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执中:从坚持一党专制统治到坚持一人垂枪听政

朱执中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4月14日讯】 纽约市出售中共《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报摊,平时一天摆十份只卖出两三份,可见它在美国的知音并不多。但2001年7月1日及其后的几天报纸,却很快就售尽了。大概有些人想知道中共怎样打发它的八十党庆。七月二日头版就登了江泽民在北京庆祝大会上的讲话(转内页)。三日,就登军方的“拥护”、民间的“激动”与“感恩”,等等。当然,这既是“新闻”,也是老套。

  不过,耐心看完江泽民这篇洋洋洒洒两万多字的讲话,择出其中部分要点,拿来同中共八十年历史相应对照一下,分析分析,倒也能看出一些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从重提“伟大光荣正确”看心态

  “社会主义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与日俱增。”当江总书记讲完这一段之后,话锋一转,便又说道:“事实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不愧为伟大、光荣、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移民美国近二十年,从未看过共和党或者民主党,像中共一样喜欢往自己头上套光环。记得文革时,有人还向毛主席头顶叠了“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这四顶金冠。那可真是一项新发明。可在改革开放、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报纸上就没有再现以上这些“光环”、“金冠”了。因为此前,他在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任内曾亲自指挥平反数以万计的冤案,并领导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讨论。由此他深深反省党在主政时期大搞政治运动的错误,曾说:

“再不能通过我们的手去制造冤假错案”(注)。当平反冤案遇到很大阻力时,他就说:“在目前形势下,我们不下油锅,谁下油锅”。胡耀邦由于具有反省党的错误、改正党的错误这样正义凛然的心态,也就不给党戴“光环”了。怪不得在他逝世一周之后北京成千上万的学生齐集天安门,举行悼念胡耀邦的活动。

  可是,江泽民在当上总书记前后,走的不是胡耀邦一样主张政改的路。六四惨案发生前,他在上海率先勒令《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停刊。因为这家党办的“导报”敢于批评当局的施政错误,并登载悼念胡耀邦座谈会的发言。之后,他晋升到北京高位,又参与指挥对六四的学生领袖及知名人物的秋后算账,又一再抗拒平反六四冤案,并且亲自制造镇压民主党等异议人士和法轮功的新冤案。在心态上,他与胡耀邦迥异。因此,由他的口再给他的党戴上告别了廿多年的“金环”,那就不足为奇了。

成就讲得充分 错误一概回避

  “讲话”中,江泽民在第一部分以近六千字的篇幅,讲述中共八十年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历史奇迹”般的成就;对于本党所犯的历史性错误,眼前面临严峻的问题,不是回避,就是少谈。

  讲到中共革命成就,江泽民说:“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的隆隆炮声,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有了共产党,中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不错,中共以列宁、俄共武装夺取政权的理论、经验为师,确是它革命成功重要因素之一。但是人所共知,一九九一年,苏共(前 是俄共)的民主派以及广大苏联民众联合起来,和平地结束了共产党的统治;经历了七十多年的社会主义,转眼间轰然倒塌。但至今江泽民依然歌颂俄国十月革命的隆隆炮声。由此人们不禁质疑,江总书记是不是在实事求是地总结中共的八十年历史。

  在“讲话”中,江泽民虽然说过“不符合的就实事求是地纠正”这句话。话是没错,但仔细看完这篇讲话,再拿中共的历史性表现去对照,就会发现好些地方文不对题,不是实事求是。他说的上面这句话,就令人有假大空的感觉。比如,他在讲话中说:“中国社会变革和历史进步的巨大飞跃,也极大地支持和推进了世界社会主义事业”。今天,曾蓬勃一时的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事业已关闭歇业十多年,剩下的仅有正遭受物质贫乏之苦的古巴、越南,和饥荒遍野的北韩。像这样萧条的景象,中共何来推进了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表现呢?又如,一篇郑重的实事求是的、由党魁向世界宣告的总结性讲话,理应是正确的或错误的,成就的或失败的都应兼容。即使正面的可以多谈,但也应给予负面以相当篇幅,更不该避而不谈。江泽民在讲述中共从诞生到今天历经的八十年中,评好的占了百分之九十八(其中一些也拔高了);揭错的只有百分之一二,而且是高度概括的这么几句:“我们党在历史上的一些时期曾经犯过错误,甚至遇到严重挫折,根本原因就在于当时的指导思想脱离了中国的实际。”这么一小点能说明多少问题呢。要知道,虽然中国历史传统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当上王的,他的过去与现在,一切的一切都不会有错。但今日毕竟已经是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讯息技术登峰造极,无远弗届。这类远远背离中共史迹的“讲话”,能蒙过部分愚盲,却难以骗过有识的海内外华人。中共前二十八年,党内野心勃勃的左派,抗拒真正的中共创始人陈独秀等所主张的通过议会斗争、和平改造中国的路线,悍然以武装、暴力去夺权,引发长期内战,给予日本帝国主义者以侵华可乘之机。近些年,大陆一些学者已继续提出这个巨大的历史研究课题。中共的后五十二年,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在经济、教育、科技、文化等方面都有所建树。但更犯下三大历史性错误:一、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对人为的假想敌、政治异议者、直言上谏者等,进行政治高压,导致四五千万人死亡;而且这一高压至今未了。二、在经济上,强行社会主义改造,废除私有制,再加“大跃进”、三年人祸时期,三千多万民众因饥饿而非正常死亡,幸存者度过了二十多年必需物品严重短缺的苦难生活。改革开放二十年,大陆经济才有较大改观。但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后患,仍然令相当多的民众继续受苦。三、几十年来,为了党的政治需要,以“共产主义道德”去塑造一代代人,扭曲了人性,导致民族优秀道德、伦常、风俗的逐渐丧失。随着改革开放而掀起的“向钱”看社会思潮和行径,进一步败坏大陆社会风气。这不知要多久才能扭转。对这些历史性大错误,“讲话”中避而不谈。又如今天正面对全党普遍腐化的弊病,也没有作为一个现实中严峻的党风问题单独列出,进一步引起全党正视。只在改进党的建设部分,论述应该反腐倡廉,应怎样处理惩罚,显得力度不足,起不到震动党心之效。以上的缺陷,暴露出“讲话”好些部分与实事求是的原则不符。主讲人与拟稿者本意,也许认为在中共八十大庆中,大讲特讲党的“先进”、“完美”、“正确”、“伟大”,就可以鼓舞党的士气。殊不知这样片面的不真实的党史总结,会产生难以预计的负面作用。它会误导党员,认为中共组织已经非常完善,无须政治改革。但以上所述历史性大错误,或正在面对的严峻弊病,都同执政党的一党专政、极权专制、不受人民与自由舆论监督的政治体制有关。像“讲话”中仅仅强调党员要增强民主集中制观念,以及用“三个代表”去指导工作,都不能对症下药。

