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平:“反腐败”已经走上穷途末路

李卫平

标签:

【大纪元11月2日讯】仅仅依靠权力自身来反对权力的腐败是不可能有成效的,这犹如让一个饿着肚皮的厨师监督自己,不要偷吃锅中的佳肴一样。中共反腐败的历史是这一结论的最有力的注脚。

为了说明问题的便利,我们只撷取1989年以来的一段历史。19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是以反腐败为起点的,当时的腐败主要体现在价格双轨制上,尽管与今日之腐败程度不可同日而语,但已被认为是触目惊心、不能容忍了。十五年过去了,反腐败的声浪不断攀升,针对腐败的法律法规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严格健全,但不争的事实是,腐败不仅没有丝毫减少,反而快速蔓延发展,愈演愈烈,完全超出了人们当时的想像。中共自我监督制约权力、遏止腐败的努力彻底失败了。

举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此前,中共黑龙江省绥化市纪委在查处该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卖官鬻爵案中确定了一条惊人的指导原则:“宽严相济,抓大放小”–贪污受贿五万元人民币以下者,不予追究。真正是天下奇闻。中共绥化市纪委对此做出了解释,称如果不如此,则整个绥化市的干部队伍就会垮掉,全市的工作就会瘫痪。由此可见,绥化市的权力网已经堕落为腐败网,已没有了干净的所在。

中共刑法对贪污受贿罪的处罚有着明确的规定:金额达五千者即可立案,超过十万则可判处死刑。显然,受贿五万元绝对不是个小数目,若严格按照刑法定罪,定然轻不了。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小小的中共绥化市纪委却敢于以党内档否定全国最高权力机关制定的法律–化罪为无。法律在中共心目中的价值之低由此可见一斑。

贪污是盗窃行为,受贿是变相盗窃。如果贪污受贿五万元以下不受追究,依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盗窃五万元以下也应该免于刑事处罚。果真如此,中国社会很快就会变为盗贼和贪贼的乐园了。

乘数效应是一个经济学概念,说的是经济活动中,经济量并不是实际发生的经济数额,而是要在此基础上乘以倍数。腐败也不例外。某人行贿五万元,达到目的后就会尽其所能受贿索贿,而且必定要远远超出成本。下一级行贿者也会照此办理,到最后,五万元将会成为天文数字,如山一般沉重地压在最底层民众的身上。

五万元以下不查,只不过是将早已存在的潜规则明确化而已;另一早已存在的潜规则是,除非政治斗争的需要,某一级别及以上的贪渎行为无罪。实际上,中国存在着两个安全的腐败区域,一个在下,一个在上。只要不超出该范围,所有的贪渎行为都会受到组织的保护。所有被追究的倒楣蛋,不是因为想从下层的安全区鲤鱼跳龙门,混入上层安全区时缺乏强有力的支持,被甩在了中间的危险区,就是因为敌对政治势力将其排挤出了所在的安全区。惩治腐败成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和提升寻得有价值的政治靠山的能力的压力与动力。

腐败分子已经结成了一张网,过去是局域网,如今已发展为全国网。这张网纵横交错、虬节相联、越织越密,平日沉于水中,不见踪迹;一旦触动其利益,便立刻发出强大的反抗力量。已经不可能将其全部起出水面了。一是因为没有人和组织有那么大的力量,二是因为即使欲有所作为,却是连立脚借力的地方都没有。

中国的腐败状况必将进一步恶化。为因应这一形势,中共或者会修改刑法,提高确认犯罪的下限,从法律上为腐败分子张目,保护更多的犯罪分子;至少,他们会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大幅度提升处理的下限,否则,中共权力体系的所有人员势必全部沦落为犯罪分子,中共的统治基础将遭到严重的削弱。

自我反腐败是个死胡同,已走到了尽头,不可能有任何作为。不可否认的是,当政权面临危机时,中共高层定会痛下杀手,严厉惩处几个时运不济者,藉以刁买人心,但这并不能改变腐败进一步蔓延和加深的大趋势。只有火,一场覆盖全国的烈火,才能彻底摧毁盘根错节的腐败网。

--转载自《议报》第170期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李卫平:责任高于一切
【专栏】李卫平:赌博之风横扫中国官场
李卫平:中国何来“第四权”
【专栏】李卫平:高明的选举动员令
最热视频
【秦鹏观察】三网友测鞋带吊人 宋祖德问真相
【热点互动】单方释访问消息 普京逼习上沉船?
【中国禁闻】胡鑫宇案说法不一 背后黑幕解析
【菁英论坛】美中对抗升级 法拉盛血旗消失
【有冇搞错】胡鑫宇案 重点不在失踪
【晚间新闻】胡锡进列攻台三前提 让习知难而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