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

历史真貌– 三大盛世天朝之一 西汉(五)

(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
心缘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昭宣中兴

武帝去世后,其子刘弗陵即位,即昭帝。昭帝在位只有十三年,他去世后,因无子,所以大臣拥立武帝的曾孙、前太子据的孙子病为皇帝,是为宣帝。

虽然汉王朝在武帝时期达到了鼎盛,但在武帝盛世的背后,却潜伏着一定的社会危机。

武帝为后期衰乱带来的影响在《汉书 • 夏侯胜传》中有记载:“武帝虽有攘四夷广土斥境之功,然多杀士众,竭民财力,奢泰亡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物故者半。蝗虫大起,赤地数千里,或人民相食,畜积至今未复。亡德泽于民,不宜为立庙乐。”昭帝时的大臣夏侯胜认为武帝虽有平定、拓展边境的功劳,但却劳民伤财,使百姓流离失所。

昭帝以及宣帝已经认识到了武帝时期的弊病,因而采取轻徭薄赋,与民生息的政策。昭帝在位期间,选举贤良之才,十分关心百姓的疾苦,几次下令减免百姓的田租和赋税,并下诏减少皇室使用的马匹。班固认为他是个贤明的君王,因此死后被谥为“昭帝”。

宣帝即位后,继续实行昭帝的轻徭薄赋、与民生息的政策。同时几次下令赈济贫民。宣帝在位第四年时,发生了地震和山崩,宣帝认为是自己的过错所致,于是下诏说:“乃者九月壬申地震,朕甚惧焉。有能箴朕过失,及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以匡朕之不逮,毋讳有司。朕既不德,不能附远,是以边境屯戍未息。今复饬兵重屯,久劳百姓,非所以绥天下也。其罢车骑将军、右将军屯兵。”再次下诏说:“池崇未御幸者,假与贫民。郡国宫、馆,勿复修治。流民还归者,假公田,贷种、食,且勿算事。”

宣帝还特别重视吏治和刑狱,解除了一些酷吏的官职。

在对外方面,昭、宣两帝采取少动干戈、尽量巩固的政策。不过,汉朝对于西域的声威,在这个时期较武帝时又得到了巩固。宣帝神爵二年,即公元前60年,汉朝在西域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完全控制了天山北路,并设置了西域都护府。

西域都护府的管辖范围包括玉门关、阳关以西的天山南北,直到今巴尔喀什湖、费尔干纳盆地和帕米尔高原以内的范围,初期有36国,以后增加到50国,治所设在乌垒城(今新疆轮台县东野云沟附近)。西域都护府既是汉朝的军事驻防区,也是一个特殊的行政区。一方面它与内地的正式政区不同,不设置郡、县,依然保留原来的国,汉朝一般不干预它们的内部事务,但掌握它们的兵力和人口等基本状况;另一方面,都护代表朝廷掌管这些国家的外交和军事权,可以调动它们的军队,决定它们的对外态度,必要时还可直接废立他们的君主,甚至取消某一个国。正因为如此,西域都护府也是汉朝疆域的一部分。

昭帝、宣帝时期,一些局部疆域地区不得不有所收缩。比如昭帝始元五年(公元前82年)撤销了朝鲜半岛的临屯和真番二郡,它们的辖境放弃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并入了乐浪郡。到了元凤五年(公元前76年),又将玄菟郡的东部放弃,治所也从朝鲜半岛上迁到了今辽宁新宾县以西。同年还将海南岛上的儋耳郡并入了珠崖郡,后来在元帝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又不得不撤销珠崖郡,将行政机构全部内迁。公元前 67年,宣帝撤销了汶山郡。除了一些局部的收缩外,西汉的疆域基本上是稳定的,一直保持到了西汉末年。

昭、宣两帝之世,即公元前86年到前49年之间,政治清明,经济也得到了一定缓和,对外关系继续巩固了武帝时的强盛,因此这段时期史称“昭宣中兴”。

走向衰败的西汉王朝

宣帝死后,儿子元帝即位。其后是成帝和哀帝。

西汉王朝虽然经过昭宣中兴,但衰败的迹象并未减退。班固就认为“汉世衰于元、成,坏于哀、平。”(《汉书 • 佞幸列传》)其原因既有人祸,即统治者的奢侈无度,也有天灾。

