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是恶者的特征 李世雄谈南非恐怖枪击案

--问题的关键:南非黑人为何无缘无故袭击中国人?

人气 1

【大纪元7月11日讯】大记元记者卫泳纽约报道/ 6月28日,在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和商务部长薄熙来访问南非之际,9名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前往抗议并准备在南非起诉曾、薄二人,在去往南非总统府的高速公路上遭到黑枪手枪击。

大纪元记者就此事件采访了“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李世雄先生,请他发表了对该事件的看法。

*中国驻外使领馆的功能蜕变

记者﹕法轮功方面现在锁定这是中共曾庆红等雇凶杀人﹐您认为曾庆红等干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我们只能根据当事人和目击者所陈述的事实来说话。据说当时他们的车正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南非黑人的车靠近他们以后才近距离开枪。这说明黑人是要看清楚到底是不是他们要袭击的对象,“中国人”,然后才开枪射击。显然是有预谋的,不是什么临时起意的突发事件。而且不允许直接打死,只能打下肢,以达到恐吓的目的。

这些动作表明雇佣他们的人有严格的限制,并不想把事情搞得太明显。毫无疑问,该事件属于蓄意袭击中国人的恐怖事件。问题是,南非黑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袭击中国人呢?这是问题的关键,所以,不应该是什么可能性的问题,这就是曾庆红他们干的。

因为事件的背后就是真相,就是说,一切事件的背后必然隐藏着真相,就在事件的蛛丝马迹前因后果之中,只要你稍微一挖就清楚了。你想曾庆红是干什么的出生,就是靠搞阴谋搞恐怖起的家,轻车熟路嘛。再进一层想想,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什么场面?最痛恨的,且又无可奈何的是什么人?一个已经忘乎所以,统治着泱泱大国的人物,岂能容忍他本来可以像捏蚂蚁那样捏死的臣民,那些已经吓破了胆的中国人跑到外国来“顶撞”他?他竟束手无策,忍气吞声么?休想!你们不是要找我曾庆红抗议,显示你们是一群不屈服的中国人吗?那就给你们一个下马威!来个借刀杀人 。

南非虽小,却也不会让曾庆红们使用在国内的“法治手段”来阻止抗议活动?曾副主席被逼无奈,只有将祖传的借刀杀人之计移植国外。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领导人和驻外使领馆都是保护本国侨民,独有我们的祖国相反,使领馆的功能是搜集、调查、控制、利用、暗害,甚至追杀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

*李志绥的突然死亡很蹊跷

记者:曾庆红现在掌管着中共的特工系统。有人说﹐中共所实行的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国家恐怖主义。是一种超级的恐怖主义,就是要使用国家的恐怖机器来摧毁一切敢于反抗的敌人。您在做“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工作﹐揭露大陆迫害家庭教会基督徒的真相时是否也受到过恐怖威胁?

李﹕当然。过去,他们还只敢在其所控制的版图之内搞恐怖主义。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多,商务往来的平凡;特别是各国对利益高于一切的共识,党便趁着这个机会把邪恶势力延伸到了海外。为什么要搞延伸呢?因为海外华人越来越多,华人在世界各国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党当然要千方百计的控制这些华人。由于海外生存并不容易,赚钱更是艰难;那些利欲熏心不甘失败的人,便成了特工人员不失时机的施以蝇头小利的目标,先使其归顺。

然后根据各人的表现和能力,再大力扶持,以便为其所用;成为党在海外的应声虫,提线木偶;也就是任意摆布的工具。既是工具,当然有各种各样的用途;既有窃取情报,也有公然充当打手,更有秘密下毒的。如写“毛泽东医生”的作者李志绥先生,在其宣布写第二本书不久便突然死去,很是蹊跷!尽管人们明知是特务干的,却没有然后证据‘而那个立了大功的特务并不可能“功成身退”,早被干掉了,因为他(她)也变成了知情者’。

为了党的前途命运,党只能有一个被神化包装过的毛主席;不能出现一个灵魂丑恶,品行恶劣,一肚子祸水,日夜不分的,神经质的毛泽东。这是最大的国家机密,必须及时除掉知情者。不过,事情一旦败露,党不仅一概抛弃,坚决否认;而且必置对方于死地,以除后患。

党不愿意看到华人受良心的支配,脱离他们的邪灵引导。担心华人良心发现,把真相说出去影响“祖国形象”,就是变着花样残酷迫害中国人的那些事。为了充分利用华人华侨的爱国热情!党总是把他们与国家混为一谈。谁敢说出真相,谁就是党的敌人。党的敌人就是“国家的敌人”。既是国家的敌人,就得动用国家的秘密力量与公开的势力来对付他们。所谓秘密力量,就是那种忽隐忽现的;说有又看不见,没有凭据。说没有,海外华人的情况党却了如指掌,都是谁干的?

