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人(二)

人气 12
标签:

【大纪元2月23日讯】二. 现代医学的发展并不能阻挡瘟疫的爆发

在人们的眼中,这期文明的20世纪是人类最辉煌的历史纪元,飞机、火箭、飞船飞上了天,青霉素的发现“开创”了人类“征服”疾病的篇章,日新月异的电子技术把人类的距离缩小再缩小,举手投足都更省劲,人类对幸福的定义和理解越来越局限于人感官的满足和舒适了,但是宇宙是绝不能容忍地球被漠视精神与道德的行尸走肉长期占据的,人类也并没有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从疾病的束缚中走出来,让我们再来看看抗生素发现半个多世纪后的1994年印度爆发的肺鼠疫。

1994年9月的印度苏拉特市当时是一个经济快速增长、人口迅速增多的新兴城市,当人们纷纷将投资的目标瞄准苏拉特市时,一场瘟疫默默地爆发了,很多人在一夜之间爆发咳嗽、咳血、呼吸困难、全身出血,近五千人感染,14世纪的黑死病末日迹象再现苏拉特这个小城。人们拖家带口带着面具纷纷逃离苏拉特市,五分之四的人口或逃离或死去,一个几天前还蒸蒸日上的城市变成了恐怖的空城,世界卫生组织震惊了,全世界震惊了,各个国家死守海关,严防鼠疫的入侵(1)。人们都惊诧:人类使用了多年的链霉素、氯霉素和四环素就可以很容易杀死鼠疫杆菌,这些抗生素又非常廉价,何况还有那么多更强力的抗生素,为什么印度在20世纪末还会爆发这么大面积的鼠疫呢?

在苏拉特市鼠疫爆发之前,1993年9月,距苏拉特市东南几百英里的马哈拉斯加州的郊区发生了一场里氏6.4级的地震,这里才是真正的鼠疫发源地。鼠疫杆菌可以在泥土中存活10年至20年之久,也可以在跳蚤的肠道缓慢地繁殖,可是鼠疫杆菌在某种条件下,直至今日的科学家尚不知道是什么条件,它的一个被称为hms的基因被激活后,鼠疫杆菌急剧地繁殖,迅速堵塞跳蚤的消化道,使得跳蚤产生强烈的饥饿感,跳蚤饥不择食疯狂地选择温血动物噬咬,把鼠疫杆菌传播给动物、人。劳瑞﹒格雷特女士在《对信任的背叛–全球公共卫生的崩溃》一书中记载了这样的真实片段:1994年9月地震过后马哈拉斯加州郊区的居民纷纷返乡,当人们打开家门的一瞬,成千的跳蚤就像一块黑云扑向人, 叮咬人的每一寸皮肤,而双脚下则是一片肥硕的黑鼠,鼠疫就这样很快在当地爆发了,317例鼠疫患者出现后,当地的卫生官员在报纸上声称:“不要恐慌,我们有最好的抗生素,我们有很好的监测控制,我们有杀虫剂,现在不是中世纪,我们保证不会再出现新病例。”可是鼠疫已经爆发,不仅如此,鼠疫传至几百英里外的苏拉特,鼠疫杆菌一旦侵犯了患者的肺脏,肺部带有大量鼠疫杆菌的病人通过呼吸就可以传播这种致命的细菌,那时候鼠疫的传播根本不需要老鼠和跳蚤,所以即使在文明程度高的城市如苏拉特市直接就发生肺鼠疫。一些从马哈拉斯加州鼠疫灾区来的尚未表现症状的病人通过咳嗽、呼吸将鼠疫传到苏拉特市,一夜之间苏拉特市的一家医院就死亡了86个表现咳嗽、咳血、呼吸困难、高热的鼠疫患者,几日之内就有几千人感染,传播的速度之快足以让抗生素和杀虫剂望洋兴叹。

印度的这次鼠疫大流行为那些沾沾自喜、认定现代医学能解决人类一切问题的人敲了一个警钟。瘟疫潜伏、爆发的原因中哪一个是人类可以控制的因素?空气?现代工业的发展不可避免的带来各种形式的空气污染,哪一个政府不为之头痛呢?水?又有哪一个国家或地区不为因增长的经济而日益恶化的水污染担忧的?地震和气象变化更是在人类的控制之外,抗生素可以改变哪一样呢?抗生素做不了人类在疾病面前的救命稻草。

