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遗录》原文 (七)

第四十八篇至第五十二篇
金刚山人口述 南师古代传 正浩破解
font print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8日讯】
第四十八篇  歌 辞 总 论

东方甲乙三八木 青帝将军青龙之神 南方丙丁二七火 赤帝将军

朱雀之神 西方庚辛四九金 白帝将军白虎之神 北方壬癸一六水

黑帝将军玄武之神 中央戊己五十土 黄帝将军句陈腾蛇 犀牛子丑

虎兔寅卯 龙蛇辰巳 马羊午未 猴鸡申酉

狗猪戌亥 天干地支变数中 以年月日时四象 推算之中破字法

三秘论之理气化 如合符节回归也 以黑龙壬辰初运 了此松松之生也

以赤鼠丙子中运 了此家家之生也 以玄兔癸卯末运 弓弓之生传世矣

松松家家以后是 弓弓乙乙田田也 河田洛田天地两白 弓图乙书两白人

三秘中出十胜之理 易理八卦推算时 双弓四乙隐秘中 避乱处发见也

天坡弓弓道下处 十胜福地正是也 此外十胜勿须觅 双弓之间须寻觅

九宫八卦十胜之理 河洛灵人生子女 前无后之末运妙法 地天泰卦仙八卦

邪说炽盛东西之学 正道浸微行亦难 槿花朝鲜名胜地 天神加护异迹故

牛声在野唵嘛声中 非云真雨喜消息 八人登天升降也 贱反贵人新性故

有云真露垂垂立 心灵变化可成乎 牛性在野十胜处 牛鸣声声狼藉也

十口之家五口一心 阴阳田位一家和 纵横一字分日月 河图天弓甘露雨

雨下三贯三丰理 洛书地乙报答理 牛吟满地牛声出 生我弓弓无处外

雨下三迎者生也 弓弓猫阁藏谷之处 牛声出现见不牛 六坎水之一坎水

河洛易数完结矣 利在石井灵泉之水 寺 七斗作农乎  天上北斗文武之星

曲土辰寸水源田 一六中出生命水 日就月将自罗来 一日三食饥饿时

三旬九食不饥谷 水火升降变化数 以小成大海印化  磐石涌出生命水

万国心灵皆通也 不老不死阴阳道理 双弓双乙造化矣 四八四乙双弓之中

白十胜之出现也 落盘四乳黄入服而 双乙之中黑十胜 天理弓弓地理十处

皆曰十胜传世也 天地阴阳之理 书数通达干牛道 紫霞岛中 村

有无识间皆言语 曲口羊角而行之 山上之鸟非是也 非山非野仁富之间

奄宅曲阜玉山边 鸡龙白石平沙福处 武陵桃源此胜地 一片福州安净洁处

谁是不知种桃人  不利山水紫霞岛 平沙福地三十里 南门复起南朝鲜

红乱赤霞避乱处  自古只今此世至 儒佛仙出名哲们 参禅性觉道通故

肉死神生重生法  河洛运去来世事 先觉无疑知之故 中天弓符先天回复

四时长春新世界  自古及今预言中 多数秘文虽甚多  孔孟诗书儒士们

西瓜外狧不味内  儒佛运去儒佛来 何佛去而何佛来  兔丈水火能杀我

斥儒尚佛是从金牛 似人不人从金之理 东西合运十胜出 无无中有有中无无

无而为化天运故  雪冰寒水解结了 万国江山春化来 尚佛来运运数好

三圣合运一人出  末世愚盲蠢瞽蒙胧 视国兴亡如草芥  父子争财夫妻离婚

情夫视射寡妇生产 淫风大行有夫之妻 背夫乃末世也   君弱臣强民娇吏

吏杀太守无所忌惮 日月无光尘雾涨天 罕古无今大天灾 天边地震飞火落地

三灾八乱并起时 知此时否世人们 三年之凶二年之疾 流行瘟疫万国时

吐泻之病喘息之疾 黑死枯血无名天疾 朝生暮死十户余一 山岚海瘴万人多死

大方局手无奈何  五运六气虚事故  无名恶疾免不可  当服奄麻常诵咒

万怪皆消海印也  狂风淫雨激浪怒涛 地震火灾不虞之患 毒疮恶疾杀人强盗

饥馑饿死所到之处 战争大风忽起时 自相践踏昊哭声 安心不可世上也

三人一夕双弓知 访道君子修道人 十胜福地弓乙也 无道大病得病者