西汉末年的人祸加上天灾,使老百姓生活十分困顿。仅元、成年间,就有如下记载:“(元帝)初元元年,关东今年谷不登,民多困乏”;“九月,关东郡国十一大水,饥,或人相食,转旁郡钱、谷以相救。”“初元二年六月,关东饥,齐地人相食。”秋七月,诏曰:“岁比灾害,民有菜色。“永光二年春二月,元元大困,流散道路,盗贼并兴。夏六月,诏曰:“间者连年不收,四方咸困。元元之民,劳于耕耘,又亡成功,困于饥馑,亡以相救。(《汉书• 元帝纪》)建始三年,九月,“郡国被水灾,流杀人民,多至千数。”(《汉书 • 成帝纪》)

元帝虽为人恭俭、宽弘,也有心解除百姓的困苦,并改正了一些奢侈的制度,行了一些宽恤民力的事情,但由于大臣与宦官争斗愈烈,许多措施并不能实行。公元前33年,元帝死后,子成帝即位。

成帝是个荒淫无度的人,性格又优柔寡断,权力逐渐落在外戚王氏手中。 公元前7年,成帝死,哀帝立。哀帝时,汉室衰败的迹象更加明显。大臣鲍宣上书就讲到民有七亡而无一得,有七死而无一生。

“凡民有七亡:阴阳不和,水旱为灾,一亡也;县官重责更赋租税,二亡也;贪吏并公,受取不已,三亡也;豪强大姓蚕食亡厌,四亡也;苛吏徭役,失农桑时,五亡也;部落鼓鸣,男女遮列,六亡也;盗贼劫略,取民财物,七亡也。七亡尚可,又有七死:酷吏殴杀,一死也;治狱深刻,二死也;冤陷亡辜,三死也;盗贼横发,四死也;怨仇相残,五死也;岁恶饥饿,六死也;时气疾疫,七死也。民有七亡而无一得,欲望国安,诚难;民有七死而无一生,欲望刑措,诚难。”

而另一方面,统治者奢侈无度。成帝曾大修陵墓。哀帝仅因为太后死,就驱动五万人修墓,造成天下虚耗。皇室作工仅“三工官官费五千万”,马厩养马万匹,在“人至相食”的时候,“厩马食栗”,“诸侯妻妾或至数百人,豪富吏民畜歌者至数十人”。豪强对土地的兼并也十分严重,他们通过这种手段,自己变成了百万、千万富翁。比如哀帝的宠臣董贤死后,家财被卖折算竟达四十三万万两之多。商人也开始盘剥百姓。

在这七死七亡的艰难困苦中挣扎的老百姓,纷纷被逼走上了起义暴动的道路。仅在成帝时,山东、河南、四川等地就爆发了数次起义。这是一个“盗贼不止,盗贼并兴”的时代。

哀帝虽有心效法武帝和宣帝,振兴皇权,但他宠爱并任用嬖人董贤为丞相,同时任用外戚丁氏,与外戚王氏抗衡。其结果是朝政十分混乱。

从元帝起,灾异迭起。虽然几个皇帝试图通过牺牲某些局部利益,来换取太平盛世的出现,但他们同时又带头穷奢极欲,诸侯豪强也“多畜奴婢,田宅亡限”。这样使老百姓“连年流离,离其城郭,相枕于道路”日甚一日。西汉王朝离其灭亡的时日已经不远了。

汉亡预言及西汉之灭亡

《汉书 • 五行志中之下》记载:“哀帝建平四年四月,山阳湖陵雨血,广三尺,长五尺,大者如钱,小者如麻子。”血为赤色,代表着汉家的火德,天下血,预示着哀帝两年后死去,王莽控制汉王朝。

公元前一年,哀帝死,因为没有儿子,王莽乘机迎立元帝的孙子平帝。随后又杀死了哀帝时的外戚丁氏和丞相董贤。不久,平帝死,王莽立宣帝年幼的曾孙孺子婴为帝,自己为“居摄”。公元8年,王莽废孺子,自己做了皇帝,改国号为新,西汉遂亡。

新室的兴亡(公元8年—23年)

