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课程教材 大纲草案

连载:公民课程教材-《公民常识》(三十二)

第三册-公民权利的保护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6日讯】94.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是不能共存的

为了一个人人都有自私权利的社会,而负出无私的牺牲。 

民族主义:

民族,根据辞典上的定义,泛指历史形成的、处于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各种人们共同体。不理智的民族主义者的眼里只有国家的价值,国家的荣耀,而没有人的价值,人的生命。因此他们的胸怀是狭隘的。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民族联合是最大的优势,民族团结是最大的利益。如果某个民族将特殊利益置于共同利益之上,就会引发冲突,激起仇恨,造成分裂。但是居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中华民族,只是世界民族大家庭中的一支,本民族利益并不等于其他民族的利益,在合乎常态的民族情绪下,想不狭隘都不行。

民族,只是民主和自由的一种手段。我们不妨这样理解:与独立、自决、民主、自由联系的民族主义是一种有进步作用的政治意识形态,与扩张、压迫、专制、独裁相联系的民族主义则是所谓的极端民族主义。值得警惕的是,在民族主义的呼唤中,我们听不到民主、自由的声音,自由、民主和人权的原则,被曲解为宣扬西方文化种族主义的工具,以至于无法和希特勒划清界限。

通常民族主义者,既是弱者的防御武器,又是强者的攻击武器。民族主义正是希特勒横空出世的孵化器,也是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的原因。中国的草民们又何尝不想有个“顶尖人物”出来“肩负伟大责任”横扫六合呢?

根据自身的利益,哪怕只是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国家,不呼唤民主、自由、人权、正义,而舍本逐末地呼唤民族主义,这是危险的。

一个民族在危急存亡之秋,高举民族主义旗帜,同仇敌忾,奋发图强的事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刘少奇说:“只有民众积极起来保护本身利益的时候,民众才会或才可能以同样的积极性来保护国家与民族。未有对于本身利益尚不知或不敢起来保护的民众,而能起来积极保护国家民族利益的。”

(何家栋:《重建文明模式》)

有些人仇恨西方,不仅仇恨西方领导人,更延伸到仇恨西方的民主制度和价值观。他们不是认为不公是由不公的制度造成的,而是以为是别人对他们不公。公民教育的目的就是让人认识到,让别人尊重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争取公民权利。

95.自由理念的冲突和误解

美国的领导地位是建立在和盟国利益分享的基础上,单极世界,意味着所有国家都服从美国利益、美国法律,结果是彻底孤立,连“领导”都无从谈起。光有实力而没有道义感召力是不能称雄当今世界的。一个民主的中国倒可能成为美国最强劲的对手,但民主国家的行为方式是合乎常理的、可以预见的,不是不可捉摸的,因此也就比较容易达成合作。

美国有自由民主理念和现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同,区别在于,1、基本权利掌握在人民手中。2、人民自由民主权利具有高于任何其他权利,尤其是公权力的优先地位。就是说民主自由是硬道理。3、干涉内政不仅是指国与国之间,而且首先是指国内权力人物和公权力量对人民权力的干涉的侵犯。如果一个国家人民不能抵制本国权力者对人民内政的干涉。最终也无法抵制外来的干涉。因此,首先,美国人从不怕别人来干涉内政,因为权利是在人民手中的,历史上几次重大的宪法危机都在这个基础上化解了。连总统在内,没有什么人本事大到能干涉人民内政。所谓干涉内政,根本就不足以构成什么大的威胁。因为权力是掌握在人民手中的。中国老百姓有句俗话说,饼子再大,还能大得过烙饼的锅去!有德国人对美国人说。你们真是幸运,幸亏希特勒不是生在美国。美国人回答,他如果生在美国,也许他将是一位好总统。

其次,如果说,谁想要剥夺人民自由权利,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如果是为了捍卫人民自然的、基本自由权利,即使是干涉内政,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选择。有的时候这是唯一的选择。美国所谓先发制人策略,邪恶轴心等理论就是基于这种原因。它是危险的,却是不得已而为之。正义论认为,一种不正义只有当它是为了避免更大不正义的时候,才能被允许。所以,人们争论的焦点问题,应该是干涉别人内政和捍卫民主自由到底哪一个是更大的不正义,而不是应不应该干涉别国内政的问题。再次重申。提出一个错误的问题比错误地解决问题危害更大。