高呼中共万岁与不谈政改

  谈及中共八十年成就时,江泽民对本党重新提出“伟大、光荣、正确”的定性;讲活结束前,又高呼“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刚过去的廿多年,从公布的中共高层讲话或文件中,从未见过这两种口号。如今一看,仿佛把人引回毛泽东统治大陆的时代。文革期间,这两句口号叫得最多喊得最响。毛泽东也赋诗吟诵大陆“莺歌燕舞”、“风景这边独好”。但那时民众正因暴力、武斗、抄家、游街等,处在腥风血雨的担惊受怕之中;国民经济正日渐滑向崩溃边缘,必需食品、商品都要凭票供应。如此残酷的现实,对这句口号不是最大的讽刺吗?

  比之毛时代,今天大陆民众在经济、生活领域的自由是多了一些,但依然没有组党、结社、办报等重要自由;各地民众生活的水准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数以亿计的下岗工人、贫民、收入低微的农民,依然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乡下不少学龄儿童无钱上学。何况,中共八十年来所犯一系列严重错误,曾给国家民族带来巨大的损害。除了把饿死三千多万人的饥荒定为“天灾人祸”,把文革定为“浩劫”,也算间接地承认做错了。其它几个亦伤害无辜以上千万计的政治运动,至今还未见作出道歉。这些严峻的现实,对江总书记又重呼“伟大、正确、光荣”,“万岁”,不也是绝大的讽刺吗?

  既然他能呼出中共是“正确”政党的口号,那么,对他在“讲话”中只字不提今后政治体制改革的计划,也就不足为奇了。都对嘛,还改什么呢。而且他呼“万岁”,更意味着他希望中共千年、万年存活下去。因为在“讲话”中,他又重提“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老话。这些无疑都向世人发出了红色的警讯–他要坚持中共一党专政,坚持他这个核心的独断独行。

从江发出红色讯号到江要坚持垂枪听政

  江泽民所发出的红色讯号,在刚过去的一年多里,从他与中共的实践中已得到验证。经济上由于大陆加入了WTO,进一步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接轨,从中获得巨大商业利益,有助于缓和严峻的经济窘境,社会上经济与生活的小民主小自由虽然有所增多,但重大的政治禁区,在中共十六大即将召开前夕,依然看不到丝毫解禁的迹象,反而呈现某些倒退。现在,在中国人民面前依然横亘着三座政治冰山:

  一、党、国政治体制改革无期。人们不奢望中共短期内实行元首直选,却希望它尽早摆脱列宁式政党模式及组织路线。因它曾导致出现毛、邓两代实行一党专政,领袖独裁,从而一再给中华民族带来劫难。而第三代核心却不愿正视,不思对此痛改前非;反而在八十党庆中再给前二代、也给他这代核心乱戴光环,扬言还要打着“万岁!万岁!”大旗走下去。这是大陆走向民主、自由、人权目标的一大障碍。

  二、继续对政治异已施行残酷的高压。带异音的言论,压;组异见的党,压;自由信教的,压;有组织的示威请愿,压;纲路相通异音信息的,压;压迫越重反抗越力,江泽民之流便也压得越狠,令中共陷于自己一手造成的政治恶性循环之中。江泽民与中共近年一再宣扬“以法治国”。如果他们在施政中摆脱不了镇压-反抗-镇压的政治恶性循环,他们就只会以压治国。这又是当前大陆另一座政治冰山。谁去破冰呢?!

  三、江在八十党庆讲话中不惜冒天下大不讳,为党也为他的主政大套光环,大谈“三个代表”为他恋栈高位大权鸣锣开道。几个月来,关于中共十六大交接的各种版本频传海外。想来不全是空穴来风。如有部分属实,这反映出江泽民恋栈权位受到多方抵制与反抗。如果不幸让他再握大权,大陆的民主进程将续遭拖延,而他便将陷于万夫所指的处境。如他能听正义的党意民心,遵十五大规定全退,这才有利于中共的政治改革和大陆朝向民主目标前进。然而,当本文就要付梓之时,却传来江氏退掉“总书记”、却仍然要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消息”。江泽民非但要学邓小平的样,要继续“垂枪听政”,而且,还要继续将中共这个“军事独裁政权”,用刺刀继续撑持下去。江泽民和共产党真的变了吗?

注:戴煌着《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第八页。

──原载《黄花岗杂志》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北冥:中国反战遵循的是什么理念
落榜《英雄》招争议
梁京:美国为什么要先发制人
东海一枭:美军犯华?
最热视频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直播】专访《蚕食美国》制片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