不死海印出世也 和气东风旧尽悲 七年大旱似甘露 万国胜地江山下

甘露喜雨民苏生 恶疾多死免其灾 全世骚动海运开 一夜千艘出航时

千艘汲去汉江水 十胜物品海外出 六大九月来无疑 十胜云曰已广传

人众则时物盛故 物胜则时地辟矣 地辟则时苦尽甘来 地运退去天运来

天下灵气皆入胜 南海岛中八灵山 海岛之中不是也 万顷苍波大海边

小产鱼盐虽富饶 他国兵船往来故 弓不在水分明也 不利山水非野处

仁富平沙桃源地 东半岛中牛腹洞 青鹤神灵出入也 人王四维智异山

用此十胜暗示也 十胜之地出现时 死末生初当运矣 入山修道念佛者们

弥勒世尊虽苦待 释迦之运去不来 一去不回不再来 三千之运释迦预言

当末下生弥勒佛 万叠山中仙人们 山中滋味虽闲寂 魑魅魍魉虎狼盗贼

是亦弓不在山也 斗牛在野胜地处 弥勒佛已出现世 儒佛仙之腐败故

知其君子是何人 削为僧侍主们 世音菩萨是何人 侍主菩萨也不觉

何以知晓弥勒佛 阿弥陀佛佛道人 八万经卷虽工夫 人人虽说上极乐

此路难走希微也 西学入道天堂人 虽说天堂话语好 九万长天遥而远

一平生可走不到 咏歌时调儒士们 五伦三纲正人道 倨谩放恣猜忌嫉妒

阴邪情欲啻是也 人道儒与地道佛 日落之运归其故 洛书夜运昏衢中

徬徨雾中失路也 儒佛仙各分派系 相胜相利纷争说 天堂也好极乐也罢

彼此一般皆走不得 平生修道十年工夫 喃呒阿弥陀佛也 春末夏初四月天

知晓之后均虚事 儒曰知识平生人道 名传千秋死后论 佛曰知识越一步

极乐入国死后论 仙曰知识又越步 不死永生入国论 三圣各异虽主张

儒佛乘运成其时 河上公之永生论 真理不觉儒士们 异端主张猖认故

如此这般教儒生 坐井观天彼此之间 脱劫重生你知否 富死贫生末运时

上下分灭无智者 一知不二无知者 虽然口说黑石皓 海印造化不觉时

鸡龙白石何以成 先天秘诀甭笃信 郑佥只是虚佥只 天下理气变运法

海印造化统天下 地理诸山十处上 也可成天理十胜 天理弓弓元胜地

人心恶化无用故 弓乙福地一处乎 若是好运多胜地 日中之变及于世界

大中小鱼具亡故 全世大乱蚌鹬之势 尚黑者乃生在世 爱怜如己天心和

人人相对而行之

第四十九篇  出 将 论

运去运来天运来  一次二次三次大乱 楚汉时节天下将帅 力拔山兮气盖世

天下大将羽项类  东西南北蜂起故  夺财人命杀害主张 无罪苍生可怜也

湖西白华苏伐地  口吐火将白眉人  杀害人命主夺财  富贵家中屠戮时

苏城百里人影永绝 血流成川僧血流  忠清分野八门卦  此地非吉地而定

若是好运乃侥幸  若是非运乃狼狈  白华八峰劫杀龙势 第一尤甚瑞泰也

湖南智离青眉将军 呼风唤雨异迹故  氓虫人民统率下  湖南一带蜂起时

呜呼哀哉可怜矣 未成儿童何罪乎  男女十岁以上是  尽被刀锯悲惨也

南青西白假郑们  掀天一世扬扬故  八门金丝六花阵 生死门乃开闭也

古月辽东犯郭将军 寻万大兵统率下  不义者们严伐时 头上保角亦爱护

绝长保短善者扶支 积恶之家无不残灭 身不离之头流化 积善者乃生之道

土室石枕正道人们 多诵真经不休也  魑魅魍魉 邪不犯正真经矣

北海出世走肖神将 风云造化任意用之 义兵用事善恶判端 高山流水好气派

南伐梳踏行之时  哀凄可悲人生乎 逢则杀之而灭之 何处图命岩穴乎

北海岛中马头人身 气体青色八尺长身 口吐火喷怪术行 惑世诬民卖人心

天下纷纷乱世起  无道者可何以生 风浪劫海当到也 道德船急急乘矣

岭北乔洞蜗身人首 遁甲藏身奇事者 自相践踏混沌起 终亡其国妖物也

可怜可悲无道者们 幻劫滥心虚荣故 妖物诸去天神威 入生出死哀凄也

西湖出世真人故 神圣诸仙神明们 各率神将统合下 天降诸仙风云化

恶化为善行而之 永无恶臭神化世 衰病死葬退去时 地上仙国基础地