王莽,字巨君,新皇朝的建立者,在位十五年。其祖先为战国时期的齐田氏,后被高祖所灭,齐人谓之“王家”,因此就以王为姓氏。

文景时,王氏处于东平陵,武帝时迁徙到魏郡元城委粟里。王莽的祖父王禁,少时学法律于长安,为廷尉史,自此以长安为家。王禁的次女政君是元帝的皇后,生子成帝。成帝时,元后的诸兄弟多任官封侯。王莽是元后的侄子,因为他的父亲早亡,所以他不像他的堂兄弟那样,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他年少时开始接受儒家教育, “勤身博学,被服如儒生”。后来受亲戚王凤推荐任黄门郎,王莽从此走上了仕途。

公元前8年,王莽三十八岁时升任大司马。王莽为大司马仅一年,成帝去世,哀帝即位(公元前7年),外戚丁、傅用事,王莽于是退位,避居新都(今河南新野)。

哀帝于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去世,九岁的平帝即位,元后临朝称制,以王莽为大司马。王莽自元寿二年再为大司马至于身亡,掌握政权达二十四年之久。 
 
王莽辅政头六七年(公元前1─公元6年),诛杀了异己,最终攫取了大权。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王莽将女儿嫁为皇后。
     
王莽还通过元后,将帝母卫姬及帝舅卫宝、卫玄等排挤出京师。其子王宇担心平帝长大后怨恨,与卫宝通书,教他设法还京。王莽不同意。王宇与妻兄吕宽等人私下商议,用迷信的手段想令朝廷归政卫氏。但吕宽夜间在王莽门第上洒血时被发觉逮捕,在狱中自杀。王莽奏请杀了儿子王宇,并诛灭了卫氏。

不久,王莽害死了平帝,在宣帝曾孙中选了个最小的子婴,年仅二岁,“托以为卜相最吉”,实际上是便于控制。随后,王莽摄政“皆如天子之制”,并于次年改元“居摄”。又过了一段时间,王莽便以子婴为皇太子,号曰“孺子”。

居摄元年(公元6年)四月,刘氏宗室几百人起来反对王莽,被打败。但天下反莽自此开始。居摄二年(公元7年)九月,东郡太守翟义起义,讨伐王莽,响应者达到了十多万人,指向长安。王莽恐惧得吃不下饭,昼夜抱着孺子婴祷告,并写了一份策书,说明现在摄位将来当返政于子婴之意。同时派军队前去镇压翟义,数月告捷。王莽大喜,认为自己做天子的时机已经到了。于是,王莽登上真天子之位,定国号曰“新”,改元始建国。接着,封孺子婴为安定公,随即将他幽禁起来。

王莽当皇帝后,为了解决业已存在的矛盾,开始进行一系列改革,比如宣布土地国有,将大的商业收归国有,平衡物价等等,但在当时混乱的局面下,没有一件可以实施。新法未立,但西汉时的旧法却被破坏。加上豪强官吏的强取豪夺,天下的老百姓生活更加困顿。

