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杨天水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2日讯】残雪渐消﹐河套平原微露春色﹐柳色渐上枝头。某学院纪检书记包某抱双臂﹐锁双眉﹐立于窗前﹐遥望南窗之外﹐沉默许久﹐擒起包﹐离开办公室随着下班的人流回到家中。

他老伴问﹕”闷闷不乐的﹐想啥哩﹖是不是也像对门的教务处长﹐在外面养的小蜜露馅 了。”包书记半躺到沙发上﹐闭上眼睛。他的女儿过来摇摇他的肩膀﹐问﹕”爸﹐是谁给你气 受了﹖”他老伴说﹕”我看别干这倒楣的纪检﹐一天到晚得罪人﹐你看人家教务处长,外水不 断﹐就是每人送千把礼﹐我看月月有几万以上的外块。”他的女儿说﹕”爸﹐有事别闷在心里 ﹐讲给我们听听。”包书记睁开眼说﹕”唉﹗上面又摧我挖贪官﹐比例本来是百分之三至百分 之五﹐我已经帮他们挖了百分之三的数﹐现在催我非要达到百分之五的指标不可﹐要我到哪儿挖嘛。”他女儿说﹕”院里的职工都讲科处级以上的都够判刑的﹐怎么能说没有贪官可挖哩。 “包书记说﹕”腐败人人有﹐可是要判刑﹐必须有充足的证据。这些贪官﹐几个不是猴子﹐做 得大多巧妙﹐难挖呀。”女儿说﹕”小狼狗用公款买了辆轿车﹐送给他的姘头﹐这事谁人不晓 ﹐你也可把他挖了﹐算个人头数目。”包书记﹕”女儿啊﹗小狼狗的爸是俺们包头市的领导﹐ 谁能动得了他﹐就是我挖他﹐警察调查他﹐小狼狗也办法应付﹐他会说那车是租给他姘头的﹐ 甚至转眼之间他们会伪造出租借合同。最后还可能打狗不成被狗咬﹐你要知道﹐他爸的一句话 ﹐就可以把你爸的饭碗砸了﹐送进监狱。”女儿说﹕”爸﹐我听说包钢一家公司﹐人家是反贪 的头﹐把许多有问题的人找到一起﹐开诚布公讲了心里话﹐然后让他们抓阄﹐谁抓到倒楣数字 (阄里有空的﹐有写着数字)﹐谁就是反贪对象。”包书记﹕”说起来﹐我们是包公的后代﹐ 那样不负责的事不能干。”老婆说﹕”快吃饭吧﹐反贪反贪﹐还不是后台硬的没事﹐后台弱的完蛋。”女儿拉起包书记坐到桌边﹐他心不在焉﹐匆匆吃了半碗饭﹐喝了几口汤﹐就爬到床上 ﹐蒙头大睡了。

下午上班的路上﹐碰到了校长。包书记说﹕”校长﹐现在反腐反贪的数字还没有凑齐﹐ 你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校长说﹕”我们了要学习人家的经验﹐听说黑龙江一家大公司 ﹐反贪任务一下来﹐便匆匆从乡镇调进几个本身就有问题的干部﹐然后一个个把他们送交给检 察院﹐事前又同那些人讲好﹐一旦判刑﹐公司私下给些补贴。这样就保住了公司的许多干部。 “包书记沉默片刻﹐说﹕”可是眼下检察院﹑市纪委催得这样急﹐一时将哪里乡镇的腐败干部 调进呢﹖”校长说﹕”这事晚上我们再讲座﹐厦门一家公司与劳服公司合资经营汽车配件﹑家 电﹑电脑﹐我还要去劳服公司帮他们剪彩。”钻进路边的奥迪轿车。包书记拐个方向走向自己 的办公楼。一路上想道﹕”校长介绍的这个新经验可行﹐既可以打击贪腐分子﹐又可以保住咱 们原有的干部﹐可是到哪找愿调进来的乡镇干部呢﹖”

