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颖:民工之死﹝第三章﹞

曾颖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9日讯】编者注: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95年12月8日,四川省德阳市被评为“优质工程”的中华楼刚刚竣工,就由于偷工减料而彻底垮塌,造成14名民工丧生。这部小说在大陆形形色色“风花雪月”和“鸳鸯蝴蝶”派作品风潮中被拒绝发表和出版,但在本报编辑看来却是近几年来反映中国底层民众困苦为数不多的佳作之一。作者用深沉的笔调,揭示了中国大陆农民工所遭受的种种不公。我们希望,这部作品能够引起读者对中国农民工权益和处境的关注与思考。原文没有题目和章节,现题目为编者所加。

**********************
**********************

第三章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

  天象被谁捅了个窟窿似的,大泼的水毫无节制地冲刷下来。在雨的重压下,工棚显得异常脆弱可怜。眼瞅着水位一步步上涨,如果雨不停的话,床上也将不再安全了。耿二爷搔搔头说:这样不是办法,得抽水。

  我和毛子急急忙忙到库房去找潜水泵。雨滴很大重地敲在我们的身上,冰冷刺骨的痛。而更冰冷刺骨的是保管员的脸,他冷冷地说:泵昨天就拿去抽地基坑里的水了,被沙石打坏了两台,哪还有给你们的。他鼻孔里冒出的气可以制冰淇淋。

  我们沮丧地往回走,天上的雨和地上的泥都在与我们作对。恨得毛子眼红红的想找人打架一般。

  水位还在涨。

  耿二爷不知从哪找来一个破瓢,用木棒接了一个长柄,像舀粪杓一样抡得溜圆,把水往外舀,众人见这办法还行,就纷纷效仿,盆儿钵儿罐头瓶儿全都上阵,以原始的方式与老天爷干了起来。

  水渐渐退了下去。陈二嫂过来请示耿二爷:地上有水,柴湿着没办法煮饭,干脆每个人买几个馒头啃啃吧。

  二爷把头上的泥和汗水一抹说:再买两只烧鹅,几斤猪头。天不怜惜咱,咱自己怜惜。好好打一顿牙祭!

  陈二狗一咽唾沫说:还要酒。

  对!酒。

  众人大声附和起来。一想到即将到嘴的肉和酒,大家的劲头更高涨起来,舀水的节奏也更快了起来。

  陈二嫂做事干净利落,不出一小时,丰盛的酒菜便摆到了毛子的床铺上。大片大片的卤猪头白花花的招人眼馋,烧鹅油噜噜的身姿甚至比维纳斯还美。各人的饭盒和碗里都斟满了酒。陈二狗耍心眼,把小兰的碗也支到面前,掺酒的毛子眼尖,把他的手打了回去,怒视道:小兰也喝?

  陈二狗脸胀得通红,嚅嗫道:小兰……他爹喝,他爹喝。

  众人哄地笑了起来。

  饭前照例要清点人,这是耿二爷兴下的规矩,他说咱都是出门人,同顶一个屋檐,同一锅搅食,是一家人,就得像一家人待。吃饭时少了谁都不行。

  清点的结果,张士比亚不在。

  毛子说:这小子到哪去了?该不会又淋雨玩去了?

  陈二狗不满地摇摇头:兴许是吧。

  在众人眼中,张士比亚这小子确实有些魔魔症症的,经常半夜跑到工地的空草坪上大声和木椿子说话,或跑到雨里把自己搞成一只落汤鸡。最绝的一次,是他收工时,见路边有株野草被石块压住了,可怜得如同他的身世一般,不觉起了怜惜之心,把它掏出来,用一个废罐头盒装了,放在床头,朝朝相顾惜,夜夜不能忘。在他的悉心照顾下,草儿不孚所望地成长起来,并在某一天早晨在他伸懒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非常刺激的招呼。小草接触过的地方,如毒针刺过一般,剧痛着生满了大小疙瘩,他这才知道自己引狼入室,把毒草当成了鲜花。这事成了工棚里不朽的笑谈。陈二狗事后说:那草会扎人,我早看出来了,就是不说。引得张士比亚从此把他当成头号敌人。

  等了一阵,陈二狗实在经不住空气中酒肉的香气的诱惑。那香味像一只柔软得近乎于无的小手在闻者的脸上、鼻上、喉头上和胃上一路挑逗着,足以令最坚强的人们为之所动,何况工棚里这群并不十分坚强且几顿没有吃到像样的东西的人们。

  陈二狗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就小声嘟囔着:再不回来,酒气都跑完了。

  陈二狗的话破天荒第一次在工棚里得到了拥护,人们附和着:是啊。

  耿二爷只好点头说:好吧!给他留一份。

  人们踊跃地去拿碗,给他夹了一份。

  那一份鹅肉一直放了很多天诗人也没有回来,有人说他兴许找到事情做了;但马上有人反驳,说诗人视如性命的诗稿书都没带走,兴许……

  大家都各自揣测着,陈二狗趁人不注意,将略有些变味的鹅肉狼吞虎咽地吃了。耿二爷看了,也没喝斥他,只恹恹地说:“怎么也不打个招呼。”不知是说诗人还是说陈二狗。

  其实,我更愿意相信诗人是找到工作走了。如果我是他,也会这么做的。

  夜里,毛子喝醉了,拉了小兰在门外的水泥管子边坐着望天,像一大一小两只北极熊,痴痴呆呆地望着天空发呆。

  很久,小兰忍不住唱起歌来: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到这里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燕子说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歌声像一剂忧郁的发酵剂,把空气也感染得忧伤了。

