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 崔颢《行经华阴》

作者:文思格

道士杨谷,隐居华山修道。他精通《易经》等经典,平生从未伤害过一物。因其道行卓绝,预事准确,令人称奇。(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8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崔颢行经华阴

岧峣太华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关险,驿路西连汉畤平。
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处学长生?

【作者简介】

崔颢(公元 ?─754),盛唐著名诗人。早期诗多写闺情,流于浮艳。后来经过边塞之行,诗风变为雄浑奔放。明人辑有《崔颢集》。

【字句浅释】

解题:作者北上京都长安,路过华阴县时写下了这首境界雄浑而意蕴深远的唐诗精品。
岧峣:山很高峻的样子。
太华:即西岳华山。
咸京:即当时的都城长安,因为秦时叫咸阳,故称之为咸京。
天外:比喻高入云霄。
三峰:指著名的芙蓉、玉女、明星三峰。
武帝祠:汉武帝为祭巨灵神而设立的祠堂。
仙人掌:华山各峰中最峭的一峰。
秦关:秦代的潼关(或说函谷关)。
驿路:沿途设有驿站的大路。
汉畤:畤是古代祭祀天地、五帝的祭坛。这里指秦汉两代在咸阳北面建立的五个畤。
借问:恭敬的问语,如现在说“请问”。

作者不详《老子老君图(一)‧出函谷关‧》。(公有领域)

【全诗串讲】

高峻的西岳华山俯视着都城咸京,三峰耸入云天决非人力所能削成。
祭祀巨灵的武帝祠前云气正消散,最陡峭的仙人掌峰上雨后刚放晴。

黄河华山北接秦时大关形势壮险,来往驿路西连秦汉五畤地势坦平。
请问路边追名逐利的来往旅客们,哪里比得上在这里学仙道求长生?

【言外之意】

此诗在结构、内容安排和写作手法上都很有独到之处。结构上打破了律诗起、承、转、合的传统格局;内容上,前六句全是写景,第七句突然从景中跳出来,眼光转向路旁的游客,末句又用一个结论性的问句来结束全诗;这种特殊写法并没有让读者感到突然,那是因为作者在整个写景过程中都运用了暗示、隐喻、双关等巧妙的写作手法,让读者在领略景物壮美的同时,思想上已经逐渐地靠近了作者最后要得出的结论:

第一句在强调了华山的高峻(岧峣)后,用一个“俯”字,活灵活现地表现出“群仙居止的华山向下俯视帝王之都的长安”这一形象,不但生动、气势非凡,而且隐喻了“人间的至高至贵,在神仙眼里都是很低的”这一层涵义;第二句写“三峰”直入云天、高出“天外”,当然是人间刀斧削不出来的,暗示着“只有巨灵神的鬼斧神工才能成就”(传说华山各峰都是巨灵手劈而成),同时隐含了“神力高于人力”之意;第三句暗示了“礼敬神灵可以驱散迷雾”之意;第四句为双关句,除了文字层面的意义外,隐喻层面表示“人间难以把握的风雨阴晴等自然现像,只是仙人们手掌上随心所欲的游戏而已”;第五、六两句并非写实在的“眼中景”,而是把读者推到一个凌空而立、向下俯视诗人“意中景”的位置上,使人有心胸开阔、眼光高远的感觉。

第五句用一个“枕”字把黄河、华山人格化了,再用一个双关的 “险”字,不但有“河山、秦关壮美险要”的字面内涵,而且隐含“北上京都求名逐利之仕途充满风险”之意;第六句除了字面意义外,“平”字双关,托出“西去事神的大路是平坦的”这一层含义。有了以上各句中写作方法的巧妙运用,读者已经能多少感觉得到诗人最后问句中的结论了,因此不会觉得诗人貌似突然的问句是信口开河。

清 王原祁《华山秋色》。(公有领域)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李白知道朋友是入川去追求功名富贵的,因而临别意味深长地告诫他:个人的官爵地位是命中的安排、早有定局,用不着去问像严君平那样的善于卜卦的人。
  • 你北面那山上的白云一片片,我安适的隐居生活使我欣喜。登上山头是想遥望你的住地,我的心正随着大雁向你飞去。
  • 纵使大唐国势日益衰竭,但唐诗在历史上已取得了无可替代的位置,至今千古传诵!
  • 作者希望象幽草那样甘居僻静的幽境或隐居以洁身自好,而不愿象黄鹂那样炫耀已长、居高媚世、深入高层仕宦之争中。
  • 杜甫留下的诗作中,为后人推崇、传诵的有许多是感时伤乱的作品,特别是那些表现作者仁爱之心和真挚之情的名篇。仁爱与真情永远是产生优秀诗歌的源泉,也是历史用以造就圣贤和明哲的两大元素。
  • “中法文化年”似乎是希拉克与中共强权搞好关系的“纽带”,据了解,去年十月最先在法国巴黎、马赛、里昂、图卢兹等大城市举办的“中国文化节”活动中,中国文化突出的是“古老的中国”、“多彩的中国”、“现代的中国”三大版块,其“孔子文化展”、“景德镇陶瓷精品展”、“康熙时期艺术展”、“走近中国--当代中国生活艺术展”、“中华民族服饰展演”、“四川三星堆文物展”等内容无不透淅出“君子不谋其利”的传统思想观念,很多产品是送给法国人“试用”、“试看”。但是,这次法国来到中国举办“文化年”活动中,法国人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中国人参观也好,还是看中人家的产品也好,几乎都是三个字:“拿钱来”。这样说来,希拉克并不是白痴,他讨好当时的江戏子,拉拢与中共强权的关系,是为了本国的经济利益,而中共强权者听了希拉克读了几句唐诗宋词就眉开眼笑,听到希拉克说出一番“六、四事件“是另一个时代的事”就像喝了迷魂汤,以为是遇到了知已,谈判时做出种种让步,签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经贸协议,把裤子都要脱了给人家穿,那才是真正的白痴。
  •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推广教育部“长春学苑”的爷爷奶奶级学生最近两个星期以来,每天都卖力练习用英文吟唐诗、说相声、表演歌舞,将于明天上午庆祝重阳节时,展现平日进修的才艺成果。
  • 古往今来的仁人志士们,他们就是不辞辛苦的拉着历史这条船逆流而上的伟大纤夫啊!他们不计得失、舍弃了自己的一切,却被自己拉着的人伤害甚至夺去了生命!那些打杀他们的人,正是他们用生命和苦行去帮助、挽救的人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