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诗:中央电视台的腐败之源

官僚垄断传媒的典型

唐诗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9日讯】中国新闻界的腐败,因中央电视台赵安贪污案的暴露而广为公众注意,一名电视台的节目总监,公然在床底下铺藏一千万元现金,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北京“中央电视合”简称“央视”,被称为“中国第一媒体”,赵安案之发生,其最大的背景乃是这个媒体霸王的超级垄断性,它有数以亿计的观众,有天文数字的广告收入,是一个典型的官僚资木主义经营模式。

央视今年广告收入八十亿元

一个月前,海外媒体报导了中央电视台二OO四年“黄金段位广告招标会”,新闻是纯财经角度,说十一月十九日,该招标以四十四亿元总额,再创十年招标史新高。央视黄金时段的广告招标“被视为次年内地经济走向的晴雨表”,因为央视每年广告招标总额的增长正与全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同步,二OOO年起,每年这项招标总额分别是十九亿、二十一亿、二十六亿、三十三亿。零四年的四十四亿高出零三年三分之一,有一百五十多个企业竞投,最高投标值高达一亿元以上。

诚然,中国近十年来的经济高速成长给传媒发展带来机会,一九八二年全中国只有四十二家电视台,九四年达七百六十六家,现在已是约三千家,几乎每个县,每个中等以上城市都有自己的电视台。这么多电视台靠什么生存?除了公费拨款,有线收费外,主要是广告收入。

据中国工商管理总局的权威统计,二OO二年全国媒体广告营业额为九百零三亿元,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十三。其中电视广告增长百分之二十九,居媒体广告市场的老大地位。几乎所有论及这方面的报导和研究,都指出中央电视台在广告收入上的“突出地位”。

究竟央视一年广告收入多少?前述明年招标的四十四亿元只是黄金时段的广告,整体广告收入,当然远不及此数。据大陆传媒报导,央规二OO二“共实现广告收入、六十四亿元”,比上年增长幅度是百分之三十,央视广告是“连年快速增长”,因此,可以估计二OO三年央视至少有八十亿元的广告收入。而工商总局的统计二OO二年上半年全国电视广告总额为五十四点八亿元,全年一百多亿元,央规约占了一半!

全国八成以上传媒亏损

上海电视台及上海东方电视台,算是央视之外相当风光的大台,其播放覆盖上海、江浙、山东等地约二亿人口,但它们的广告收入在二OO一年仅在五至八亿元之间。全国尚有至少二千个电视台,能从总额一百多亿广告费中分到多少呢?

再以全媒体比较。中国现在报纸二千一百三十七家,杂志九千零三十家,报刊共占媒体广告收入百分之三十八,电视台占百分之四十;央视八、九十亿的广告年收入,已经占去媒体广告总额的十分之一,难怪,北京的一项统计显示全国媒体盈利者不到百分之二十!“新华传媒工场”更指这是“央视一花独放现象”,对新闻界很不公平。

可见,央视在媒体资源上的垄断已极为庞大,极为可怕。而这种垄断并非其经营与传媒品质优异的结果,而是它体现了当今中国媒体的两大特质,一方面是共产党的严格控制,使央视成为绝对的权威的国家电视台和共产党的喉舌,每天的新闻联播全国大小电视台多数都要转播,春节晚会可以集中全国最出名最强势的演艺阵容,令其他台毫无竞争余地。另一方面是传媒纳入市场经济,各类商品的竞争要仰赖传媒的广告及推动。很多业者看到了中国不可逆转的开放经济,使传媒成为“最后一个暴利行业”。然而,暴利者只是极少数。

党营垄断,仍无意开放传媒市场

而这个行业又不同其他,由于政治及传统原因,至今处于封闭状态,不少外商觊觎其市利,不是碰一鼻子灰,就是绝望而罢手,根据中国加入WTO的条款,二年后外商可经营书籍报刊零售,三年后即二OO四年十二月可经营书报刊批发,但新闻出版总署负责人九月二十三日对香港传媒访京团说得很清楚:中国加入WTO后只是规定“开放发行市场,但传媒市场目前还没有开放计划。”

虽然香港李嘉诚集团属下资金已注入三十余家大陆媒体,但新闻出版总署仍否认香港传媒集团与内地报刊合作,称“到目前为止,内地没有一家传媒经过中央批准与海外合作。”知情者知道,国外媒体进入大陆限制仍然很多,合作的门槛很高。业者也看到前几年大陆传媒的“报团热”,即成立报业集团的热潮,其重要意向之一也是对加入世贸后,可能出现的传媒入侵的集体防卫,肥水不流外人田。上海广州那些金碧辉煌如高级酒店式的报业集团大厦,已在对来客们说:来吧,我们已准备好,中国传媒的钱不是那么好赚的!

拿中央电视合开刀,革新才有希望

这就是央视产生赵安们及张召忠们的特权背景,钱淹脚背,成为贪渎之徒的温床,再次印证权力集中与腐败程度的关系。我们反观美国和港台传媒,也看到有非常强势的媒体存在 ,也有某种程度的垄断现象,但是,它们都是新闻自由开放这一大原则下商业竞争的结果,绝无政府包办的情况。台湾民进党已执政三年 ,但没有一个可以称之为党的喉舌的电视台,甚至没有一张党营报纸,过去试过,因亏损严重而关闭。中央通讯社虽可派员接管,但定位仍是国家通讯社,提供专业资讯服务,并不介入党派之争。广告收入更是按市场规律办事,

未闻有如央视这样招摇的招标会。香港无线电视,雄踞电子传媒一哥地位,其广告收入也远远不及央视那样的垄断地位。而且,更重要的是,民主社会对传媒尤其是电子传媒的操守每日每时都在公众的评论之下。

我们看到近几年,由于大陆经济自由化的发育,传媒的技术与专业水准都有明显的提高,一旦当局开放言论管制,大陆传媒一定会发挥社会公器与良知的作用,但是,在现阶段的公器私用,为党行骗,仍是具有深远负面意义的弊端,如不揭露、痛斥并加以改善,在社会民主化后也将遗患无穷。而当务之急,就应该对中央电视台这个大毒瘤开刀,杀一儆百,否则,一切改革传媒的许诺都是空话。

转自2004年1月开放杂志(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1-09 5: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