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红冰:我的心灵

――写于悉尼签名售书会之前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8日讯】我的心灵是内蒙古高原上一缕永不停息的风。掠过寂静的大漠,掠过无边的戈壁,掠过风蚀的群峰,掠过辽阔的草原,动荡的心灵呵,只带着风的神韵四处漂泊,唯有落日是心灵永远的追求,因为:我总相信,落日之后会有超越罪恶人世的意境。

今天,漂泊了一生的心灵突然陷入深深的疲倦,只因为发现,我生命创造的著作,原来竟是一片荒凉的墓地,上面覆盖着万里晚霞。墓地属于暴政下死去的无数冤魂;我憔悴的心灵则从此属于青铜色的宁静。

我愿作一个守墓人,守护这千古悲怆。我可以宁静,但却不能沉默。我要不停地讲述,向苍天和大地讲述中国的苦难。如果我沉默了,万里墓地中的冤魂,会撕裂哪怕铁铸的坟墓,对着太阳失声痛哭。

我的心灵是峭立的绝望,冰冷而坚硬――对人本身的绝望才会冰冷、坚硬如暴风雪中的岩石。

古中华人格华美壮阔的辉煌早已凋残,古中华人格清俊飘逸的诗意早已枯萎,古中华人格的侠义情怀早已湮灭。在今日腐败的权力、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构成的极权政治下,自由的心灵和高贵的人格如枯叶飘零,无耻、下贱者却唱着凯旋的歌;中国的民族人格中,只剩下对强者的奴性和对弱者的残忍,现代中国人的心已经在贪婪的物欲和谎言中腐烂,腐烂为低于兽性的存在。甚至本应崇高的追求自由民主的过程,也被专制政治污染的中国民族人格所扭曲。

茫茫人海间已经难于找到高于物欲的心灵。这怎么不让渴望高贵的男儿绝望!但是,内蒙高原上狂烈的雷电,给了我灿烂的生命意志。那意志命令我,以自由的心灵为斧,以自由哲理和诗意为凿,在绝望的铁黑色峭壁上,雕刻美丽高贵的人格,以抗议人性的堕落。

我不知道谁将赢得明天的朝霞――是黑色的绝望,还是美丽高贵的人格。不过,无论如何,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只为了未来年月中,深情的少女还能找到值得爱恋的情人。而我的著作就是一个美人格的梦,就是英雄人格之梦,那梦将象太阳一样不朽。

我的心灵是一缕来自荒野的诗意,诗意间充盈着对自由的苦恋。那百年时间的风雨也不能蚀裂的苦恋,给我的心灵以永恒的少年情怀。

在中国,自由的名字就叫作苦难,热恋自由就意味着亲吻苦难。自由心灵呵,踏出的是苦役犯的命运之路。那命运起步于对自由的圣洁的恋情,越过漫长的人生之后,将消失于荒凉的悲怆。

如今,我的身体已经离开黑牢,我已经走上流亡者之路。但是,我的心灵,那苦恋自由的心灵,仍然如戴着铁镣的落日,与苦役犯的命运同步。因为,遥望我的祖国,自由继续被囚禁,中国文化之魂在利箭也穿不透的专制黑暗中,与希望一起凋残。

此刻,能照亮中国命运的,唯有在心灵的祭坛上燃烧的自由圣火。我的诗意,我的苦恋,就在金色的圣火中欢笑。那泪影炫目的欢笑是献给中国重重苦难的灿烂安慰。

写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八日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8 4: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