所谓公开势力,是指那些在生意上党对他们“放血”,就是通过做生意的方式“洗钱”,取得大量活动经费的,攫取了侨团侨社领导地位的势力。反过来讲:就是党成功的通过这些侨领控制了侨团侨社。一旦需要,这些侨领们便打着爱国的旗号,把那些不明真相的“爱国华侨”组织起来集会,或走上街头,为党残害他们无助的同胞去摇旗呐喊;充当联邦调查人员摄影机前的捕捉目标,成为反恐和国家安全的调查对象。其实那些人并没有得到什么,无非是吃一顿免费餐而已;只是跟着人家瞎起哄,结果被人家当枪使了。当然,那些“力量”与“势力”与各国政要和当地黑道勾结而成的,则是另一种更为复杂的邪恶势力。例如枪击事件,很可能是查不出结果的“突发事件”。我们往后看吧。

*“秘密力量”无非是要挟、恐吓、消灭

至于揭露他们搞宗教迫害,自然就是“国家的敌人”了。不过他们还不敢像在中国那样明火执仗地干,要栽赃陷害也不那么容易;目前美国反恐压倒一切,因此搞暗杀特务们暴露身份的风险非常大,也不太可能。因为我不懂英语,和老外没有任何瓜葛。如果制造抢钱的假相,我家里也不是个有钱的样子。如果搞车祸,车我已经不开了。我知道秘密力量会从哪些方面下手,无非是要挟,给你制造困难,以及恐吓消灭之类。

可惜我都不怕!一不怕、二不怕、三还是不怕!他们便无计可施了。当然,你们作记者的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这个党过去是靠打游击,后来是靠搞政治运动,如今是靠“依法治国”来达到目的的。说到底就是杀人!无论是打游击、政治运动、还是依法治国;都是杀人!是一脉相承,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起先是偷偷摸摸的,后是丧心病狂的,如今是明目张胆的,成功的国家恐怖主义。记住,狼永远也不会变成羊,尽管他们披着羊皮,个个笑眯眯的,且都有学位;但他们的本性是狼,是要伤人的。

眼下,这些秘密力量离我比过去稍微远一点了,不是成天在我的窗下。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存在了,党不会让这些敢于凭良心站出来的人、这些坚持正义的人在海外自由自在的揭露他们,总是要千方百计的寻找下手的机会,绝不会听之任之的。必然会采取更隐蔽的手段,更有效的方法来消灭这些声音。

举个最近的例子,几个月前的一个早晨﹐我突然发现地下室正在燃烧的锅炉几乎浸泡在大量的燃油里(离明火仅几英寸的距离),且已经有一个晚上(楼下的住户说,头天晚上油味就大得使他不得不打电话找管理员)﹐如果没有神的保守,后果可想而知。

当时我报了警,也拍了照。我想在此告诉那些财迷心窍,被邪灵所利用,为魔鬼作见证的人;做这些冒险的事是没用的,只会在911的报警系统留下无法抹去的记录。以他们无神论的头脑,根本想不通为什么所有策划得万无一失的行动总是以失败告终;永远也无法理解我们作这些“划不来“的事情的动力是什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他们,这是属灵的(灵界)争战在地上的表象,这种强大的内在动力就是 神所赐的圣灵,所以才禁得住邪灵的攻击。希望他们能在事实面前看出 神是非常可畏的!早一点悔改,还来得及。免得自己下地狱,还要连累家人。

*很多黑道头头是中共地下党员

记者﹕对中共向海外输出的红色革命甚至黑道恐怖威胁﹐有些海外华人漠不关心﹐有的出于恐惧而不愿发出正义的声音。您对这一现象有无评论。

李﹕其实﹐中共在还没成气候之前,很多黑道的头头就是地下党,是他们 “自己的人”。如今,不仅在中国大陆有党指到哪就打到哪的黑道势力,在香港、台湾和世界许多国家都有。美国是中共要控制的重点地区,当然要不惜任何代价培植这种势力。

由中资公司、外交官、华侨领袖、间谍、特务、黑道所组成的秘密力量之间是错综复杂,千丝万缕的关系,针对中共的海外渗透和秘密力量﹐早在几年前,我在对西点军校学生的一次演讲中就建议美国尽快立法或形成一个决议,内容是:“对外国政府利用美国人对生意的浓厚兴趣与自信,钻法律的空子,在华人中间大肆培植亲共势力,发展秘密力量,操纵社团重组、改挂五星红旗,控制中文媒体,直接剥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言论或出版自由”之权利,从事各种公开与秘密的监视、窃听、骚扰、跟踪、录像、恐吓,将国家恐怖主义的阴影延伸至华人心灵深处的一系列隐形恐怖活动展开与“秘密力量”们同样有效的调查。 ”

在人类走向彻底堕落的末世﹐我呼吁同胞们尽量活得有良知一点﹐做得有人味一点﹐不要只顾眼前的那点蝇头小利。我们中国人好不容易到了海外,活得总要有点做人的感觉,总得保持那么一点在国内根本不可能拥有的人格尊严。将来对上帝也好有个交代。

*共产党–这个谎言与恐怖的代名词

记者﹕在南非发生枪击法轮功学员事件后﹐驻南非的中领馆推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声明”﹐声明没有对这一恐怖事件的谴责﹐也没有对受害的华人表示慰问﹐也没有要求南非方面彻底调查这一谋杀案。“声明”只是想撇清中共方面与此恐怖暗杀行为的关系﹐还花了很大篇幅继续批判法轮功。您是如何看待这个“声明”的。