天文术数从何处  黄房杜禹出没时 雷震电闪海印造化 天地混沌真可怕

忍耐者乃胜世矣 天地之理反复化 富贵贫贱后卧之 拒逆者们如何是

全怪你行报应故 公正无邪遭其罪  天堂地狱两端间 不再行来时好运

以上出将何时乎 分明是九郑八李  若不是千祖一孙 百祖一孙无疑也

谁知乌之雌雄是 皆曰预圣谁可知  不可妄动那日兵们 何得何为再出乎

最后胜利待知时 所得只有死亡矣  大乱之中避乱民们 男负女戴不可去

一心合力全家族 人人寻觅弓乙村 牛声之村见不牛 人言一大尺八寸

恨心也草露人生 若是不知弓乙村 呼天村而先寻后 呼母村而更问之

若是不知父母村 三人一夕双弓道 至诚感天天神化 武陵桃源寻觅之

修道先出容天朴 天崩地坼素砂立 青鹤福处牛腹洞 三峰山下半月有

深藏窟曲囊中世界 灵泉水亦恒流也 青榭古里碧山新村 非山非野十胜处

海印龙宫闲日月 木人神幕别乾坤 风驱恶疾云中去 雨洗冤魂消外消

别有天地非人间 武陵桃源紫霞岛 画牛顾溪活命水 牛姓村里隐潜之

水升火降隐妙法 无知者何以知晓 天牛耕田田田理 寺 七斗作农也

巨弥是也牛姓村 一心修道勤耕田 甘露如雨回圈里 日就月将结实也

磐石涌出生命水 天下人民解渴矣 弓乙十胜易经法 死中九生天恩矣

画牛顾溪十胜法 巽震鸡龙青林也 自古由来儒士们 通理者何者是也

鸡龙郑氏海岛真人 易数不通不可知 十年工夫修道者们 前功可惜哀凄也

第五十篇 十 胜 论

两白三丰十胜论 更解一下广告之 黄入腹乃在生也 天理十胜先觅之

天文地理郑堪先师 天理论则细评之 十胜之人个个得生 天理十胜传在世

九宫八卦十胜大王 灵神人士真人故 弓字海印降魔之道 弓乙之间十胜地

诸山之中进出也 不求山中寻此地 三峰山下半月船坮 极求心中寻觅之

地理十处不入也 杀我者乃十胜也 白转身乃必死亡 何以寻找诸山中

山不近乃丁宁是 山岚毒雾多死也 天驱万姓暴杀地 生灵荡除劫气地

百万鸠众财货故  以授后生之理也 汉都之末蒙昧之辈 若入于此十胜时

一无保命之地也  编览论里传已明 阳来阴退天来地去 黄极仙道明朗世

地运退去天运来  不顾地理天顾生

第五十一篇  两 白 论

人种求于两白也 两白理乃仔细知  两白之间避居之人 个个得生传于世

若是不知天两白 何以寻觅地两白 先后天之两白数 先后中天易理数

河洛圣人诞生故 人间超越灵人也 生子女而养育时 仙国世界天民化

天国神民为而之 心净手净行动净 人托长生扶人救命 人间积德必行之

衣白心白天心化 此道亦是两白也 朝鲜民族患难时 天佑神助白衣人

河洛天地六一水 两白圣人出世之 十胜大船已造好 苦海众生拯济也

先天河图右太白  后天洛书左小白数 左右山图弓弓之间 白十胜乃隐潜之

山弓田弓田弓山弓 两白之间十胜矣 河图洛书理气灵山 世上四览未曾知

本文之中七十二图 仔细穷究细细知 先后天地两白星 易理出圣灵王出

两白十胜传于世  人种求于两白也 如此点明天两白 请再知晓地两白

太白聚起饿死鬼  小白横行断头魂 先师分明传于世 白兮白兮白而不生

地理两白无用故  天理两白生是也 天地合德两白圣人 礼法更定先圣道

教化万方广济时  三丰道师风飞来

第五十二篇  三 丰 论

谷种求于三丰也  再听一听三丰论 先天河图后天洛书 中天海印理气三丰

三天极乐传之法  两白弓乙十胜理 少男中男两白中 人白长男出世也

三曰化乃是三丰  干金甲子成道矣  天地两白我们先生 人道三丰化是也

十皇两白弓乙中  三极三丰火雨露  两白道中十坤也  三丰道师十干矣

坤三绝与干三连  两白三丰传于世  无谷大丰丰年丰字 甘露如雨三丰也

三旬九食三丰谷  弓乙之中寻觅之  第一丰乃八人登天 恶化为善一谷也

