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漫谈】谄媚的书法:台阁体

明训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7日讯】台阁体是形成于明朝初年的文艺创作风气,表现在文学方面,多属颂圣、题赠、应酬之文字,以歌功颂德,浮夸现实为宗旨﹔在书法上则以结体方正、大小统一为原则,媚态十足却缺乏骨气与神韵。

台阁原指尚书,后来泛称官场为台阁,因此台阁体书家主要为宫廷官员。明初设有中书舍人,中书舍人的选拔可”以能书荐起”,加上其工作主要为缮写各类书籍、制赦、诏命等文件,所以这些人多半都有一定的书法根基。

台阁体之兴起先是沈度(1357-1434)以善书应诏入选中书舍人,沈度字民则,号自乐,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其书风“婉丽端雅”,深受明太宗喜爱,称其为“我朝王羲之”。因此“凡金版玉册,用之朝廷,藏秘府,颁属国,必命之书。”其后沈度推荐其弟沈粲成为中书舍人,沈氏兄弟因备受帝王宠爱,坐享高官厚禄,声名大噪,于是读书人也纷纷效仿,众人莫不以迎合帝王口味为书写宗旨。其中以杨士奇、杨荣、杨溥“三杨”为代表,他们都是当时的“台阁重臣”,都官至宰相。书法,却是俗态百出。这种谄媚的书法,蔚为风尚后,蔓延整个朝野,影响明初近一世纪。

统治者的喜好直接影响了台阁体书家的创作态度与审美追求。所谓书为心画,当他们的心过度寄望于皇帝的认同,以及随之而来的名利时,手下的笔墨也一字不漏的表现出谄媚的心境来,因此即使有非常优秀的书法水平,也只能流涟在婉丽、飘逸的俗媚书风中,无法有更突出的表现。

参考资料:
(1) 陈振濂(2002)《历代书法欣赏》台北:蕙风堂笔墨有限出版公司出版部
(2) 黄惇(2001)《中国书法史·元明卷》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一次听闻“梅花绣”。带着一个空白的脑子和一颗好奇心,我们前来台北新店溪畔造访梅花绣艺术协会会长、传统工艺师黄翠华女士。一袭唐衫体态丰盈,气色红润发色灰白,看不出年纪的黄翠华眼睛透着自信神采迎我们进门来。奇特的是,好似故友重逢一样,彼此介绍成了多余,我们很自然地从墙上一幅幅看似油画、粉彩、水墨、书法与摄影的作品切入了今日到访的主题:梅花绣。
  • 为参加南卡罗莱纳大学第四届国际书法教育研讨会特别组成的中华书画艺文展台湾代表团受休斯顿客家会等客家社团之邀请﹐特地在去南卡大学之前先到休斯顿作短期展出﹐庆祝双十国庆。书画艺文展于十月九日至十三日在侨教中心展览室举行﹐并于十月九日上午11时举行开幕典礼﹐让休斯顿侨界有机会认识远道从台湾来的专家贵宾。
  • 赵老伯伯拿起毛笔,开始写书法,手腕灵活的写出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字就像是有几只鸟在飞舞这就是赵伯伯的养生之道,赵伯伯今年已经九十二岁,从年轻时开始学汉朝流传的鸟虫体书法,赵伯伯说,写鸟虫体必须要注意呼吸运气,才能轻松下笔,长期练书法的赵伯伯,连拿扫把都那么有力气为了写好书法,赵伯伯每天清晨都会在操场上跑步,久而久之也成了赵伯伯养生的好习惯赵伯伯不但身体健康,而且坚持活到老学到老,几年前还曾经以七时岁高龄取得大学学位,赵伯伯说,人生没什么好求的,只要每天都活得很快乐。
  • 陈总统今天参加“陈云程百岁书法展”开幕典礼,对陈云程一生杰出的书法成就致上崇高敬意。为呼应陈云程“咱都是台湾人,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不是日本、也不是大陆的”说法,陈总统致词时也以闽南语表示:“阿扁不会忘记,大家也都会记得,台湾是台湾人的,不是日本人的”。国立历史博物馆特别选于重阳节前夕举办“陈云程百岁书法展”,陈总统认为别具意义。
  • 台湾总统陈水扁今天委托律师针对赵少康等人提起侵害名誉民事赔偿诉讼,下午按照既定行程去看书法展,外界问他官司问题,陈水扁从诗词字句中找到心情写照,他要记者去看书法大师陈云程最喜欢的张学良的字句“人何寥落鬼何多”。
  • 宋朝书法尚意,此乃朱大倡理学所致,晚唐禅风大播,礼乐崩坏,为创新秩序理学兴起,两者互制平衡,衍而为意,意之内涵,包含有四点:一重哲理性,二重书卷气,三重风格化,四重意境表现,同时介导书法创作中个性化和独创性。
  • 做明星能否永远光芒四射,永不陨落?这样的问题是人就知道答案。正所谓花无百日红,再璀璨的烟花也有熄灭坠落的时候,何况是人。如此简单的道理,那些在娱乐圈跌打滚爬多年,炼就一双“火眼金睛”的人精更是了然于胸。所以趁着现在还能“发光发热”,赶紧为将来找个后路,已经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于是有绘画基础的,朝着“漫画作家”的方向发展;对时尚敏锐的,向着“时装设计师”的道路迈进。如果这两样都不行,那就学学书法什么的,不用跟潮流,还能修身养性,搞不好还能练成个什么“家”,赚名赚利,何乐不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