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王维《山居秋暝》

作者:文思格

明 沈周《秋日山居》。(公有领域)

  人气: 12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王维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作者简介】

王维(公元700─761)字摩诘,盛唐大诗人、大画家兼音乐家。其诗体物精微,状写传神,清新脱俗,独成一家。他和李颀、高适、岑参以及王昌龄一起合称 “王李高岑”,是边塞诗的代表人物;和孟浩然合称“王孟”,又是田园诗的代表人物。至于“禅诗”,他更是古今独步。苏轼称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王维为开元进士,唐肃宗时官至尚书右丞,世称为“王右丞”。(公有领域)

【字句浅释】

题解:这是唐诗中的山水名篇,于诗情画意中寄托著作者高洁的情怀和对理想境界的追求。
暝:日落,傍晚。
竹喧:竹林里传出喧嚷的声音。
浣女:洗衣服的姑娘。
渔舟:打鱼的小船。
随意:任情适意,随便。
歇:尽,消失。
王孙:原指贵族子弟,后来也泛指隐居的人。这里是作者自称。

【全诗串讲】

山中空濛人迹罕到,一场雨刚下过不久。
秋天的傍晚,山中的景致真是美不胜收。
明朗的月光,从松林的树阴间撒照地上。
清冽的山泉,在山石上自由地淙淙泻流。

竹林里笑语喧哗,洗衣的姑娘们往家走。
亭亭的碧荷摇动,顺流下来一只小渔舟。
春天的花儿谢尽了,我却很任情而适意。
如此美好的地方啊,我真要在这里居留。

【言外之意】

此诗最突出的艺术特色是,以自然的美来表现诗人自己人格的美;以带有诗意的图画形象地表现诗人自己心目中追求的生活美。从浅层看,作者的彩笔在画山水;从深层看,则是通过山水的描绘来寄概言志。内涵丰富,韵味隽永。

山雨初霁,万物清新。松林明月,偶或松涛低吟;石上流泉,时时淙淙如琴。竹中喧哗,可见姑娘们天真无邪、无所顾忌;莲动舟来,想象打鱼人悠然自得、适意舒心。在这样的地方,山美水美人也美。没有尘世间的苦苦劳心,没有官场中的营营竞争。沉浸在自然的美中,人的身心也必然逐渐地美化,难怪作者产生了出尘隐居的念头,要让身心永远沉浸在这种自然美中。

《楚辞﹒招隐士》说:“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而作者的感觉恰恰相反,要想永远留下去。可见不同的人对同一事物是能有很不同的结论的。任何人对任何事物的结论都和他追求的目标直接相关。希望享受自然之美、通过自然之美来陶冶心灵,使自己的心变得纯朴自然,脱离尘世中那种“心苦”的状态,他必然就希望隐居山林;希望升官发财、追名逐利,再美的山林他也难以久留。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我的郡斋里特别地清冷。我忽然思念,山中的朋友道士。
    他到山涧底下,砍荆条当柴烧。背着柴回家,就煮白石当粮吃。
    我想拿一瓢酒,远走到山中去。风凉雨冷的夜里,给他些慰藉。
    然而,空荡荡的山上堆满落叶。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他的足迹?
  • 环境变得恶劣时,大雁失群孤飞;失群孤飞又引出对险恶环境的惧怕心理。群起而飞时毫不可怕的事(如夜宿寒塘),形单影只时也会觉得恐惧迟疑。失去了群体的温暖,更感到孤独前进的艰难;饱尝了离群后的凄凉和危险,应该更珍惜重新合群的机缘。
  • 本诗写作者去山里访问一位处士,以纯粹写景的特殊手法来表现处士古朴的生活和孤高的人品。樵客:即樵夫,但带尊重味,隐隐暗示并非俗人。荞麦:瘠薄山地常种的一种农作物,春天开小白花。
  • 唐诗中格律诗的对仗句子,巧妙地运用了古汉语词组的构词法和平仄读音,自格律诗在唐代出现后,古人创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对句,这些都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瑰宝,值得我们代代相传及诵读。
  • 对李白来说,酒醇而人愈醒,借醉说醒言,醉里看透千秋迷雾。后人为李白的诗中酒、酒中诗所陶醉,却鲜少有人悟透真机。
  •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踌躇滿志,跨马离家,踏进了长安的政治核心——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宏大的宫殿、大明宫。
  • 纵观古典诗坛,李白,无疑是最响亮的一个名字,最耀眼的一颗星。“诗仙”美誉,唯其独享。什么样的诗,什么样的境界,才称得上“仙”呢?
  • 在诗歌的顶峰时期──唐朝,写月的名诗名句更是层出不穷,最常见的仍然是将明月作为传递相思的意象。其中有一首诗,在歌咏明月的同时,描绘出一幅雄浑幽静的画面,在众多诗歌中脱颖而出,成为千古传唱的佳作。
  • 《夜歌》这首诗大约创作于韩愈正式担任国子博士。韩愈从贞元二年出道,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均失败,遭遇多坎坷。
  • 您知道大诗人李白的“诗仙”名号是怎么来的吗?据《本事诗》记载,李白来到京城长安,尚未成名,独自住在旅店里。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上门拜访,惊叹于李白飘逸超群的风姿,于是请求欣赏他的作品。老人读了李白的《蜀道难》,多次称赞,直呼李白为“谪仙”。后来他又读了《乌栖曲》,又叹道:“此诗可以泣鬼神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