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

作者:任一仁
font print 人气: 1001
【字号】    
   标签: tags:

柳永 《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
高柳乱蝉嘶。
斜阳鸟外,
秋风原上,
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
何处是前期?
狎兴生疏,
酒徒萧索,
不似少年时。

【作者简介】
柳永(公元?至约1053)字耆卿,世称柳七或柳屯田。善为乐章,长于慢词,语多俚俗,尤善铺叙形容,曲尽其妙。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起过重要作用。

【字句浅释】
迟迟:缓慢。
嘶:鸣叫。
目断:向远处看,直到看不见了。
前期:以前的愿望和期待。
狎:亲近而态度不庄重。
狎兴:狎玩的兴致。
萧索:缺乏生机,不热闹。

【全词串讲】

在都城长安的古道上,我骑着马儿缓步徜徉。
在高高柳树的疏枝上,寒蝉乱叫一趟赶一趟。
鸟儿在遥远的天上飞,夕阳在鸟儿后面更远的地方。
郊原上秋风萧萧,举目远望,天幕垂挂在四面八方,
又与大地相接在苍苍茫茫的地平线上。

归去的云,一去杳无踪迹,
以往的期待和愿望,都去了什么地方?
年青时寻访意中人狎玩的兴致已经冷落疏荒。
一起歌酒流连的朋友们也都老大凋零各一方。
一切的一切啊,都已经和年轻时完全不一样!

【言外之意】

古代诗人多以“长安”借指首都所在地,而长安道上来往的车马,也往往被借指为争逐名利禄位之人。

长安道上加一“古”字,立增沧桑之感。而作者却骑着“迟迟”之马,可见对名利禄位已经灰心淡漠,且心怀沧桑之感慨。再加上秋蝉哀鸣,夕阳飞鸟,郊原西风,天垂四野,一派凄婉悲凉中回忆往事,以往的期望皆如云散烟消,一去不返。功名未就,旧情也抛,徒有“不似少年时”的哀叹而已。

人生啊,人生!古往今来,多少人不是在这样的哀叹中了结了自己短暂的人生呢。可是哀叹归哀叹,真能于哀叹之余,横下一条心上下求索,改变自己生命进程的人却太少了。人人都有哀叹命运之时,但却很难从这哀叹中走出来,这才是最值得人们哀叹的啊!#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生能有多少像中秋这样的佳节良辰?一转眼眉毛、头发都白了,却落得这样孤独寂寞。这红尘中混迹一生,还不和梦游一样么?
  • 仅以三幅带暗示性和象征性的画面,形象地概括了作者从少年到老年的人生巨变,虽然是以点代面,却毫无单薄感。
  • 凄凉之夜,作者思念过世的妻子。图为宋赵伯骕《风檐展卷》局部。(公有领域)
    试想,风雨凄凉之夜,雨点叩打着窗櫺,点点滴滴分明地打在心上;如豆残灯摇曳着昏黄的灯光,辗转难眠,独自卧在空床上;突然涌上心头的是,以往妻子常常在深夜的昏灯下,挑灯为自己补衣的纯朴形象。这,哪里还用得着别的语言!哀惋而凄绝的这一幕,就足以让铁打的汉子也潸然泪下啊!
  • 清 冯宁《抚序延清 册 远浦荷芬》。(公有领域)
    将军的职业就是打仗。因此任何一个将军唯一担心的就是怕自己打不赢对方。但作为抗金统帅的岳飞却不是这样:他不担心自己打不赢金人,就连金人也承认,“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他们觉得“岳家军”比巍巍大山还难搬动。
  • 犹记得去年的一个春日,桃花开得灼灼,他邂逅了树下的陌生少女。女子巧笑倩兮,花面相映,而他凝眸端视,心驰神摇。不知是桃花映红了美人的面容,还是姣好的容颜照亮了繁盛的花树?
  • 大概是读了太多眼如秋水、眉若远山的章句,面对山明水秀的景致时,他很自然地把它想像成一位眉目如画的妙龄佳人。而且这位佳人,如书中的林黛玉一般多愁善感,眉弯似蹙非蹙,笼着丝丝轻雾;眼波似喜非喜,凝着款款深情。
  • 梅花长于冰雪林,如山中高士、月下美人,独立世间。它不同于牡丹的富艳、荷花的清纯、杏花的娇羞,以欺霜傲雪之姿、暗香疏影之美,成为文人气节和情怀的寄托。
  • 登高远眺,吟诗作赋,是文人士子的风习。小到一个思妇“梳洗罢,独倚望江楼”,低诉情意绵邈的离愁别绪;大到一个才子登览幽州台,高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盛世幽思。山河胜迹如歌如画,才人的情感和怀抱寄寓其中,达到了情与景的交融和统一。
  • 迢迢长江水,奔流不息,是历代文人墨客不断咏叹的壮观景象,传递着丰富多样的情感:“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书写情浓似水和依依惜别和的韵味;“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寄托韶光易逝和壮志难酬的感凔;“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表达历史兴亡和宇宙永恒的哲思。
  • 他有着杜牧一样的才华,也有杜牧一样的深情,只是他来到的名城扬州,已不是三百年前杜牧眼中的二月豆蔻、十里春风、廿四桥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