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竹:中宣部是中国社会的爱滋病

刘晓竹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5月20日报导】最近中国官方媒体常常把人们的视线引向国际问题以及两岸关系,几乎达到某种炒作的地步,这让我有些感慨。美国再不好也没有威胁到中华民族的生存,民进党再可恶也没有造成中国发展中的严重问题,而实实在在威胁这个民族生存的正是一些亟待解决、但仍未引起重视的国内问题。这些问题被按下不表,意味着中宣部控制舆论的模式的成功,但结果是对中国的发展机遇造成重大伤害:居危思安,亡羊不补牢。比如说,中国的政治改革严重滞后,已经威胁着中国社会的健康稳定发展,生态恶化及其严重性,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中国的一些学者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的隐患,提出呼吁,但声音太微弱,没有实质的作用。必须有媒体跟进,在全社会就政治改革的问题展开广泛的讨论。

中国媒体特别不愿意碰敏感棘手问题,但这恰恰是媒体的责任,它如同社会机体的免疫系统,但却放弃了与病菌作战的责任。然而,这些敏感棘手问题不会自动消失,肿瘤也会与时俱进。比如,政府执政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制衡,缺乏监督,没有相应的责任追究制度,所以官官相护,贪污腐败成风,积重难返。这样的体制,指望它能自动变得清白,根本不可能,除非这些官员一夜之间变成天使。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在这里,新闻舆论必须发挥其白血球、红血球的功能。

如果官员都是天使,政治改革就没有必要了,但如果这些官员都没有基本的道德良心,政治改革也是不可能的。恰恰因为这些官员都是人,如同你和我,既有七情六欲,又有基本的道德意识,所以政治改革不但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可能的。我们谈政治改革,无非是在既定的体制中寻求实现更多更大的社会正义与公义,叫做兴利除弊。没有人说这可以一蹴而就,也不可能指望它一步到位、一劳永逸实现,它必然是一个不断努力、不断改善的过程。但有一点是绝对的:免疫系统不能有半秒钟停下来,停下来就意味着机体死亡。

政治改革不但是很实在、很基本的现实要求,也是很实在、很基本的道德诉求。可以说,反对这样改革的人,没有资格在政府与公共部门服务,因为他连常人的基本道德水平都不具备。这样的人在国家公职人员中是少数,我看在中国共产党中也是少数。所以问题往往不是要不要政治改革的问题,而是如何改革的问题。那么,应该如何通过政治改革来实现更大的社会公义呢?在我看来,一是负责任的媒体,一是独立公正的司法。所谓负责任的媒体,就是要真正反映民意,真实反映社会发展的脉动,这样的媒体才是世界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吹牛拍马、掩盖真相无疑是落后文化的残余现象。其落后性在于它毫无例外地导致愚昧与愚蠢。再看司法。司法的公正独立是任何社会正义的最基本的条件,没有这一条,这个社会必然是一个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社会。所以,我们要讲人的尊严,就先要讲媒体与司法的尊严;要讲人格的独立,就先要实现媒体与司法的独立。

总之,媒体与司法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双重变奏,少一个都不成调。独立公正的司法可以促进媒体的独立公正,同样,媒体的独立公正将保障司法的独立公正。所以两者要平行推进、相辅相成。比较而言,在过去数年中,司法的情况改进较多,而媒体的改革则严重滞后。可以说,在中国改革大业中,政治改革是最大的滞后因素,而在政治改革中,媒体又是最大的滞后因素。所以,中国急需立一个”新闻法”,促进新闻与舆论领域的进步。中国的媒体不是不能向外看,不是不能揭露美国或台湾的问题,但它的首要责任是反映与揭露影响国家发展最重大、最紧迫的问题,并做到快速、准确,以期引起全社会的注意与行动。中宣乔新闻是世界上最落后的文化形态中最落后的管理方式,说它是中国社会的爱滋病,一点也不过分,因为它让中国社会丧失了其免疫系统的基本功能。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新闻
彭博市长鼓励市民参加爱滋病步行集资活动
中药治疟疾 全球大抢购
传染迅速 圣彼得堡成爱滋之都
爱滋病经济代价被低估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西岸观察】推特内部讲话外泄 称关更多账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