到办公室坐定以后﹐有个老教授推开门站到门口﹐有些局促不安﹐包书记说﹕”林教授 ﹐多日不见﹐现在身体还好吧﹖快进来。”林教授走进屋内﹐坐到沙发上﹐一言不发﹐一脸灰 心丧气的样子。包书记﹕”林老﹐是不是媳妇跟你生气﹖”林教授摇摇头﹐包书记﹕”那有什 么事﹐您就直讲吧﹐我为你分担些懮愁。”林教授﹕”包书记﹐我是来向组织汇报思想交待问 题的。”包书记心头一亮﹐想道﹕”处级干部中反贪任务还差一个人头﹐这是送上门的货﹐真 正是配合我工作了﹐谢天谢地。”于是说﹕”林教授﹐有问题讲清就行了﹐不要有啥顾虑﹗” 林教授说﹕”你是知道的﹐我在基建处工作的这几年﹐大气候也使我们增加交易费用﹐我参加 过不少公款消费﹐总数少说也有五六十万﹐尽管超过二千元一桌的宴席我是拒绝参加的。”包 书记﹕”公款消费﹐只要在政策范围﹐是不算贪污腐败的﹐这方面您是我们全院的表率﹐众人 有口皆碑﹐大家都知您是正直的清廉的﹐只要是过于浪费铺张的公款消费﹐您一概拒绝参加﹐ 这方面我们党委表扬过您几次﹐快请您把其它问题讲讲清。”

林教授﹕”还是去年﹐我被借调到市教委﹐负责高校老师公寓的基建工作﹐当时﹐手头资金很多﹐有几个亿﹐存在银行里﹐我 们自己学院的劳服公司的牛经理当时兼校创收办副总﹐急着为学院创入﹐要从厦门进一批水货 ﹐就向我借了九十万块钱﹐三个月零五天之后﹐本息都还给我。”包书记﹕”你没有直接受贿 赂吧。”林﹕”没有。”包﹕”那钱的本息入账没有﹖”林﹕”入账啦﹐全是公对公呀。”包 叹口气道﹕”那您为高校老师公寓的建设金生了息﹐是有功之臣﹐有啥问题要交待的嘛。”林 ﹕”我借出款子的日期超过了规定的期限五天﹐按法律算是挪用。”包书记喜出望外﹐心想﹕ “我怎么这样糊涂﹗竟忘掉挪用的规定时限了。”起身为林教授泡了杯茶。然后拿出纸笔说﹕ “林教授主动向组织汇报问题﹐这是应当受到表扬的﹐这样吧﹐请你把问题写清就行。”林教 授接过纸笔﹐茶也顾不上喝﹐埋头认真写字。半小时写好。包书记接到手中﹐看了几眼﹐放进 抽屉﹐说﹕”林教授﹐没事啦﹐您安心回去吧﹐天下党员干部都像您这样廉洁无私的话﹐四化 呀﹐共产主义呀﹐早实现啦。”林﹕”过奖了。”谦恭地退到门外﹐走了。

包书记喝了几口茶﹐得意的神情渐渐消失﹐显出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时电话响了﹐包书 记拿起电话﹐问了几句﹐又讲了几句﹐最后说﹕”这宴席我不便去﹐现在反腐倡廉正在风上嘛 。”电话里边说﹕”包书记﹐不要紧嘛﹐我们今天简单聚餐﹐目的就是想借用晚餐的时间谈谈 我们劳服公司反腐倡廉的工作﹐您到时要替我们宣传党的政策﹐党委要关心我们嘛。”包书记 一听对方的话颇有道理﹐心想﹕”这样看不去的话﹐真是不尽共产党人的责任了。”全对话筒 大声说﹕”好吧﹐我全力支持你们经济工作。”这时隔窗松柏﹐静立无声﹐几只雀儿在残枝叶 间寻找食物﹐不时缩着小脑袋﹐东张西望﹐包书记心想﹕”麻雀的世界不知有没有纪检﹐它们 是怎样惩罚违法犯罪的呢﹖它们有没有公款消费呢﹖”

黄昏时刻﹐一辆奔驰车停到楼下﹐一个大胖子下车﹐摇摇晃晃﹐爬到三楼﹐找到包书记 ﹐说﹕”包书记﹐我们的江总叫我来接您。”包书记与大胖子一前一后﹐下楼上车。那车驶离 校院﹐不久便在一家大酒店的停车场停下。这时正是华灯初上时分﹐四周的街道上人车川流不 息﹐许多高楼立于清冷之中﹐突然一阵沙暴﹐铺天盖地﹐大胖子与包书记加快脚步﹐钻进大酒 店里﹐嘴里不住地说﹕”现在沙暴一天比一天厉害了。”到宴厅﹐一个中年人迎上来说﹕”包 书记﹐可把您盼来了。”引包书记至一大圆桌边坐下﹐向另外几个人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党 委包书记。”又向包说﹕”这几位是香港华运国际投资公司驻厦门办事处﹐屠经理几位。”包 书记与客人寒暄数语﹐礼仪小姐便将大家的酒杯斟满﹐江总起身﹐邀大家举杯。