  毛子眼前是山,是村子,还有村后的泉水,母亲端着木盆的身影像秋天最后一片树叶般惹得人想掉泪。直到深夜,四周楼群里还游荡着毛子声嘶力竭的歌声: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歌声像一根木刺,深深地刺进了听者的脑髓中……

(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朋友对我说,无论在南方还是北方打工,他最怕的不是生疮害病,也不是被老板盘剥或炒鱿鱼,他最害怕的是查夜,无论是治安联防队还是警察还是居委会,即便他五证齐全是个标准的合法良民,他还是怕。
  • 我对街头卖艺的人总有一种同命感,尽管我手中握的是笔,而他们手中操持的是二胡、吉他或提琴,但这些作为谋生工具原本就没有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他们的音乐能在天桥或街头的任意一个空坝很直接地换成晚餐钱,而我的文字,还得贴邮票经邮局再转手到报社,而后经编辑审处之后,如果有幸“及格”,才能变成一纸汇单辗转到我手上。从方便省事的角度来看,我有时更羡慕他们。
  • 许多电视台的获奖好新闻都是评选之前临时突击出来的,这事儿我是老手。依我的经验来看,要得奖其实太容易了,只须领会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再用具体的事对那些太过于理念化的词儿进行诠释,譬如,“国际和平年”就搞一群小朋友到河边,每人放一条小纸船下河,新闻名目大可以取成“千名小学生来世界祈祷和平”。如果换成“老年人”,则找个百岁老人拍拍他的生活起居以及乡政府对他的关心和照顾。这些“新闻”既好摆布又省心,通常一天之内可以搞一条,图像如果拍得考究一点,文字稿写得煽情一点,后期制作细致一点,大可以获得一个奖项的。我就是凭着这样一些耍小聪明的“新闻”获得了许多奖。我可以说是吃这类“新闻奖”甜头较多的人,但在领证书和奖金时,我并不快乐,因为我知道,这离我所理解的新闻相差太遥远。
  • 快过年的时候,民工张三觉得自己该结婚了。结婚本来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他所在的这座大城市,每天都会有上百对的新人在各式各样的花车簇拥之下走入洞房,那些新娘子身上漂亮的白褂褂让张三的女朋友羡慕得舌头都长了几寸。看着女朋友那副馋相,张三打心眼里觉得难过。
  • 对于农民唐定山来说,今年的秋天是令他仇恨的,在初秋水稻刚灌浆需要水的时候,老天爷接连几十天不下雨。而中秋时节,总算要收割一点点被旱魔折磨得半残废的稻子时,老天爷却接接连连下起了雨。眼见着稻子在田里发芽,他的心里很痛。
  • 铁路、公路等交通运输部门都在谋划着开涨价听证会的时候,民工廖大成知道,年关要来了,他必须在欠他工钱已经六个月的包工头面前做点什么。
  • 认识水源,是我刚从山沟里出来,到一家内部报刊打工的事。因为我是招聘人员,住宿问题很不好解决,但文学青年我对记者编辑之类工作又有飞蛾对火一般的热情,于是再大的麻烦我也敢面对,那段日子我先后搬了十几回家,小城的东西南北门,凡是认识的人无一没面对过我半是尴尬半是无奈的脸,领教我半是哭腔半是自嘲的话语:“给您添麻烦了……。”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我几乎说尽了一生的好话。最终,我在离城不远的一座大佛寺里落下脚来。大佛寺的住持是一个比较懂俗事的人,估计我这个小报编辑在修复庙宇工作中可以充当一匹砖的作用,为了长期住上这间月租三十元的便宜房,我冒风险瞒着主编发表了无数的大佛寺的文章和照片。
  • 李小毛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所在的这座城市里销量最大的一家日报发稿量最大的记者,这家报纸上登得最多的鸡和鸭子相恋耗子企图强奸猫之类的社会新闻十有八九都出自他的手笔。他也因此成为我们这群、朋友中收入第二高的人,仅次于一个在国企当总经理助理的一位美眉几个百分点。
  • 渴望下雨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闷热的空气像一团滚烫的棉花,沈沈地堵在他们脸上,使他们身上除了汗腺之外的所有零件都变得运转不畅。只有清凉而冰冷的雨能让他们在这个沈闷而痛苦的夏天里体会到一点点难得的清爽和幸福,有时他们甚至认为这是老天可怜他们,给他们送洗澡水来,因而,如果你看见下雨时民工们在雨中一面往身上抹肥皂一面唱歌的镜头千万别奇怪。尽管淋在他们身上的有可能是酸度和灰尘含量超标的脏水,但他们饱经生活磨励的皮肤似乎已经百毒不侵了,毕竟,酸雨还不算他们在生活中遭遇到的最恐怖的东西。
  • 2002年7月4日,山东寿光市公安局破获一起特大的婴儿贩卖案件,11名来自四川的人贩子被抓获,他们手中的货——11个刚出生的2—4个月的婴儿被挡获。由于天气太热,这些刚来到人世的小生命在被解救的时候有的患了皮炎,有的患了脐炎,一个个都奄奄一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