第二丰乃非云真雨 心灵变化二谷也  第三丰乃有露真露 脱劫重生三谷也

三丰三谷世无谷之 十胜中 出现矣   郑氏黎首之民故  两白三丰告于世

世末大歉死境里  拯济万民天谷也  和气东风久尽悲  天下蜂蝶呼来也

不死消息永新年  广济苍生乐陶陶  天理三丰若得知  地理三丰须知之

三丰之理丰基延丰地理三丰传于世   三丰论中一曰丰基 最高福地三丰乎

耕者不获获者不食 何以可谓是福地 食者不生尘雾涨天 谷种三丰何以成

以丰基茂丰延丰  地理三丰传于世 天理三丰出世故  地理三丰不利也

丰兮丰兮无情之丰 非三丰不正是也 秘文隐理推算法  不知其式何为知

两白三丰非吉地  浪仙子之明示也 三丰海印亦一理 海印造化无为化

四览四览天心化  不入中边不可失 七年大旱水垠境 三丰农事须勤之

十皇两白弓乙中 三极三干三丰道师 坤三绝化干三连卦 两白三丰回世也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篇是神人引导世人走上大法修炼之路的一篇。本篇还涉及炼功、学法,法轮功遭到镇压,以及何为大圣人、何处是大圣人出生地等。也属于综合性概述之一篇。
  • “文武星名地 民何知天牛耕田水远长远”——天上北斗星有“文武星名地”,文为文昌星,是主管字与文章的文护神; 武为武曲星,是主管武斗与武艺的武护神。然而,地上的百姓可知北斗有文武护法神,“天牛耕田”,其“水源长远”的修道之事?
  • 本篇是《格庵遗录》共六十篇中,篇幅最长的篇幅之一。本篇主要讲“大法”与“修炼”。为此用了许多生动的比喩,既讲述了大法传出的整个形势,也谈到了韩国国内,因而对本篇破译重点放在一大段落里需解之处。
  • “尧舜以后孔孟书 字字劝善苍生活 传来消息妄真者 自作之孽谁谁家 江山热汤鬼不知”——尧舜圣君之后孔孟之书,字字都劝善做好人。但“传来消息”说,现在世道变异,人人正在随波逐流变成“妄真者”。如此“自作之孽”的都属哪一派,哪一国,哪一族? 世风日下,道德伦丧,江山处在热汤之中,鬼却不知其真。
  • “九宫妙妙好好理 三阴三阳一盘气 千千万万何何理 吹来长风几万里”——“九宫妙妙好好理”,关于九宫之数为洛书,蔡无定曰:“古今传记自孔安国刘向父子班固,皆以为河图授羲而洛书赐禹。关子明,邵康节皆以为十为河图,九为洛书。”
  • “此言不中非天语 是谁敢作此书传”——在此,神人向世间宣言——“此言不中非天语 是谁敢作此书传”! 如果《格庵遗录》预言不真的话,非是天语; 如果《格庵遗录》所言没有把握的话,谁敢作此书传呢?! 言外之意,此《格庵遗录》乃天书天语,所言所语,历史定会作证的。
  • 此“赛”解为敬神之敬语。自本篇起共四篇“赛”,后三篇 “赛”数位相加而论,唯此篇之数相乘,故“三五”即“十五”。十五即真主、救世主。“赛 三五”即敬论十五真主大圣人。
  • “行恶视四善”,行恶时只要看一看“四善”(德义、清慎、公平、恪勤——据说此四善是中国古代评议官吏的标准),就知道自己的行为确实属污行(“污行实也”)。因此要 “恒心守义”才是。而“犯行作罪”免不了遭到天伐。
  • 本篇题为“弓乙论”,弓乙即法轮,那么本篇是论法轮的。首先较详尽地谈到法轮形态,之后论及大圣人出世。末了点到了韩国大法传播中曲折的历程。
  • 笔者坚信韩国佛正是《格庵遗录》真正的作者,即笔者所称的《格庵遗录》神人!因而,笔者认为,韩国创业期的“龙蛇之人”也好,“江南第一人”也好,发展期的“辰巳真人”也好,都是在韩国弘法各个时期起主导作用的人物,但实际上都是代言人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