李:不应该困惑。因为从历史上看,革命的需要就是党的最高准则,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事实的问题,党总是有理。过去、现在、将来无不如此。说谎言是恶者最基本的特征,信不信谎言是各人良心的选择。如今没有谁是傻瓜,没有谁会被谎言蒙蔽,除非他们觉得相信谎言对他们有利。

可悲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外国商人一样,选择相信党的一切谎言。想当年,北京发生“六四”事件,各国记者记录惨案的实况录像长达上千英尺,通过电视屏幕全世界都看到了解放军屠杀学生和市民的镜头。然而,中共发言人袁木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世界各国的记者不动声色的宣称“天安们没有死一个人”。几位有正义感的外国记者问:那上千英尺长的录影带,数十小时的实况转播,那些血淋淋屠杀的画面,请问您如何解释?

袁木面不改色,显得久经考验很有学问的样子,他平静的回答说:那些是极少数外国敌对势力为了达到他们反华的目的,使用电影制作中蒙太奇的手法搞出来蒙蔽,欺骗善良的各国人民的。如今党的发言人比袁木的知识面更广,学问更大。何况党的执政水平越来越高,生意也越做越大,少数坚持正义的外国记者终于被国家安全部门发现原来是间谍,党立即让他们卷了铺盖。

另一些无法变成间谍的记者,党就让他们的老板因为他们的“敌意”赚不成钱。老板权衡利弊,把他们给炒了。党三下两下就把全世界的媒体统统摆平了。

如今剩下的,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记者们都变得非常聪明,很懂规矩;比党所要求的还懂,非但不提真正地敏感问题,还主动为党排懮解难;利用外国记者的身份将谎言散布到世界各地,达到了中共宣传机器无法达到的掩盖真相的效果。如此中共欢迎,老板高兴,彼此心照不宣,工作稳定,岂不皆大欢喜。

有谁会在乎真相呢?大家都累了,只想看看轻松的东西,那些既新鲜又无聊的话题,放松放松嘛。如今中共与国际舆论之间几乎不存在什么事实真相问题,党说什么就友好的报道什么;这样对各方都好嘛。在利益之下,岂止是化敌为友,简直就是志同道合了。特别是在那些敏感的问题上,比如越来越严重的宗教迫害问题。最近党的最高人民法院宣称要打击所谓的“宗教极端势力”和“恐怖分子”。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问我怎么看。我说:“我们中国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敢站起来维护,除了共产党,哪里还存在什么极端恐怖分子”。

共产党,这个谎言与恐怖的代名词,号称无产阶级的党如今确实是发了,整个国家的财产都是他们的嘛。先是用革命铲除万恶的私有制,再把千百万人的尸骨,全国人民的血汗换来的公有制改革成私有制,又用宪法“保护起来”。

同胞们:这个私有制是不是比那个“万恶的”私有制还要恶呢!?谁敢说个不字,破坏稳定,充当恐怖分子?他们发的是被他们枪毙的资产阶级死人的财,是亿万一辈子劳而无获,而今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劳动无产阶级的财,这些被“无产阶级”炸干了油的人中国比比皆是。他们生活在彻底的绝望之中,他们知道上当受骗,被愚弄,被抛弃。可是,向谁说,有多少人同情他们呢?

如今他们最担心的是病倒了不死,又没钱进医院,怕拖累了儿女。一些50来岁就失去了工作的人对儿女说:“儿啊,哪天我病倒了你千万不能抢救啊,救活了不能自理把你也得拖死。如果看我倒了,你就赶紧出去,当什么都没看见,走得越远越好,过几天再回来安排后事。千万别回家,好让妈平静的走;如果救活了,妈看你受罪不是比死了还难过吗。”

同胞们:如此深重的苦难是谁造成的?中国的母亲们去向谁去倾诉呢?中国人过去就不喜欢听祥林嫂的故事,现在更不喜欢。如今的人只喜欢成功。唯有耶稣愿意随时倾听中国人的哭诉,安慰母亲们受苦的心。耶稣要人以爱心忍耐暂时的苦难,用生命坚守真理,等主再来。祂必赏善罚恶,行公义的审判。

耶稣说:“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 “(约翰福音第5章29节)。就是说,行善的人死了要复活进天堂。而一切作恶的人死了,却不可能自行了结;死了却了不了,还得活过来接受 神公义的审判。这决不是吓唬那些心里只有功利的人,乃是有圣经依据的;是神对世人的警戒!一切违背无愧的良心,趋炎附势,颠倒黑白的话语或者声明都将成为审判的依据,和地狱的通行证。这也是我对发表”声明“和故意相信声明的人的善意规劝。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摄影师捕捉错觉镜头:狮子吞下猎豹整个头
斗鸡又酿惨案 印度饲主遭自家鸡“挥刀”刺死
新年谢师恩 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分享神奇经历
47民主派人士遭控 美议员促拜登制裁中共官员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