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水调歌头

作者:任一仁
font print 人气: 507
【字号】    
   标签: tags:

黄庭坚《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
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
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欹玉枕,拂金徽。
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
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
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作者简介】

黄庭坚(公元1045-1105年)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涪翁。诗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为江西诗派之宗主,影响极大。词与秦观齐名,人称秦七、黄九。词风疏宕,俚俗处甚于柳永。有《豫章集》、《山谷词》。

【字句浅释】

题解:此词用似幻非幻的手法,描写作者神游“桃花源”仙境的情形,反映了他对污浊现实的不满,表现了他不媚世求荣、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贵品德。

瑶草:仙草。
一何:多么。
武陵溪:指桃花源,世外桃源,出自陶渊明《桃花源记》里的故事。
虹霓:指彩虹(霓:也是一种虹,叫“副虹”)。
欹:依。
金徽:瑶琴。
谪仙:唐朝大诗人李白。
白螺杯:用白色螺壳制成的珍贵酒杯。
灵芝仙草:食后可永不衰老的草药。

【全词串讲】

春天里我走入武陵的桃花源,
那里的仙草美丽得像碧玉一般。
无数的桃花长满了溪流的两岸,
还有黄鹂鸟飞鸣在树枝上面。

我想穿过桃花林找出一条路线,
可以一直走到飘浮的白云里边,
让胸中浩气化作彩虹任意舒展。
但又怕桃林深处花儿密又满,
红色的花露会沾湿我的衣衫。

坐在玉石凳子上,
倚靠着玉石枕头,
再把那瑶琴轻弹。
你在哪里?李白啊谪仙!
我举着白螺酒杯却没有人把我陪伴。

我为抗拒衰老的灵芝仙草而来,
不是为桃花红红的嘴唇和脸蛋,
那我还有什么可以长啸和哀叹?
喝醉了我就翩翩起舞走下山,
明月紧追不舍与我一同回返。

【言外之意】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作者醉后又摇摇摆摆地被月亮追着跑回来了,但也有些人却待在那里没有回来,还有些人则悟到了别的避世离俗之路,从污浊的现实世界中解脱了出来。这样的人自古至今都一直存在着,从来也没有真正消失过。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后人每每叹息后主亡国。殊不知人间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赠一个伟大词人给炎黄子孙,我们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为一个强悍的君王呢?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
  • 犹记得去年的一个春日,桃花开得灼灼,他邂逅了树下的陌生少女。女子巧笑倩兮,花面相映,而他凝眸端视,心驰神摇。不知是桃花映红了美人的面容,还是姣好的容颜照亮了繁盛的花树?
  • 大概是读了太多眼如秋水、眉若远山的章句,面对山明水秀的景致时,他很自然地把它想像成一位眉目如画的妙龄佳人。而且这位佳人,如书中的林黛玉一般多愁善感,眉弯似蹙非蹙,笼着丝丝轻雾;眼波似喜非喜,凝着款款深情。
  • 梅花长于冰雪林,如山中高士、月下美人,独立世间。它不同于牡丹的富艳、荷花的清纯、杏花的娇羞,以欺霜傲雪之姿、暗香疏影之美,成为文人气节和情怀的寄托。
  • 登高远眺,吟诗作赋,是文人士子的风习。小到一个思妇“梳洗罢,独倚望江楼”,低诉情意绵邈的离愁别绪;大到一个才子登览幽州台,高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盛世幽思。山河胜迹如歌如画,才人的情感和怀抱寄寓其中,达到了情与景的交融和统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