基辛格说:美国象一个天真的富于幻想的小伙子,拥有一个小政府、强社会、强国家的基本架构,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模式中,这是最理想的。与现有的其他种类相比,这是一大优势所在。

当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落到那些国家里,他们支援恐怖组织、掳掠人质(伊朗)、暗杀、用于对付邻国和本国人民(伊拉克),美国的常规办法已经行不通了,当疯狂的人和政权与可怕的武器结合的时候,必须采取预防行动,是否动武要看危险政权掌握独创性武器对国际安全的风险是否得到了控制。伊拉克是危险的伊斯兰法西斯国家。

美国的军事力量的强大到了没有任何国家和团体能与之对抗,于是美国被想成好战的,飞扬跋扈的庞然大物,但是美国人是清楚的,把国际秩序强加于国际社会是违反本国原则的,美国历史上压倒一切的主题是反对诉诸武力,对外政策一直是天真地以自己的理想取胜。任何违反自由的东西都是美国人所不能容许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实际上和美国是不沾边的。这些标签应该安到那些和美国作对的伊斯兰法西斯国家头上比较合适。你可以看看萨达姆的政治思维方式,他从小在暴力决定一切的环境中长大,他相信武力,不相信道德,狡诈是他做事和基本原则,迷恋古典式的武力、权术与阴谋,暴力是他们实现统一阿拉伯民族的神圣使命的必要手段,一个伟大民族的统一,如此神圣的大事启能拘泥于常人遵循的道德、法律法规?赤裸裸的暴力成了他统治的唯一基础。这样政权的存在,就不再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了。

可是,有时候,人们习惯简单化地看待这些问题,谁强大,谁就是霸权主义,根本不去分析政权的性质和历史走向。这是非常荒谬的。

美国发展的历史对于这个问题已经进行了长期的实践。经历过无数次的挑战和危机,最终,美国人民胜利了,权力者们把自由留给了人民。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美国人民对于自由民主理念的认识已经有了一次次的飞跃,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因此同许多停滞不前,甚至民权状况恶化的发展中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如今国际社会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基本都是由于这种差距而产生的。美国内部各个州的关系和世界各国的关系在本质上是基本相似的,因此,美国在向世界推行他的价值观的时候,常常都会形成一种无法阻挡巨大潮流。虽然这种潮流代表着历史进步的主流方向,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吃力地拖着世界向前,拖得很吃力,往往会以失败的结局告终。根据美国妥协和尊重民意的传统,多数情况下,美国是会接受这种失败的。还是那个不变的原则,这不能说明正义的失败,而仅仅是一个未完成的正义战胜邪恶的过程而已。但是,一些顽固势力总是喜欢把这种让步看成是自己的胜利,从而使历史丢失了进步最重要的线索。变得更加面目不清。比如,历史书上把殖民地的瓦解看成是殖民地人民反抗侵略斗争的胜利,这虽然没有错,但是我们很容易失去历史发展的真正线索――人民争取自由平等的努力奋?返睦ZH罚约埃喜憬准兜耐仔岳ZH方剿龀龅墓毕住?/SPAN>

美国和发展中国家和差距导致了一种危险,危险在于差距的拉大。一个人或一个国家能否进步,取决于自己的觉悟和自救,任何外部因素虽然必不可少,但是无法替代自己的努力。按照美国的理念,任何人都是自由的。如果他自己不愿意进步,实际上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只有靠上帝了。

恐怖主义是这种危险的总暴发。对于失败国家,他们完全处于一种非理性的状态,不会有任何顾忌,对伊动武,正是处于进步与危险的临界点上。美国为了解除恐怖主义对世界和平的威胁煞费苦心,负出巨大财力物力人力,甚至政治的代价,不惜和欧洲老盟友闹翻,知道的人对美国心存感激,不知道的,则加剧了对美国的仇恨。使得那些失败国家更加边缘化。总有人以为美国的强大是一种可怕的威胁,却不知,美国不是威胁,如果是的话,就不会有今天世界的进步成果。最大危险正是这种偏见。我们总是很讨厌别人对自己抱有偏见,实际上,也许我们对别人抱有的偏见更大。也很少有人对此存有足够的警惕性。这是我们的媒体和学校的不良教育造成的。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