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人类:三国战事与瘟疫

林兰 编辑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7日讯】瘟疫和其它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

三国期间,三权摩擦战事不断,疫疠频频。公元220年,曹丕建立魏国,标志着东汉末年以来的三国割据至此正式形成。不久,蜀、吴都建立国家。265年,司马炎废掉魏主,建立西晋,又灭蜀、吴,统一了国家。从曹丕建立魏国(220年)至司马炎灭掉吴国(280年)短短的60年,见于史书的大小疫病很多,流行频繁。

魏国黄初四年(223年)三月在宛(今河南南阳附近)、许(今许昌)发生大疫,“死者万数”,是一次比较大的疫病流行。魏明帝青龙二年(234年)四月开始,一直至冬天,魏国境内发生大疫,具体地区和后果不详。青龙三年正月,“京都大疫”。魏国定都洛阳,所以在洛阳也出现了一次较大的疫病。不过从时间上看,洛阳的疫病流行和青龙二年的疫病似乎有一定的关系。

蜀国偏居四川盆地,见于记载的疫病主要是建兴三年(225年)诸葛亮征南中四郡时发生的,当时在南征的部队中发生了疟疾。

吴国见于记载的疫病共有四次,孙权黄武二年(223年),曹丕发大军向吴国进攻,将吴国江陵城团团包围,江陵城中不久爆发疫情。赤乌五年(242年),孙权派大军攻伐珠崖,部队“疫死者,十有八九”。《吴志﹒孙权志》云“是岁大疫”,估计这一年的疫病还不仅仅限于南征军队中,其它地区也有疫情发生。孙亮建兴二年(253年),吴军向魏国发动进攻,包围了魏国合肥新城。围城大军随后染上细菌性痢疾,“病者大半,死伤涂地”。撤退回来时,“士卒伤病,流曳道路,或顿仆坑壑,或见略获,存亡忿痛,大小呼嗟。”孙皓凤凰三年,史载“自改元及是岁连大疫”,即凤凰年间连续数年发生疫病。上述都是有时间可查的疫病,还有一些是没有时间及年的疫病。

三国初期的吴国“征役繁数,重以疫疠,民户损耗”,所以骆统上书孙权说:“三军有无已之役,江境有不释之备,征斌调数,由来绩纪。加以殃疫死丧之灾,郡县荒虚,田畴芜旷,听闻属城,民户浸寡,又多残老,少有丁夫,闻此之日,必若焚燎。”(《三国志﹒吴书﹒骆统传》)无休止的征役,疫病流行,年轻人死掉了─批又一批,只存下一些老年人。

三国时期的疫病流行大多与战争有关。无论是魏国围江陵,致使江陵城内疫病严重,还是吴国征伐琼崖、围新城、蜀国征伐南中,疫病的发生都是由战争而起的。如孙权征伐琼崖,全琮就认为殊方异域,“兵入民出,必生疾病”。诸葛亮征南中,王连就劝他没有必要非得去征伐疫疠之乡。魏国包围吴国江陵城后,听说城中发生疾疫,马上撤围,打道回府,生怕自己的军队也染上疫病。

疫病伴着战争乱世而起,同时在战争中起着举足重轻的作用。魏正始二年(241年)五月,吴国大将朱然、全琮等进围魏国芍陂、樊城,六月司马懿带兵南征。司马懿髓一面要打战,─面又要怕部队染上疫病,他认为南方暑湿,不适宜打持久战,所以制订了快攻的计划。他“休战士,简精锐,募先登,中号令,示必攻之势”。吴军得知后,连夜撤围后退,一场战争也就平息了。景元四年(263年),司马昭与诸将分析当时的战况说:“我很想攻取吴国,但吴国国力强于蜀国,而且南方低下潮湿,军队开发过去后必定流行疾疫,弄得不好,就会失效。所以应该先取蜀国,数年之后再从巴蜀顺流东下,水陆并进,攻取吴国。”后来西晋灭蜀、吴的先后秩序就是按这个计划而进行的。西晋太康年间,晋国出兵伐吴对,大都督贾充仍向晋武帝奏:“吴未可悉定,方夏,江淮下湿,疾疫必起,宜召诸军以为后图。”主张进攻吴国的时机绝对不能选择在夏天。

乱中有序,人类的历史沿着自然规律在走着。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去年年底在美国发现一头感染疯牛病的奶牛,使全美价值一千七百五十亿美元的牛肉工业受到冲击。但是记者兼兽医沃尔特斯在新书《六大现代瘟疫》里说,疯牛病只是在全球出现的各种新兴传染病的缩影。
  • 一波有一波的病毒似乎没有给人们多少喘息的时间﹐病毒的花样还不断在翻新。互联网世界无疑已经进入了”瘟疫“蔓延的时期。
  • 在人们的眼中,这期文明的20世纪是人类最辉煌的历史纪元,飞机、火箭、飞船飞上了天,青霉素的发现“开创”了人类“征服”疾病的篇章,日新月异的电子技术把人类的距离缩小再缩小,举手投足都更省劲,人类对幸福的定义和理解越来越局限于人感官的满足和舒适了,但是宇宙是绝不能容忍地球被漠视精神与道德的行尸走肉长期占据的,人类也并没有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从疾病的束缚中走出来,让我们再来看看抗生素发现半个多世纪后的1994年印度爆发的肺鼠疫。
  •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声天杀的鸡叫声吵醒。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一丝丝模糊的意识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谁?我是这国家的主席?这大而无当的国家什么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么也减不了,边界的人民偷渡到邻国几年又跑回来,他们的地还荒在那,谁也没觉得少了谁。瘟疫洪水死多少人无所谓,多少人当炮灰更是无所谓,完全的无所谓的,这国家的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们结扎起来他们会不停地生,和牲口没两样。和贱价的粮食一样。
  • 瘟疫和其它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他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在王莽掌权时期,由于政局和经济的混乱,疫病的传播十分频繁。平帝元始二年夏天,北方地区出现大面积的干旱,在今山东地区又出现了蝗灾,青州郡受灾尤其严重,民众被迫迁移出世世代代的居住处,流落他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