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九评共产党》是“魔鬼终结者”

人气 5

【大纪元12月15日讯】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在社会上反响强烈。就这一话题,记者严真请畅销书《远华案黑幕》的作者、时事评论员盛雪谈她对《九评共产党》的感受。

记者:盛雪女士你好。你看没看到大纪元时报的这个《九评共产党》的文章?

盛雪:九评都看了。

记者:有什么感觉呢?

盛雪:我可以这么讲,我想呢《九评共产党》可以算作是“魔鬼终结者”。

记者:你是说史瓦辛格演的一部电影叫“TERMINATOR”的影片名字的中文翻译。

盛雪:对。就是我把它比喻为是“魔鬼终结者”。

记者:为什么呢?

盛雪:因为我觉得呢其实对我们中国人来讲说要评评共产党,那么对很多人来说心里面会产生一个很大一个的震撼。评共产党,你好大的胆子!那么我们看看,从中国共产党建政以后,什么人敢去评价它?对吧,所有的评价都是歌功颂德式的,伟大光荣正确,那么这样的文章,我想在中国可能是真的是数不清,成亿的。那么只有在反右之前,那个时候毛泽东所谓的阳谋,让知识份子出来评价执政党,结果是造成了四、五十万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很多人因此丧了命。

记者:对,就是那次的反右运动。

盛雪:这是唯一的一次,社会上有机会从一个比较真实的,从一个比较公正的角度来评价这个执政党。那么,从此之后,我想再也没有其他的机会,说让中国人来评价评价这个执政党,没有这样的机会。

记者:这次我们看到这个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是几十万字,而且是从方方面面。从共产党宣言开始,从马克思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个中国共产党的这个现状,从各个方面做了深度的分析,我想对中国人的在冲击是蛮大的。

盛雪:对,我想这一次的评论的确是非常系统非常深刻的,那么我相信是会对整个中国的今天的现状起到一个非常大的触动作用。为什么?其实我们在这个北美呀,欧洲生活久了的华人呢,我们在当地的生活当中呢会有一种渐渐去从一个比较正常的角度去认识这种执政的政党是怎么样跟民众之间保持一种关系。比如我们说加拿大的自由党,它的执政方针,它的政策,它的福利等等各方面我们满不满意,我们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渠道去向它反映,去评价它。在这个时候呢,我们不会觉得心里边会一种恐惧或者顾虑,我们知道也可以凭借很多这样的社会机构,或者说很多一些社会上给我们提供的一些方便条件。那么比如说你在美国,是喜欢民主党还是喜欢共和党对吧,这完全是一种你作为一个社会公民,是一个自然的选择。但是在中国,我们说要去评价这个执政党的时候,我们会意识到我们所面临的一个完全是一个安危的选择,你会想到这可能会涉及到你的身家性命。

记者:不仅仅是在国内。我从这个大纪元朋友那边了解到说,这个九评出来之后在海外轰动也是蛮大,因为好多人也是非常喜欢看这些文章,因为他们说出了心里话,甚至有的读者呢是想出资把这九评出单行本。当问到说能不能留下您的电话呀?我们怎么跟你联系?这人还是不敢留,就是这种恐惧不光是在国内。

盛雪:对对。其实在海外,我就说在海外华人社会呢,它有很多这种固有的观念,也特别是包括我们现在生存的这个环境当中呢,还是跟我们过去的那个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你的家人呀,你的亲属朋友啊,你在国内还有很多关系呀,或者你要回去做事,回去读书等等,所有这些因素其实都会促成你在作这样的一件事的时候你要去考虑,它会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安全。所以我讲呢,当一个人在北美或者欧洲,你去说我要不要评价一下执政党的时候,你考虑的是利害关系,就是说你支援它是对我的生活是好一点还是不利一点。那么去评论中国共产党对我们来讲是涉及到一个安危的问题,确实有的时候涉及到身家性命的问题。那么我讲呢现在说这个大纪元推出了《九评共产党》这样的一个系列长文,而且呢在中间用了大量的史实,把共产党执政,就包括它初创的时候,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评价到了。当然了实际上我们说呢很多史实是不可能在这样的文章中全部囊括进去的,但至少呢,把它的性质从各个方面现在都披漏出来了,那我相信对华人社会是会造成非常大的震动,因为至少让我们知道,哎呀,共产党是可以去评价的,对吧,可以把它过去的所作所为,它所有的执政的那些做法,包括在整个执政过程当中的那些劣迹和罪行,现在都拿出来,大家去看一看,读一读,想一想,然后评价一下,判断一下,最后给它一个定案,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历史性的这么一个事情。

记者:所以我想《九评》对中国人的冲击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像你说的,它这个《九评》跟原来的共产党任何一种自己的宣传,或者是这些结论都是不一样的。它是从大量的史实,只是向人们揭示了一种真实。那么,但是我们知道这个尤其是中共执政之后有几代人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一直是在这个共产党的宣传之下,他如何会接受这种事实,你认为他会不会有一定的难度,和一定的勇气来面对这个事实?

