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游纪》(七十四) 兴禄延陵氏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2日讯】 第十五回﹕ 新春晚会上﹐悟空表演变戏法﹔古城游乐场﹐八戒错认高小姐

诗曰﹕戏法人人皆会变﹐各施巧妙不相同。毫毛能作千般用﹐得者喜欢总成空。
莫道今人多享乐﹐思幽怀古竟成风。古城何有高家女﹐惹得猪情转又浓。

悟空仍用毫毛在箱中变出一架来﹐交给八戒。八戒提过去交给那位观众。第三位观众要架直升飞机。沙僧忙说﹕‘很抱歉﹐比箱子大的东西是变不出来的。请您要样别的东西吧。’那人说﹕‘就给我变条鬈毛小狗吧。’忽然不远处有位观众说﹕‘这位魔术大师只说能从箱中变东西出来﹐没说能把你变成条狗。’那人忙嚷道﹕‘我没说要把我变条狗。我是说给我变条狗。把句子结构改一下﹐也可以说﹐变条狗给我。阁下连这点语法都没学好﹐真是枉为大学生——’那人还要说什么﹐沙僧已捧了条十分可爱雪白的小狗送到她面前。她忙住口不说﹐接过小狗﹐抱在怀里不停抚摸。

却说每当有人要东西时﹐悟空就拔根毫毛﹐拿在手中﹐把手伸进箱去﹐念动咒语﹐变出东西﹐随后拿出箱来。在观众看来﹐好像他把手往箱里一伸就拿出东西来了﹐不像其他的魔术师还要装腔作势。观众中某甲说﹕‘你看﹐这才是真正的魔术大师。哪个大学应该授给他一个魔术教授的头衔才是。’坐在他边上的某乙说﹕‘变戏法的能当教授﹐没听说过。’某甲说﹕‘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说相声的既然可以当教授﹐为什么变戏法的不能当教授﹖’某乙说﹕‘那么﹐捏面人的﹐刺绣的﹐瓷器上刻花的﹐都可以当教授了﹖’谋甲说﹕‘为什么不可以呢﹖这些都是艺术﹐其价值决不下于相声艺术﹐艺术价值是没有高下的﹐且教授头衔又不是搞科学的人包下来的。何况听说二百多年前的教授﹐有的叫别人代翻译文章发表﹐有的甚至剽窃别人的文章﹐只要后台硬﹐就能当上教授。还有人虽无高深学问﹐按道理轮不上教授资格﹐但因工作年资长了﹐等有教授名额空缺出来﹐就给他一个﹐像赏赐一样。这种滥竽充数的教授让我当我还觉得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呢。那时候大家还抢着当。’某乙说﹕‘幸好你生在此时此地﹐教授职位是宁缺毋滥﹐须凭真才实学。若无高深学问﹐不管你工作资历多长﹐人事背景如何﹐都不能当教授。这就是国家兴旺之征。’某甲道﹕‘不要说了﹐快看魔术吧。’这时﹐有人要了包口香糖﹐有人要了件紫貂毛皮大衣﹐有人要了架彩色电视机﹐有人要了把最新式的死光手枪﹐有人要了把古代的名剑﹐有人要了幅唐伯虎的水墨观音画﹐就是在华太师府上画的那幅。悟空不知这幅画该是什么样的﹐既然说是水墨﹐就变了幅黑乎乎的观音画像给他。总而言之﹐统而言之﹐形形色色﹐莫可一一名状。直到联欢会结束﹐各人拿着所得的东西﹐兴冲冲而去。

却说要了架飞椅的学生﹐只觉得这架飞椅好轻﹐没份量似的﹐用手提着到了校外﹐转过身来往下一坐﹐却一屁股坐在地上﹐弄得屁股好痛﹐转头四周一看﹐没了飞椅的影踪。他只得怏怏地乘车回家﹐一路上直骂变戏法的只会弄虚作假﹐都是骗人的。那位抱着小狗的女学生走到半路上﹐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上的小狗就不见了。她想﹕小狗就是会飞﹐也没有这么快就不见了﹐变戏法的真不能相信。那个要口香糖的学生拿了一块放在嘴来﹐非但不甜不香﹐没一点味儿﹐还有一股臊气﹐赶快吐出来﹐丢在垃圾箱中。那位要紫貂大衣的女学生一拿到就穿在身上﹐想以后在人前可好好风光一下﹐回家路上﹐也没注意大衣已不翼而飞﹐一进门﹐忙奔到穿衣镜前一照﹐想欣赏一下自己的高贵形象﹐不料一照之下愣住了﹕身上根本没有紫貂皮大衣。她想穿在身上不可能丢失﹐也不可能被窃﹐竟不知如何会不见的﹐幸好不是自己化钱买的﹐虽则懊恼﹐尚不心痛。要了架电视机的学生兴高采烈捧着回家﹐想放在自己房里﹐晚上好好看个通宵﹐岂料尚未走到车站﹐忽觉手上一空﹐电视机不见了。他呆了足足好几分钟﹐才没精打采地乘车回去。总之﹐联欢会结束﹐悟空回到宿舍后﹐把身一摇﹐收回了所有的毫毛﹐各人的东西也就不见了。可知来得容易去得快。不提。

