,现在大家都很喜欢用针灸来治病,这个针灸是怎么一回事呢?根据我了解,这针灸大概是根据我们中国两千年前经络图发展出来的。那么经络图是什么呢?就是把人体身上很多经络的点把它点出来,非常的准确,那大家就会问,中国的老祖宗怎会知道这些东西呢?点得这么准呢?

我可以举个例子,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在美国的NIH工作,他本身也做这方面的研究。有一次他去参加一个会议,听到一些韩国人也做了这方面的研究,他就讲给我听他们怎么做的。他们就用现在最先进的仪器,比如说断层扫描,将受试者眼睛蒙起来开始扫描他的脑部,在眼睛没有受到任何刺激之下,断层扫描出来萤幕就是蓝色的,把受试者眼罩拉开,让光线刺激到他眼睛的时候,视神经接受到讯号了,在断层扫描萤幕就出现红色的点,也就是说在脑的某些部位从眼睛受到刺激后所发生的反应,然后再把罩子盖起来,萤幕又变回原来的蓝色。根据这个经络图,眼睛和我们脚部有个经络的点是配合的,所以人家说用针灸来治近视是有可能的,这个实验就是用针扎在受试者的脚的点上,原来刚刚眼睛受到刺激的几个点,也同样变红色了,这就证明针灸扎的这个点可以控制眼部的视神经,是有连系的。

元庆: 你讲的是说,用眼睛去看,它有反应的神经元,用针灸去刺脚的穴位,同样可以产生反应。

永旭: 对!所以证明经络的这些点是存在的,而且相当正确。现在很多医学家,像解剖学的专家,他们就把人体解剖来看,到底经络点在哪里?当然是看不到罗!因为根本不存在我们肉眼看得到的空间里,他们看到的是血管啊肌肉啊这些组织,所以现在科学这么发达,电脑断层这些各种精密的仪器设备,只能验证我们古时候这些老祖宗的经络点,要他自己找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

元庆: 经过我们以上这些例子的讨论,我们这个节目就希望藉由这种方式,能够开启各位观众不同的思想方法,开启不同的思路,我们从前总觉得古人无科学,古人过得很原始,没有科学可言的生活,他们的生活环境都是很落后的,他们的所有知识及各方面的能力都不如现代人,但是经过我们刚刚讨论的各种现像,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也许古人他们的科学发展方式是不同的路线,而我们目前走的科学研究方法是走实证的科学路线,当我们认识到一件事情以后才去研究它,对于一些我们无法了解的事情,但是实实在在存在我们这个空间,我们不敢去面对它,不敢去承认它,一般人会说这是不明现像、超自然现像,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要跳出这个思想的框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些问题。

比如说你刚所提到的,也许在我们追察人类文明之前,还有其它的文明,也许发展到一个相当高的境地,然后也许毁灭掉了,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再进入我们这个文明。这些事情也许我们从来没去想过,我们希望藉由这个节目,以后会陆陆续续推出一些相关的例子,一些问题来探讨,希望大家都能够开创不同的思路,然后对于科学、对于未解之谜,能够有更新或更好的一些方法来了解。

永旭: 是的,刚刚你讲的都很对,我们这个节目将会秉持这个原则,替各位观众搜集更多的资料,满足各位观众的好奇心,敬请各位观众拭目以待。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身为全台湾人口最多的台北县,历年来一直吸引着各县市的优秀人才在此落地生根,加上开发得早,历史古迹、史前文明、产业文化以及宗教、艺术上,都值得一一细数;因此许多公家或私人的博物馆应运而生,不但成为台北县民引以为傲的在地文化资源,更是台北县发展观光产业的重要凭借。
  • 槭叶牵牛花朵多得犹如一片紫色花海,既是艳丽的观赏植物,也是夏季极佳的凉棚。
  • 相较于每天在家中不同位置念书,固定学习空间有助于在无形中建立孩子“坐在这里就是要念书”的习惯,如此一来,孩子便能在较短时间内进入学习状态,不会被其它事物分心。
  • 孩子在上学期间将逐渐形成自我意识和价值观,在这段时间教给孩子独立思考的技巧、建立自信、学习如何应对和抵抗来自同伴的压力显得特别重要。
  • 灿烂的太阳, 照亮了美丽的大地, 熟睡的大地, 睡饱了!
  • 在夜晚关灯那时,我将俗虑沉淀,思想自头脑跳出,一切似乎都在静思中冻结,静思是天地万物间最轻松自在的精灵,不是吗?
  • 年仅18岁的塔兰‧理查森(Taran Richardson)学习非常刻苦,他曾向70余所大学提出申请,最终收到来自全国65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些录取通知书提供的奖学金合计超过100万美元。最终他决定选择华盛顿的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这所大学靠近美国宇航局总部。
  • 亚历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说“人类会犯错,宽恕是圣贤。”,应用到学习上最合适了。在学习中犯错误是不可避免的。让我们原谅自己,并从错误中学习。妮娜·基思(Nina Keith)和其他人的研究表明,在学习的领域中,对错误的思考方式可能对您有帮助,但也可能对您不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