其实人类目前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就是:耐药的菌群成为当今人类最大的杀手之一。(2)

50多年前,从青霉素开始走向市场的时候,科学家们就已经注意到了细菌的耐药性,无论是金葡菌还是导致淋病的淋球菌或是导致肠道感染的志贺氏菌,都很快有耐药菌种(3),时至今日,细菌耐药的问题被称为世界范围内人类最大的威胁之一。(3,4)

人类一旦失去抗生素这个令人宽心半个多世纪的盾,想像一下,人类在致病微生物面前将会是多么无助和不堪一击,不幸的是,病原微生物耐药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不论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在发达国家,60%的医院内感染是由在医院里“身经百战”的耐药菌引起(3),细菌耐药使得死亡率增高,治疗费用增高,医务人员面对无法控制的感染毫无对策,从下面的表中(5) 我们可以看到,没有哪一个抗生素可以做万灵药。

抗生素 开始使用时间 发现耐药时间
磺安嘧啶 1930s 1940s
青霉素 1943 1946
链霉素 1943 1959
绿霉素 1947 1959
四环素 1948 1953
红霉素 1952 1988
万古霉素 1956 1988
新青霉素 1960 1961
氨苄青霉素 1961 1973
头孢菌素 1960s 60年代后期

实际上,从人类使用抗生素的第一天开始就埋下了“制造”耐药菌的危机,无论在哪种抗生素的环境里,起初大多数细菌被杀死和被抑制,但是总有极少数的细菌因为耐受或适应这种恶劣环境而存活下来,这些耐受抗生素的细菌继续繁殖,将这种耐受能力传给子代细菌,而且还能将这种耐受能力通过一种称为“质粒”的环状DNA通过接合作用传递给另外的细菌,这样致使耐药细菌数量逐渐增多,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医院的耐药菌很多。这个公认的现象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无法阻挡的现象”(3)。

让我们回到鼠疫的话题,早在1997年美国最高水平的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就发表了一个令人惶恐的研究报导:科学家从鼠疫病人身上分离到具有对多种药物耐药性的鼠疫杆菌,这种含有抗药质粒的细菌很容易将耐药性传给其它鼠疫杆菌(6)。在最近的《自然》杂志上登载了一篇来自英国的研究小组的研究结果,这个小组将鼠疫杆菌的基因组做了完整的测序工作,他们发现鼠疫杆菌的基因组表现出很强的“流动性”(7),也就是可变性,即便是人们已经掌握鼠疫杆菌的基因序列,但是鼠疫杆菌的对药物的耐受性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大量繁殖,人们仍然不清楚。鼠疫杆菌基因组的流动性是否意味着细菌潜在的致病性远在人类的控制范围之外呢?谁也不敢深想,至少谁也不敢保证人类一定不会在哪一天大面积爆发由耐药鼠疫杆菌引起的瘟疫。

没有一个人期望看到那悲惨的瘟疫横行。但是,各种天灾人祸和超自然的力量往往无情地展示给世人一个现实:人类自己的渺小,人类并不是这宇宙和生命的主宰。在下文中我们将从修炼者的角度来探讨瘟疫与人。(待续)

参考文献:

1. Laurie Garrett (2000) Betrayal of Trust — The collapse of global public health
2. American Society for Microbiology (1994). Task force om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Report. Washington, DC: ASM.
3. http://www.who.int/infectious-disease-report/2000/index.html
4.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1998). Editorial, BMJ 317: 609-610
5. Palumbi SR. (2001) Science 293:1786-90
6. Galimand, M. et al. (1997) Multidrug resistance in Yersinia pestis mediated by a transferable palsmid. N. Engl. J.Med. 337: 677-680
7. Parkhill, J. et al. (2001) Genome sequence of Yersinia pestis, the causative
agent of plague. Nature 413: 523-527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俄罗斯学者:萨斯——远远不仅是病毒
认识从中国来的瘟疫威胁
寒坡岭:从东方红到东方穷(五)
禽流感在泰国及越南、印尼继续蔓延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大法官退缩 弹劾势必难产?
【新闻大家谈】中共软硬兼施 拜登首提战略忍耐
【远见快评】中共舞剑意在拜登 习喊话投石问路
【珍言真语】刘锐绍:人大将改香港特首选规
【有冇搞错】捕风捉影 说中南海异象
【重播】白宫谈对华政策:寻应对挑战新策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