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王朝——康熙皇帝.清圣祖

天下第一闲人
  人气: 484
【字号】    
   标签: tags:

康熙皇帝.清圣祖
爱新觉罗.玄烨
满清之最

命中注定 天命所归

康熙帝,名玄烨,生于一六五四年,幼年时患上天花病,此症乃满洲人克星,就连顺治皇帝、和硕豫亲王多铎等亦是死于天花。玄烨命硬,竟熬过了此绝症,活了下来。

顺治与孝庄皇太后认为玄烨既天资聪敏,又能战胜恶疾,从鬼门关返回人间,必定有天予大任。后来,顺治病逝,玄烨继承大统,八岁登上皇位,是为康熙。

四大辅臣

顺治临终前为玄烨从上三旗中选出四位辅政大臣,依次序为索尼(正黄)、苏克萨哈(正白)、遏必隆(镶黄)、鳌拜(镶黄)。四人均为天聪、祟德年间一起与皇太极打江山的大将,军功累累。

当康熙年幼之时,四大辅臣共理政事,从表面上看来,四人像是一条心,无分你我地为朝廷办事。但当康熙渐渐成长,便开始察觉四人原有间隙,实各怀鬼胎,勾心斗角,而且更越演越烈。

首先是鳌拜与苏克萨哈因圈地一事而翻脸。当年摄政王多尔衮偏袒自己掌管的正白旗,将最肥沃之土地都圈给正白旗的将领。如今,鳌拜决意要翻旧案,来一个镶黄、正白大换地,夺回“应有利益”。

辅政大臣苏克萨哈、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总督朱昌祚等上疏反对,但大部分均遭鳌拜打击而被罢官,而苏纳海、朱昌祚更被绞死。后来,苏克萨哈自知斗不过鳌拜,为了保持实力和避开鳌拜,他向康熙请辞道:“愿往守陵,从而得生。”康熙年纪还小,不解地问苏克萨哈:“在此何以不得生,守陵何以得生?”

鳌拜誓要趁此机会除去苏克萨哈,私订其“不欲归政”大罪二十四款,杀他子孙十一人。就这样,四大辅臣只剩三人,再没正白旗代表。

不久,首席辅臣大臣索尼逝世,鳌拜愈加骄横跋扈,旗下大学士班布尔善竟敢公然抗旨妄行,实为大逆不道。鳌拜势力庞大,更有不臣之心,这使康熙意识到鳌拜集团实在是非除不可,否则政权快将不稳。

索尼之子索额图被康熙召入宫中,以下棋为名,商讨铲除鳌拜大计。此外,康熙又训练了一批年轻的摔跤好手,用以对付鳌拜。与此同时,康熙在鳌拜面前仍是不动声色,还刻意粉饰一翻,好让他减轻防范。

鳌拜以为康熙年少好玩,以摔跤解闷,因而不以为然。讵料,一次康熙召鳌拜进宫,鳌拜仍旧像以往一般大摇大摆地走入。一切蓄势待发,只等鳌拜踏入宫内,康熙突如其来的命侍卫们一拥而上,擒住鳌拜。

康熙胆识过人,年仅十六即制服鳌拜。经众臣合议,鳌拜犯有三十条大罪,理当处斩,但康熙念他为三朝元老,又立过无数战功,免其一死,予以终生禁锢。不久,鳌拜便死于禁室之内。

三藩八年战争

康熙亲政后,书写了“三藩、河务、漕运”条幅挂在宫中柱子上,夙夜廑念当今三大要事。

三藩乃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

御用大阅甲胄
御用大阅甲胄
御用大阅甲胄

平南王尚可喜年老多病,将藩务交给儿子尚之信打理。尚之信为人残暴嗜杀,连其父尚可喜也不放在眼内,竟胆敢杀死尚可喜派来送信的人,以求取乐。尚可喜怕他早晚会酿成大祸,加上自己亦不甘受制于自己儿子,于是在康熙十二年,他上书要求告老还乡,回辽东养老。

早已想撤藩的康熙便趁此下令撤去尚藩,将其士卒撤返原藉。吴三桂、耿精忠闻讯大惊。于是,老谋深算的吴三桂,连同耿精忠立即假意向康熙示意自愿撤藩,以试探朝廷动向。
康熙认为是时候解决三藩问题,紧急召集群臣议论撤藩之事。各人均清楚知道批准吴三桂等撤藩即加快他们横下决心造反,但尽管不撤,造反亦是迟早问题。正是“撤也反,不撤也反,倒不如快撤,然后速战速决,一劳永逸。”

可是,大部分亲王、贝勒、权臣都不愿撤藩,厌战情绪高涨。十几年太平日子过惯了,不想打仗,而与康熙携手同心对付过鳌拜的索额图竟支持反战,使康熙感到万分失望。又有个魏象枢,走出来说要“以德服人”,但这些理论根本不能应用在此件事上。只有兵部尚书明珠、户部尚书米思翰、刑部尚书莫洛等人坚定不移的主张撤藩。

康熙力排众议,决定撤藩,并且要彻底地撤。他更于清晨绝早跟太皇太后(即孝庄)作最后商议,得到共识。

吴三桂万料不到康熙会真的撤藩,他拥兵自重,根本不愿放弃云南,宁死也要独霸一方,不肯交出兵权。既然事已至此,于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吴三桂便打出“反清复明”的旗号来蛊惑人心,举兵造反。康熙十三年,耿精忠在福建起兵加入叛军集团;康熙十五年,尚之信亦在广州参与叛乱。战火急剧蔓延,半壁江山一眨眼已落入叛军手中。与此同时,察哈尔蒙古亲王布尔尼亦乘机作乱,大清王朝岌岌可危。

