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草菅人命 农妇命比纸薄

从一起医疗事故致人死亡事件说起

标签:

【大纪元9月28日讯】这是一段再平常不过的行医过程,这是一个令人无法相信的结局。

一个中年农妇,仅因感冒不适,在村“医务室”挂水过程中死在“病榻”上,然至今未得到处理。在某部门的催促下,老实巴交的亲属将其火化后仅得到了庸医区区四千元丧葬费。而留下的是未成年的孩子和一个破损的家庭。更令人发指的是,亡灵尚未安息,庸医行医照旧,“碾子还是那个碾子,缸还是那口缸。”不由得令人感叹世态炎凉,农民命比纸薄,问世冤不冤?

事情发生于今年的8月16日(星期六),家住在南京市浦口区汤泉镇九龙村六组的农妇汪德美因感冒不适,一早忙完家务就赶到村医务室看病。

村医是位63岁的老者名叫韩信成,“医务室”挂浦口区批准的行医执照,法人代表为村长。“医务室”就设在韩信成自己的家里,这里既是他一家的居所,也是他代人看病的“医务室”,室内设施简陋,行医条件可想而知,但苦难的村民在此看看小病已成了惯例。汪德美找到“韩医生”,发现看病的人还很多,“韩医生”叫她上午十点多钟再来。到十点多钟,汪德美再次来到“医务室”,碰到熟人还打打哈哈说说笑笑,因汪德美只是略感不适,没什么大病。本人身高1.70米,体重70公斤,除了在2000年心脏动过手术,一切均正常,故未叫家人陪同前往。

来到医务室,经“韩医生”检查确诊已感冒两天,稍有咳嗽但不发热,本来开点药内服即可,但汪德美还是遵“韩医生”所嘱挂水治疗,且要挂好几袋水,只得躺下挂水。时至中午11:30分,看媳妇还没回来,汪德美丈夫即叫小孩孙胜珠和邻家小孩朱亚兰去“医务室”看看,并叫汪德美回家吃饭。“医务室”离汪家仅一百多米,两小孩跑到“医务室”见汪德美正在挂水,汪说:我刚挂完一袋( “韩医生”配药),第二袋(“韩医生”的儿子配药)才刚刚开始,你们先回去,吃饭不要等我了,并无异常反映,两小孩蹦蹦跳跳回家了。

可小孩刚到家十几分钟,“韩医生”的儿子就急匆匆地叫汪德美的丈夫赶快到“医务室”去,说人快不行了。

汪德美的丈夫如五雷轰顶,心想早晨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行了,连滚带爬跑到“医务室”,只见“韩医生”正用听诊器听,并不断用手压汪德美的心口,显然在作最后的补救(未作人工呼吸)。

汪德美丈夫急得满头大汗,连问要不要转院?人怎么样了?到底是什么病?怎么搞的?“韩医生”不多言语,只是连连摇头……,只五、六分钟,见汪德美嘴唇发紫,两眼发直了。无奈之下,韩信成和他另一个儿子都说人没救了,不行了。就这样简单宣告了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的死去和一个无辜生命的泯没。村里的人闻听越聚越多,村干部也赶来了,怕生意外,忙报了警。派出所来了刑警,公安来了法医收证,来人只是把药品病历、尸体及现场照片收证拿走了。

但病人汪德美到底何故而亡?是医疗事故还是过失(杀人)致人死亡?“韩医生”及村医疗室究竟应承担何责任,至今了无音讯,在执法部门的催促下死者于8月29日火化,可事后各级政府及执法单位仍未给个明确说法,可怜汪德美的亲属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去了,九泉之下何以瞑目。

而另一方面,公安部门说正在调查,老实巴交的汪德美家属将尸体火化后,公安部门和卫生部门就开始“踢起皮球”,浦口区卫生局领导则说,这是下面发生的事,我们不好管,公安部门说是卫生局的事。死者家属投诉无门,政府不作为,难怪韩信成在事发未了之际仍在唐而皇之照旧行医,甚至在事发之后“韩医生”家门前的政府小车不断(后了解到韩信成的一个儿子在政府开车)。据讲有人已委托了政府有关的亲朋好友,仅用四千元丧葬费就打发了死者,请问天理何在?法理何寻?

难道一个农妇的命真的低落吗?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汪德美是个有地位的人,哪怕是仅仅生活在城市,哪怕是死在正规的大医院里,那结果又会是如何?我们期望此事大曝于天下寻求公理,期待着有善良者还以公道。@(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无处不在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共产主义黑皮书》:心如铁石
《共产主义黑皮书》:喂食的血腥之手
最热视频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奥及5部门联合新闻会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中)
【新闻看点】中共威胁台湾泄困境 打台恐很惨
【时事纵横】美中拉锯战 TikTok微信命运未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