数杯下肚﹐江总说:”本来我院校长也要到场﹐不巧﹐北京的一个副总理到呼和浩特考察﹐区党委知道校长 与那副总理有交情﹐便招他去呼和浩特了。”屠经理﹕”有包书记﹐江总盛情款待﹐我们对在 此投资充满信心﹐我的打算是首期投资一千万资金﹐三个月后﹐如果运转良好﹐这里的环境没 有乱子的话﹐我们再投三千万资金﹐到秋天﹐我还可以介绍些进口油糖给你们做﹐都是国际价 格﹐转手间就可以富起来。”江总说﹕”屠老板﹐到时准备给我们多少的生意做﹖”屠说﹕” 原糖先给你们八个亿的货﹐油到时再说。”包书记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吃惊地望着屠总。江 总一见如此﹐连忙解释说﹕”广西一个个体户上次走私十亿元的原糖﹐他老婆看上去像个中学 生﹐才判六年。”包书记这才恍然大悟﹐想起电视上看到广西走私原糖大案的报导﹐连忙说﹕ “我相信你们做生意会守信经营﹐不会捅出广西那样的漏子。”众人会心一笑。又是几杯下肚 ﹐江总说﹕”我为大家助兴可否﹖”众人说﹕”正是求之不得之事。”牛总便用筷子敲着碟子 ﹐唱起蒙古民歌﹐之后厦门来人又叫自己一道来的小姐唱了一段京剧﹐赢得了四邻的喝彩。 酒宴结束后﹐江总派人先带厦门的人去舞厅﹐自己说﹕”我马上就到。”留下与包书记 单叙。包书记﹕”江总﹐你可要注意﹐现在有不少人民来信反映你帮助厦门人推销走私轿车。 “江总﹕”我的包青天大人﹐现在生意太难做了﹐我不帮他们卖点私货﹐我的公司一分钱也不 赚﹐全学院的奖金﹑福利从哪里来呢﹖”包书记﹕”不管怎么说﹐你也要照顾我的工作﹐最近 反腐风刮得猛﹐你要是不谨慎﹐到一定时候﹐有人将事情捅到上面﹐我是没有力量保你的。” 牛总说﹕”自治区领导那里﹐有校长做工作﹐只要你这里经常绿灯常开﹐我就可以放手为大家 创收。”

包书记紧锁双眉﹐江总问﹕”遇到啥辣手的事﹖”包书记﹕”市领导点名批评我们反 腐反贪不力﹐没有完成下达的抓人百分比的指标。你现在又想做石油﹑原糖的生意﹐叫我怎么 不头痛﹖就算你石油﹑原糖的生意能做得天衣无缝﹐我必须再向检察院提交一批人的任务还是 没有完成。你说叫人焦心不焦心﹖”江总说﹕”缺多少数﹖”包书记﹕”还应当交出五个。” 牛总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行不行﹖”包书记﹕”你讲我听听。”江总﹕”综合外地多家 经验﹐我们可以到乡镇找些国家干部﹐抓住他们一些问题或把柄后﹐向他们讲明﹐调他们进咱 们学院进来后﹐我略施小计﹐你就把他们挖出来﹐交给反贪局﹐但我们也不昧着良心﹐只把他 们的问题控制在判缓刑的程度上﹐而且﹐一旦他们同意调进﹐我公司愿意给以每人五万块的人 才补贴。”包书记说﹕”人家要是不愿来﹐咋办﹖再说调人的事还要组织人事部同意。哪那么 容易﹖”中一拍大腿说﹕”包青天﹐您只要继续做我们公司探索市场经济的支撑者﹐调人的事 我全权代理了。马上我向组织人事部提交一份’引进现代企业管理干部的火炬计划’﹐校长那 里我加点油﹐马上就会同意引进人才。您要三陪我替你安排﹐不要三陪就回家好好休息﹐可别 为这点小事自寻烦恼。”包书记﹕”我……我……我……”一时激动得语无伦次。江总一把拉 他到楼上音吧的包厢﹐招了二个台姐﹐说﹕”好好陪陪这位先生﹐帐我付。”然后又说﹕”我 还得去陪厦门的人。”就匆匆离去。

几天后的某深夜﹐北京某大酒店的一个房间里暖烘烘的。江总对包书记说﹕”我的包青天大 人﹐这几个人已调进我公司﹐我同他们谈了﹐他们都乐意去应付判缓的官司﹐唯一的条件要求 补贴增加一万块﹐我答应过几天回包头后﹐你就把他们交给反贪局吧。”包书记感慨万分﹐说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党务纪检工作﹐还没见到过你这样高效的人。谢谢你 帮我完成了工作任务。”江总说﹕”引进人才的计划已经胜利完成﹐咱们该找个姐儿去好好乐 一乐了。”拉住包书记﹐出门﹐走向三楼的歌厅包间。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