再说寒假苦短﹐匆匆已过﹐又开学了。一天晚上﹐悟空八戒﹐还有些其他人都在查雄的寝室里。沙僧跟一位计算机系的学生到电脑室去了。大家泡茶的泡茶﹐煮咖啡的煮咖啡﹐随后人手一杯﹐摆开了龙门阵﹐真是古今中外﹐海阔天空﹐吃喝玩乐﹐无所不谈﹐后来话题转到了东周晋国赵氏父子身上。张明生道﹕‘人说赵衰如冬日﹐百姓喜其暖﹐其子赵盾如夏日﹐百姓畏前烈。换句话说﹐赵衰用怀柔政策﹐亦可以说是行“王道”。赵盾用高压手段﹐亦可以说是行“霸道”。王道主要施仁政﹐收买人心﹐而霸道只讲刑法﹐血腥镇压﹐不管冤狱﹐无仁义可言。你们说我这样分说对不对﹖’于是大家讨论起来﹐究竟统治方法用软的好﹐还是用硬的好。吕品口道﹕‘当然用软的好。俗话说﹐绳子缚得住人﹐木棒缚不住人。许多统治者都用愚民政策﹐再加些小恩小惠﹐哄得一般老百姓不亦乐乎﹐而不知自己劳动生产所创造的大部分财富都给统治者以各种名目攫取﹐还美其名曰归入国库。须知“朕即国家”﹐国库还不是统治者的大口袋吗﹖’查雄说﹕‘软的固应采用﹐硬的也是需要的。不然的话﹐有野心家造反怎么办﹖’盛靳云说﹕‘但大部分硬手段都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的。他们要豪华级的享受﹐所以不断从老百姓身上搜刮﹐甚至毫无罪名就把人家里的金银财宝都抄走。他们怕老百姓不满与反抗﹐就用硬的高压手段。至于真正野心家要篡权﹐那是属于狗咬狗﹐因为统治者本身就是十足的野心家。狗咬狗随便咬死哪一条﹐都是活该﹐跟老百姓没关系。但善良的老百姓是不应该受统治者的压迫与欺凌的。不应该被卷入他们的狗咬狗中。’查雄道﹕‘当政者总得立威﹐否则何以维持政权之安定。’盛靳云道﹕‘古人尚知恩威并用。只有硬的﹐动不动就捉人杀人﹐没有软的﹐这是暴政的代名词。虽然任何当政者都不能排除使用非常手段的可能性﹐但非常手段总是用于非常时期﹐如战乱等﹔在升平时期﹐聪明的统治者总是与民生息﹐决不会挖空心思发展创造出各种名目的新花样﹐弄得老百姓不得安生﹐到处鸡犬不宁﹐甚至狗咬狗时﹐也不肯关起门来悄悄地咬﹐还要弄得人人皆知﹐天下大乱。这是愚蠢的统治者﹐在自毁统治的基础。一个真正为民的执政者必须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里的“人”应指人民大众﹐不是身边的亲信)﹐不贪不骄﹐奉公守法﹐能以身作则﹐摆正上梁﹐使下梁不歪。如果这些基本点都做不到﹐那他尽管高唱为公为民﹐实质上是在为己为私﹐为家人亲友﹐为朋比为党的一小撮人。

综观我国历史﹐真正为公为民的当政者只有在涂脂抹粉的文献中才有。依我看﹐相比而言﹐贞观之治可算是中国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最好的时期了。’吕品口道﹕‘应该说是尧舜时期最好。’张明生道﹕‘我认为﹐执政者与百姓各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一般地说﹐一方的义务就是对方的权利。譬如说﹐当外敌入侵时﹐执政者有权利号召百姓起来抗敌﹐百姓则有义务保家卫国。但执政者有义务让百姓安居乐业﹐吃饱穿暖﹐不得苛捐杂税扰民。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