盛雪:是会有难度,毫无疑问的。其实呢在中国今天境内的中国人来讲,我想他们就算是听到了,看到了,其实让他们去作出相应的这样的一个反应,这个机会还是比较小,因为毕竟他们还是在那个环境下。就是说共产党还是掌控着他们的生老病死,他们的这个日常生活。那么在海外呢其实也是一样。我一直在强调,就是说中国人当中,中国人这个生命当中的这个恐惧的因素,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那么我呢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呢曾经到加州去,讲中国家恐怖主义,那么在那个会场上呢后来有一个从国内出来的一个访问学者,一个留学者,他向我提问,他说:“我不觉得中国有你所说的这种国家恐怖主义,而且他也说你是站在什么政治立场上来讲这个问题的?”当时我就跟他讲,我说呢其实对我们中国人来讲,现在很多问题不是你是不是讲政治的问题,而是你能不能讲一点基本正义的问题。后来散会的时候呢,当场的一个记者就过去采访他,那我相信他当然希望能够有一点不同的声音啦,结果呢反而他是使劲捂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接受采访,我不接受采访,然后扭头就走了。

记者:可以看出这种恐惧真是如影相随。

盛雪:对。我觉得其实呢甚至很多人他不意识到他自己心里边深藏的这种恐惧。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处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在多伦多也刚刚举办完《九评共产党》的这个研讨会,在现场呢我也提到过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再来参加这个研讨会的时候,有多少人在你出门的时候你心里面还在盘算,我到底要不要来参加这个会,如果在这个会上万一有特务的话,把我给汇报了的话,我回国会不会有麻烦,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在心边有这个,嘀咕这件事,这并不是说所有人都会把它作为一个学术问题,历史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社会生活的文化问题来对待,不是的。

记者:那这《九评共产党》出来之后,确实在华人社会里引起的轰动蛮大,那另一种声音呢认为说这个九评是不是反共啊,甚至是反华。

盛雪:最主要是反党。

记者:最主要是反党?

盛雪:对。

记者:那你如何看待这种看法?

盛雪:其实很多中国人是接受不了的,因为归根结底呢我们在这种文化当中,这种社会环境当中生活了很多年,特别是上点年纪的人,那么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也就是融入我们的血液了,去想这个问题有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点大逆不道。可是你看我们在北美生活,对吧,前一段时间美国的大选,就是这个布希政府,这个共和党,很多人不喜欢他,那么当时这个选票的比分也非常非常的接近,很多人真的是很紧张,那么这个时候呢布希政府不可能对全国人民说,说我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你们要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完善,我们这个执政党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美国人民也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一种说法,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一个正常的社会里面。但是我们中国人呢,我们接受了共产党给我们的这样一种说教,它是唯一的象征,唯一的代言人,唯一的一个的权威,我们觉得去动摇他这样的权威好像有点犯罪的感觉,而事实上在中国确实是犯罪,确实是可以把你治罪的。

记者:所以说我看《九评》里其中有一评也谈到,就是说,共产党把它跟国家,跟民族,跟整个中国人是绑在一起了,好像是它就是整个国家,它就是代表了人民等等这些。

盛雪:对。实际上呢这种专制体制,它实际就是完全把党、国、民族、国家全部都绑在一起,它就完全成了这么唯一的这么一个代表。所以说呢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呢,几十年下来已经被固定了这样一种思维方式。

记者:所以就是说说说在这事实面前尤其看了《九评》之后,确实对共产党有个更清醒的认识,但是他突然又生出一种想法说,那共产党倒了,中国怎么办?

盛雪:共产党在中国社会,几十年以来是唯一的一个权威的政权,是毫无疑问的,虽然说呢我们说有几个所谓的民主党派,那么大家都知道,这仅仅是花瓶,在必要的时候出来表个态,当然也是表一个拥护共产党的态,那么在政协会议上去举个手等等。那么问题是,今天中国的现状,如果说我们扪心自问的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可以讲恶性事件天天都有,而且呢这样的恶性事件的程度,和它的这种影响是越来越大,像这些天来连续爆发的这种矿难,那么还有一些呢就是凸现了中国人现在的这种麻木、冷漠,而且呢这种没有公益心的那种恶性的那种社会案件。可以说呢这个社会真的是在一个好像是火山即将爆发的这么一个关口。是谁造成了这样的状况?除了共产党没有别的一个力量。可以讲呢当时历史选择了共产党,但是中国人没有责任一直要把这个历史延续下去,要把这样的历史责任一直扛在肩上。

记者:再说中国有五千的历史,恐怕在四千九百五十年以前都是没有共产党的历史。

盛雪:所以说呢我们在私下里边看看中国人,我们会觉得中国人勤劳、勇敢、善良,这些东西我们在个体身上都能很好的看到这样的表现,那么为什么中国社会今天又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所以我说呢其实我们要问的并不是说共产党倒了应该怎么办,而是说共产党还不倒怎么办。那么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执政了这么多年,它所犯下的罪行比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要多,他的执政非常的残暴,非常的不人道。那么整个的中华民族,人性上,它的这个文化上,或者说继承古老民族的这个传统上,什么都被破坏了。现在的问题是,比如我们说,很多新兴的,这个想要成为一个中国政治力量的这种民主党派,在中国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比如说几年前有人要在中国成立民主党,所有的人全被抓了,判了,胡适根判了20年,陈永民判了11年。那么当然了我们会说共产党倒了怎么办,没有人了嘛,因为所有的人,有志于为中国人去争取利益,为中国人做点好事这样的人,都渐渐的被共产党关进了监狱,很多人都被杀了头,但问题是恶性循环一定要有终结的一天,所以为什么我说,我说九评共产党是“魔鬼终结者”,就是只要在这个恶性循环终结了之后,那么才能够有一个新的转机,中国人这么聪明,这么能干,这么智慧,难道说我们就不能建立一个像加拿大,像美国,或者起码是正常的这么一个社会制度吗?我想就应该从这个时候开始。

记者:谢谢盛雪女士。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审江大联盟支持孟伟哉退出中国共产党
日本大纪元《九评》研讨会反响强烈
李笑梅:融不进主流 都怪共产党
多伦多第二场九评研讨会 反响热烈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新闻大家谈】亚利桑那见闻 纽时爆民主党全输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窃权 天才博士驳拜登胜选
【重播】密歇根就大选计票问题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