吴三桂于云南称帝,并铸行“行用宝通”
吴三桂于云南称帝,并铸行“行用宝通”
吴三桂于云南称帝,并铸行“行用宝通”

叛军起兵,其党羽纷纷响应,各地告急文书频传京城。索额图竟提出杀死明珠等主战派人士,继而与吴三桂重新交好。康熙痛斥索额图连番谬论,并立即准备应战。

康熙认准只要能消灭吴三桂一路兵马,其他叛军即不攻自破。他先令户部米思翰安排好军需,然后分别派出图海(正黄旗满军都统)、勒尔锦(多罗郡王)、瓦尔洛、莫洛等大将领兵进军湖南、四川、西安等地。年少的康熙骑“自在骢”以马奶酒为将士送行,情绪激昂。

康熙拟定大本营设于荆州,镇守盐津、胜境关,战线控制在四川、贵州、湖广三省内。此刻望着全国地图,康熙终于明白荆州何以成为自古以来兵家必争之地。除了布署军事策略外,康熙还颁发了一条上谕:

凡弃暗投明者即与保全,恩养安插。

康熙于乾清宫批阅前线奏报,运筹帷幄,苦苦筹划战事。

满洲八旗没有当初入关时的强悍,出师不利,吴三桂义子、陕西提督王辅臣举兵支持叛军,杀死莫洛。陕西地处要冲,康熙马上派图海进攻平凉,于康熙十五年收服陕西全境。
此外,康熙破格提拔汉将姚启圣、赵良栋等人为朝廷效力,加派绿营兵(汉人,人数众多,以步兵为主,熟地理)相助八旗骑兵,战况渐渐扭转。耿、尚二藩知事情不妙,加上他们四十余年以来一直效忠清室,受恩三世,开战后不久便投降了。

清兵灭吴三桂左右两翼大军,叛军终敌不过清室全国兵马。眼看大势已去,吴三桂还欲虚张声势,于康熙十七年(1678)三月改元昭武,在衡阳称帝。也许是天理难容,四、五个月后吴三桂暴死。其孙吴世珰继位,部下涣散,军心动摇。叛军全线溃败,退守云南。
战事到了尾声,定远平寇大将军固山贝子彭泰、征南大将军都统赖塔请奏进兵昆明,康熙起初不忍强攻昆明,他不欲战火使无辜平民百姓受害;但半年后终等不到吴军投降,遂下令进剿吴逆余党,八年战争结束。

听到战况捷报,康熙喜不自胜,挥笔写下《滇平》一诗:

滇海昆池道路难,捷书夜半到长安。
未矜干羽三苗格,乍喜征输六诏宽。
天末远收金马隘,军中新解铁衣寒。
回思几载焦劳意,此日方同万国欢! @

(香港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聪汗.崇德皇帝.清太宗
    爱新觉罗.皇太极
    深谋远虑
  • 顺治皇帝.清世祖
    爱新觉罗.福临
    多愁善感
  • 皇太子两度废立的风波,是康熙帝晚年时期发生的一件大事。才华出众的几位皇子,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夺嫡之战,酿成了父子恩断、兄弟反目的皇室悲剧。“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当年的“七步诗”,道出了皇子们的真实心声。康熙帝在处理皇权与储君,以及皇子之间的矛盾时,越发体悟到册立太子的弊端。最终,他采取遗诏立储的方式,化解了皇室矛盾,让皇权平稳过渡,盛世得以延续。他的对策,也成了一次创举,开启清王朝秘密建储的先河。
  • 清圣祖仁皇帝康熙,一生勤政审慎,在位六十一年开创清初承平盛世,成为历史上唯一集圣、仁于一身的贤明君主。当步入人生的暮年时,他在处理国政之余,一个重要的问题萦绕心头,那就是如何为清王朝选择最合适的继承人。
  • 清朝,作为最后一个传统的中华王朝,在文学史上有着集大成的特点,是古代文学的一个完美总结。在最繁盛的康熙朝,国力的强大、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斐然灿烂的文化。热爱儒学与诗文的康熙帝,就像一位开拓者,打开清初文坛的局面,也奠定了整个清朝文学的繁荣。
  • 清初,因战乱、圈地、重税等原因,国内耕地荒芜,百姓四散流亡,导致国赋不足、民生困苦。加上康熙帝亲政不久,三藩作乱,这种境况更加严重。自听政以来,康熙帝就非常关心民间疾苦,关注各地农业丰歉情况。有学者统计,康熙朝四十多年来,内外大臣留存下来的奏折中,约有半数包含了气候、粮食收成有关的奏报。
  • 历法,不仅是关乎古代农耕的国本重器,也是一个朝代的象征,具有重要意义。传统的历法,经朝廷专业的司职官员修订,再由皇帝钦定,以诏书的隆重形式颁行天下。定正朔、颁历法,往往昭示着国家一统和秩序的砥定。
  • 晚明时期,一个叫利玛窦的意大利人踏上中土,从此开启“传教士”在中华王朝的传奇经历。到了清初,其中的佼佼者更和圣祖皇帝结下不解之缘,成为大清盛世下,万千气象中别开生面的奇景。
  • 俗话说,乱世治兵,盛世治水。黄河清、圣人出,黄河宁、天下平,是历代帝王治国安邦的理想。在葛尔丹之乱平息后,清王朝呈现出太平安定的局面,康熙帝也能够将治国的主要精力,重新放在治河大事上。
  • 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河水在灌溉良田、孕育文明的同时,也因为频繁的泛滥、决口和改道,给百姓带来深重灾难。传统中国以农业立国,黄河的安定是关乎粮食、漕运、财赋等国计民生的大事,因而治河也成为历朝君王施政的重头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