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人类:王莽与疫疾

林兰 整理
font print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瘟疫和其它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

瘟疫往往发生在政局混乱的时期。西汉哀帝崩,年仅九岁的平帝即位,皇太后临朝称制,而实际政权操纵在王莽手里,西汉皇帝变成了傀儡。

王莽掌权时期,由于政局和经济的混乱,疫病的传播十分频繁。平帝元始二年夏天,北方地区出现大面积的干旱,在今山东地区又出现了蝗灾,青州郡受灾尤其严重,民众被迫迁移出世世代代的居住处,流落他乡。在流民中,疾疫流行,死亡现象十分普遍,平帝不得不下诏赐死者家葬钱数。根据“赐死者一家六尸以上葬钱五千,四尸以上三千,二尸以上二千”句,想来因疫而全家死绝的也不会仅是个别的现象。

在这期间,曾举贤良方正,申屠刚在对策中说:“今承衰乱之后,继重敝之世,公家屈竭,赋敛重数”,百姓困乏,“疾疫天命,盗贼群辈,且以万数”,并且认为这是自汉兴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隗嚣也说王莽专权期间“攻战之所败,苛法之所陷,讥馑之所夭,疾疫之所及,以万万计。其死者则露尸不掩,生者则奔之流散,幼孤妇女流离系虏。”社会混乱,疾疫也多。

新朝时期,王莽派冯茂带兵镇压钩町。冯茂带了这支数万人的部队在西南祟山峻岭中转战三年,不但没有镇压当地的蛮夷暴动,相反部队中疫疾广泛传染,死掉的土兵和军官达到十之六七,西南地区一片混乱动荡。这次征战后,王莽又派十数万兵众进山与蛮夷作战,不久,部队进入深山之中,疫疾又重新开始流传。不到三年,数万士兵死于疫病之中。班固说新朝经战斗死亡、缘边四夷所系虏、陷罪、饥疫、人相食,“及莽未诛,而天下户口减半矣。”(《汉书》卷24 (食货志))说明疫病对战争的成败影响很大,并深深地影响着民心。

王莽新朝后期,各地农民起义纷纷揭竿而起,共立刘秀的族兄刘玄为更始帝,彻底推翻了王莽的统治。

瘟疫伴着乱世起,篡权揽政终不长。
西汉已到黄昏暮,天灾疫疾送终场。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瘟疫这个词似乎离现代文明社会很遥远,尽管家畜的瘟疫时有发生,但是人们对瘟疫的印象几乎被对感染瘟疫的鸡鸭牛羊的屠宰数代替了。在中国的词典中,瘟疫是指某种致命的传染病,在西方的词典中除了这个涵义,还特指神对人的惩罚。
  • 在人们的眼中,这期文明的20世纪是人类最辉煌的历史纪元,飞机、火箭、飞船飞上了天,青霉素的发现“开创”了人类“征服”疾病的篇章,日新月异的电子技术把人类的距离缩小再缩小,举手投足都更省劲,人类对幸福的定义和理解越来越局限于人感官的满足和舒适了,但是宇宙是绝不能容忍地球被漠视精神与道德的行尸走肉长期占据的,人类也并没有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从疾病的束缚中走出来,让我们再来看看抗生素发现半个多世纪后的1994年印度爆发的肺鼠疫。
  •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声天杀的鸡叫声吵醒。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一丝丝模糊的意识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谁?我是这国家的主席?这大而无当的国家什么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么也减不了,边界的人民偷渡到邻国几年又跑回来,他们的地还荒在那,谁也没觉得少了谁。瘟疫洪水死多少人无所谓,多少人当炮灰更是无所谓,完全的无所谓的,这国家的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们结扎起来他们会不停地生,和牲口没两样。和贱价的粮食一样。
  • 瘟疫和其它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他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这里我们选登一些历史上的瘟疫事件。
  • 东汉末年至晋初年,全国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汉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区流行瘟疫高达十二次;汉灵帝时发生过一次;汉献帝时发生了两次。京师洛阳的瘟疫高达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诗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 清 金廷标《曹大家授书图》。(公有领域)
    女人如何自尊自爱?如何做好自己,才不会被人轻薄,获得尊重?二千多年前的一位母亲,就针对这些问题,给自己家族的女子写了一本书。后来,此书被长孙皇后推荐给天下的女子,成为皇妃及世家女子必学的教科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