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官自称“小鬼附体”摔杀农家女

标签:

【大纪元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农村妇女贾风玲45岁,是辽宁省台安县台安镇人,她身高不到1米4,是一位残疾人。曾被地方法官往墙上掼杀多少次,导致头痛头晕等后遗症,失去劳动能力;法院院长包庇打人属下,贾风玲无奈,到中国最高机关所在的北京上访两年,又被截访警察扔到深山中险些死去;现在据说辽宁截访警察拿着贾风玲的照片寻找她,她表示不肯像别的上访女一样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再被抹杀了。

※法官自称“小鬼附体” 掼杀弱小农家残疾女

1992年,贾风玲在当地做生意时被当地两名流氓殴打,导致脑震荡等后遗症,经过辽宁省台安县法院审判,判决贾风玲胜诉,贾风玲获赔3200多元。

贾风玲向法院交纳了200元的“执行费”后,到法院去领取赔偿费,和殴打贾风玲之一的妻子是同学关系的辽宁省台安县法院民事厅厅长梁彦山把身材矮小的贾风玲领到了一个房间里,他反锁了房门,这个房间的门玻璃从里面贴了报纸,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情况的房间里,民事厅厅长——身为法官的梁彦山竟然多次抱起贾风玲就往墙上、暖气片上掼杀,她的屁股被摔得黑紫,头部多处肿胀,导致贾风玲昏迷,醒来后,贾风玲模模糊糊的爬出了房间后,被梁彦山发现再度拖回房间向墙上多次掼杀,导致贾风玲再度昏迷,苏醒后贾风玲爬出去要乘汽车,汽车表示不敢拉,当天她因伤重住进了台安县恩良医院。

以后,贾风玲多次鼓足勇气到法院论理要钱时,梁彦山或者把小小的贾风玲掼到暖气片上、或者用手铐铐在暖气片上,不断的殴打,打的贾风玲浑身伤痛累累,头痛头晕、疼痛发作时头部脸部肿大,不能劳动。贾风玲告诉我们当时她有医院被打伤的多次证明……。

从92年开始向法院索取法院判决的3000多元的赔偿,一直到2002年,过去十多年了,物价不知涨了多少倍,赔偿费贾风玲不但没有要到手,相反,她多次被殴打,梁彦山的丈母娘还到贾风玲家中将她打的遍体鳞伤。贾风玲多次找到台安县法院张院长,张院长说贾风玲没有被打,包庇属下梁彦山。

打人后没有受到处罚还继续坐在法官位置上的梁彦山为了推卸责任,到处公开说:打贾风玲责任不在他,是他给父亲上坟时,有小鬼附身,小鬼让梁彦山摔杀贾风玲的。

打人的法官梁彦山给了贾风玲三千元的赔偿,贾风玲说:“这三千元根本看不好我的病。”

※北京上访凶途莫测 警察心狠山中加害

两年前,贾风玲开始到北京上访。

到国办(国务院办公室)上访时,209号房间接待的高个子小伙子把贾风玲填的表都删掉了,说她们没有权利上访。

今年2月2日,贾风玲到中纪委上访时,被来自鞍山的截访警察追堵在北京第五中学,把她和鞍山的董双燕(音)强行抬上车拉到辽宁省驻京办事处的宾馆,等到晚上八点半,在四名便衣警察的押送下,用一辆来自营口的白色长面包车,车号“辽H-15870”的警车,把她们带到四面都是高山的地方时,便衣警察首先把贾风玲推下车,又开了约有十里地左右,把剩下的人也推下车。

二月初,正是冬季最寒冷时节,山中刮着五六级大风,贾风玲又冷又冻又害怕,吓的腿都软了,战战兢兢的走了许久,看到有亮的地方,一问才知道这是十八盘岭,她的手脚都冻破了。

贾风玲哭泣着、抽噎着说:“梁彦山摔我多少次没有摔死我,只要我留一口气,我就要告梁彦山和张院长,让他给我看病。现在我们上访,住桥洞,蹲马路,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警察他们还拿着我的相片找我,说给交出我的人两万元的赏钱,他们还要把我抓回去坐牢,当地来了好多警察,在北京的上访村,现在还有不少人在上访村逮我呢。”

贾风玲还说:“他们把抚顺来上访的朱为琴(音)从国办窗口截走,现在被关在马三家教养院,在监狱被打的没有样了,脑袋上打的尽是口子,现在还留有疤痕呢,在国办窗口上访,那怎么是‘造舆论’呢?在国办窗口找政府找理,那怎么就是‘颠倒政府’呢?那根本就不是颠倒政府,你共产党有错你怕告啊。他们现在也想把我关押三年,再把我抹没了。”

贾风玲还说:“共产党陷害我们,要置我们于死地,杀人灭口,惨无人道,都是因为啥呢?我都没有活路了,我要求人权,讨要公道。你们有人权的地方帮助帮助我吧,我家电话0412-4828770。”(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韩松:截访──一个骇人听闻的真相
中国农民调查(15) 上访有罪(之五)
中国农民调查(16) 上访有罪(之六)
致温家宝总理的一封紧急呼吁公开信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横河直播】三起诉讼不简单 美国文革由来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秦鹏直播】中朝争秀肌肉 蓬佩奥连番打击中共
【财商天下】投资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斩吸金触角
【珍言真语】遭44小时审讯 刘凯文:政权虚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