从公元17年起,各地农民起义络绎不绝,汉室宗亲也纷纷起事,其中实力较强的是刘玄、刘秀的军队。公元23年,王莽被长安的反叛者杀死,新室自此灭亡。一幕新的汉室大戏开始登场了。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六十年后,德国开始纪念一个可能会成为德国第一位"二战英雄"的历史人物。1944年7月20号,一批德国军官实施了一项刺杀希特勒的计划。然而,这次刺杀企图未能成功,刺杀事件的组织者施陶芬贝格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今德国举行了庄严的仪式,纪念这位德国战时抵抗运动的领导人。BBC记者霍斯利前往柏林,希望了解德国人为什么重新对施陶芬贝格的故事感兴趣。
  • 大纪元华府日报记者苏芳编译报导/6月28 日﹐ 弗吉尼亚检察长杰瑞基尔哥来到去年正式落成的波托马克河旁边一个725英尺长的进水闸管道。基尔哥说﹕“有许多人把这个管道称为巨型吸管﹐如果这是一根吸管﹐它在我们州的历史上是最重要的一根吸管。”这个进水闸管道每天抽水300 百万加仑﹐为北弗吉尼亚郊区供水。
  • 7月20日是人类登陆月球的35周年纪念。当年美国率先完成人类征服月球的梦想,不但是空前的历史标竿,也是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当年的精彩画面。1969年7月16日,美国“阿波罗十一号”太空船,载着阿姆斯壮、艾德林和柯林斯三位太空人,以及全人类的梦想,从美国太空总署,位于佛州的甘迺迪太空中心,顺利升空。当时登月小组一共航行了四天,才在20日抵达月球。
  • 大纪元7月20日讯】(法新社苏黎世十九日电)瑞士诺华制药集团宣布,今年上半年净利二十八亿四千万美元(二十二亿八千万欧元),比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十九,预估年度净利可能创历史新高。诺华制药在声明中说,虽然该集团准备在下半年扩增研发投资,但预估今年全年度的营收与净利仍将有“显着增加”。
  • 以色列一位法官,在大城“特拉维夫”的郊区,被一名身份不明的枪手杀害,这是以色列历史上,第一次发生“法官被暗杀”的事件。
  • 香港人民要求民主的呼声如火如荼,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的回应和关注。在上海出席会议的外长李肇星把关注视作干预而极端不满,以至在面对香港记者的询问时气势汹汹地反问道:“你的爷爷、奶奶、父母有过民主吗?”他说:“民主的人必然也是尊重法律的人。”此话看似冠冕堂皇、掷地有声,细细推敲,却发现李大人对“民主”原来一窍不通,什么都不懂。关于“民主”,祖宗早有认识。据《清史稿》,晚清外交大臣伍廷芳见德国与中国因胶州失和,请求联美,并在檀香山设领事以保护华民时说,“檀香山居太平洋之冲,前本君主,后改民主。”伍大人知道,这个“民主”就是人民自主。纵观历史,国粹的“民主”亦由来已久。《三国志》引魏氏春秋说,“自古已来,能除民害为百姓所归者,即民主也。”为民除害,也就是为民做主。在封建王朝,所有权势阶层因能凌驾于万民之上作威作福,皆以民主自居,小民们称之为“大人”,意即万民之主。万民之主为祸社会,民不聊生时,人们就称其为独夫。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故汤、武之诛桀、纣也,拱挹指麾,而强暴之国莫不趋使,诛桀、纣若诛独夫。故《泰誓》曰:‘独夫纣,’此之谓也。”黄宗羲在《原君》中说得更为透彻:“今也天下之人怨恶其君,视之如寇仇,名之为独夫,固其所也。”“民主”中偶尔几个好人,人们叫做“清官”,《清史稿》中有一个石家绍就是清官,他在江西任职时,发奸摘伏,赈济灾民,所到之处,皆得民心。石大人被民众捧为民父,然而,石大人并没有在民众的拥戴下高高在上,他说:“吏而良,民父母也;不良,则民贼也。父母,吾不能;民贼也,则吾不敢,吾其为民佣乎!”这个“民佣”与后来的“公仆”是同一个概念,只不过前者情真意切,后者虚与委蛇,有欺世盗名之嫌。
  • 睽违九十三年后重返台北城的“金面妈祖”,今天上午已安座在台北府天后宫遗址─二二八公园内供民众瞻仰参拜。台北市长马英九在安座仪式上兴奋地以“历史重现”形容这场迎妈祖活动,三芝福成宫主委叶藤吉也被台北市的热情感动,允诺每年到台北市作客,让妈祖“回娘家”。目前供奉在三芝福成宫的“金面妈祖”,今天在市府文化局和多家庙宇的通力协助下,由马英九和文化局长廖咸浩扶轿,通过清代迎接官员的台北北门后入城,场面盛大堪称北市难得一见的宗教盛会。
  • 民进党主席陈水扁今天接见新科民进党高雄市议员俄邓‧殷艾等人指出,原住民朋友是台湾这块土地真正的主人,也是最原始的主人,俄邓的当选,为民进党谛造历史纪录,证明俄邓与原住民族人和大家一样,绝对可以从事干净选举。 陈水扁在民进党中央党部接见新科民进党高雄市议员俄邓‧殷艾、民进党平地与山地原住民立委提名人陈莹与陈道明。

  • 以色列一名法官在特拉维夫郊区被不明身份的枪手杀害,这是以色列历史上首宗法官被暗杀事件。
  • 中国正在试图驾驭大江大河,来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不过,一些环保人士警告说,中国征服河流的努力正在破坏世界上流程最长、资源最丰富的大河之一:湄公河。 湄公河绵延四千八百公里,沿岸大约有六千万人依赖这条大河做为交通干线和食物来源。湄公河发源于青藏高原,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然后汇入南中国海。最近,湄公河几处地段的水位下降到了历史最低点,捕鱼量也明显下降。 *中国上游建坝后果尤为严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