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渔家傲.题玄真子图

作者:任一仁
font print 人气: 506
【字号】    
   标签: tags:

张元干《渔家傲.题玄真子图》

钓笠披云青嶂绕,绿蓑细雨春江渺。
白鸟飞来风满棹。收纶了,渔童拍手樵青笑。

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晓。
醉眼冷看城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

【作者简介】
张元干 (公元1091 – 约1170) 字仲宗,自号芦川居士、真隐山人,南宋初期词人。早年词风婉丽,南渡后词风豪放、慷慨悲凉,为辛派词人之先驱。有《芦川词》、《芦川归来集》。

【字句浅释】
题解:这是一首题画像的词,艺术构思新颖,描绘了一位不求功名利禄、流连于山水自然的渔翁形象。
玄真子:唐代著名诗人张志和的道号。玄真子图:即张志和的画像。
笠:用竹或草编成的尖顶圆帽,故有“竹笠”、“草笠”、“斗笠”等不同名称。
嶂:直立像屏障的山峰。
蓑:指蓑衣,用草或棕制成,披在身上防雨。
渺:连接远方、不太看得分明的样子。
白鸟:指白鹭,一种水鸟。
收纶:收拢钓鱼的丝线(把钓到的鱼拉拢来)。
渔童、樵青:唐肃宗曾经赐给张志和一奴一婢,张志和把他们配为夫妻,取名“渔童”、“樵青”。
太虚:至清至空的地方,也指宇宙。
浮家泛宅:指住在船上、以船为家。
闲烦恼:没有多大关系的烦恼。

【全词串讲】

青山似屏障高入云,把烟雨迷濛的春江环抱。
头戴斗笠、身穿绿蓑衣,渔翁在江上垂钓。
斜风细雨满船轻轻吹,从远处飞来了白鹭鸟。
渔翁把钓鱼的丝线收拢来,
眼看要抓到鱼儿了,渔童和樵青都拍手欢笑。

朗朗月光把小船笼罩,也把无涯的虚空照耀。
以船为家,浮泛江上,忘了是黄昏还是拂晓。
喝醉了,我便冷眼旁观、沉静地面对那城市的喧嚣。
在这烟波江上尽享晚年吧,
又有谁还能够,再惹起我过去那种闲烦闲恼!

【言外之意】
作者因为始终和遭到秦桧迫害的胡铨站在一起,因此也遭受秦桧迫害,四十来岁就挂冠归隐了。此词描绘的渔翁,形象丰满、飘然于尘外,给人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

作者实际上是在描写自己的真性情,表现了自己潇洒出尘的飘逸情致。对于喧嚣的红尘,能够冷眼旁观而不为其所动,这就是心已出尘的一个表征。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都城长安的古道上,骑着马儿缓步徜徉。图为清 唐岱、孙祐、沈源、周鲲、丁观鹏《画院本新丰图》局部。(公有领域)
    而作者却骑着“迟迟”之马,可见对名利禄位已经灰心淡漠,且心怀沧桑之感慨。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
  •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 古今中外,许多著名的贤哲或诗人都曾有过类似于神游八极、身临太虚的超常经历。其中一些人还受到仙人、神灵的馈赠
  • 我们在这个系列提到的著名词人,有风华绝代的布衣书生,也有温婉妩媚的淑女佳人;有经世治国的文臣宰相,也有驰骋疆场的百战神将,这些人几乎涵盖了两宋风流人物的各个阶层。
  • 古人写诗词,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写人生聚散离合的情怀;有的思接千载,视通万里,阐发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诗词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时一地,或洪大到无限时空,形式极为灵活,内涵又极为丰富。
  • 和美的姻缘令人羡慕,但毕竟世事难料。如果两人不幸分开了,那深切的思念与无尽的追忆,定格在文字中,更有着悱恻动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这么一对年轻的夫妻,原本才华相当、两心相许,但不过两三年,丈夫迫于母亲的压力,不得不与妻子离婚,多年来两人音讯全无。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园”游赏,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现在的丈夫。
  • 岳飞
    宋朝是一个风雅繁华的时代,也是一个热血悲壮的时代。靖康之难后,历史上涌现出一代代舍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们要介绍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词人的填词大家。
  • 一年一度七夕节,牛郎织女来相会。古时候,七夕又叫乞巧节,是女子们祈求提高女红技艺的节日。或许是牛郎织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欢在诗词中感​​叹他们的悲欢离合。今天的人们,更是把七夕过成了“情人节”。
  • 大漠孤城,长河落日,朔风飞雪,铁衣金甲⋯⋯如果把这些词汇归到某一类古诗词中,相信很多人都会答出唐朝的边塞诗吧?不过,边塞作为中华王朝的边境自古就存在,历朝历代也少不了开疆拓土的战事,那么其他朝代,会不会也有唐诗一样不朽的边塞文学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