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王维《过香积寺》

作者:文思格

明 陈焕画《万松萧寺》,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20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王维过香积寺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作者简介】

王维(公元700─761)字摩诘,盛唐大诗人、大画家兼音乐家。其诗体物精微,状写传神,清新脱俗,独成一家。他和李颀、高适、岑参以及王昌龄一起合称 “王李高岑”,是边塞诗的代表人物;和孟浩然合称“王孟”,又是田园诗的代表人物。至于“禅诗”,他更是古今独步。苏轼称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王维是唐朝的诗人,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闻名。(小玉/大纪元)

【字句浅释】

过:访问。
题解:本诗从描写山林古寺幽邃环境入手,自然地流露出作者希望在佛性的清静中,泯灭世俗间的欲望,达到更高境界的精进心态。
不知:表示作者以前未曾去过,现在去现找。
古木:古树的林木。
危石:高耸的石头。
薄暮:傍晚。
空潭:空阔幽静的水潭。
曲:曲折隐秘的地方。
安禅:安静地打坐,进入禅定。
毒龙:佛教故事中有毒龙居水潭中害人,高僧以佛法制服了它,使它远去、永不伤人。这里用毒龙比喻尘俗间的各种欲望。

【全诗串讲】

还不知这个有名香积寺,走几里就入云绕的山峰。
古树的丛林中杳无人迹,深山的空谷里隐隐鸣钟。
大石挡流水泉声似幽咽,夕阳余抹遍幽冷青松。
傍晚水潭显得空阔隐秘,安禅制服那私欲的毒龙。

杭州香积寺,天王殿南侧。(猫猫的日记本/Wikimedia Commons)

【言外之意】

诗人知道有一个香积寺,但不知寺在何处,于是便安步当车、信步游访,显出一派闲适、潇洒的风度。走了几里路后,竟然走入了云遮雾绕的山间,顿时使香积寺给人一种幽远、出尘、深不可测的感觉。正走在古树参天、杳无人迹的树林中,又突然飘来隐隐的钟声,闻其声而不知其处,越使香积寺染上神秘、迷人的色彩,而古寺的静谧、安宁也就自在不言中了。

山间的泉水在嶙峋的岩石中间艰难地穿行,发出幽咽的声音,似乎在痛苦地叹息生命进程中的艰难险阻;残阳的红晕抹不掉苍松青翠的颜色,反倒更显其久经风霜的清冷胸怀。空阔隐秘的水潭在苍茫暮色中使人心无尘想,让诗人自然而然地想到要通过禅定去消除来自世间的各种心中的私欲和杂念。

大诗人、大画家王维为我们画出了一幅幅声与色的美丽图画,每一幅图画都带着诗人的独特情愫,把读者步步引向诗人的终极目标:修心出尘。#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词描绘的渔翁,形象丰满、洒然尘外,给人以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
  • 我的梦魂彷佛又回到天帝的住处,听到他热情而关切的话语,问我要到哪里去……
  • 长期地回忆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渐酝酿成熟,直到稍有闲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钓鱼竿,悄然隐入那云水苍茫的图画中去!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
  • 这里呼之欲出的是一个决心出尘而又困于情中难以脱身的情僧形象。虽然作者没有系情于浑浑世人,而是把“情节”转移到了纯洁的荷花身上,但毕竟情丝未斩。
  • 晚归的群鸟都知道倦飞而返,人也应当有个人生的归宿。这就是作者决心归隐、不再埋首尘世的理由。在那高远的嵩山下,作者一到那里,首先想到的就是要闭关修炼,与世隔绝、斩断世缘,其对修炼的向往和期盼跃然纸上。
  • 许多人把记梦的诗都归入游仙诗,使人产生一种错误印象,好像记梦的诗也是以一种假托的手法来表达作者不便直言的思想内涵。再说,许多人认为记梦的诗即使真的在记梦,那也同样是虚妄不真的,和假托手法的游仙诗没有本质区别。产生这种想法的根本原因是这些人不承认梦和现实或未来事件之间有确定的联系。其实,古今中外都一直有人能够根据梦来作出对未来事件的预测。
  • 可以告慰作者的是:你的诗歌也为你建立了一块丰碑!而且,它是建在炎黄子孙的心上,更经得起历史长河中泥沙的冲刷和搓磨!
  • 李白知道朋友是入川去追求功名富贵的,因而临别意味深长地告诫他:个人的官爵地位是命中的安排、早有定局,用不着去问像严君平那样的善于卜卦的人。
  •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