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中国作家的胆子是被自己吓小的

昝爱宗

标签:

【大纪元8月17日讯】我通过多年网路写作和阅读,得到这么一个启示,就是说真话受欢迎,说造话没有理睬。我们知道很多网民大多是带着渴求真实资讯的想法来到网上的,目的只有一个渴望得到更多的真实资讯资讯来进行享受。比如我们喜欢看报纸的人,则容易理解这一心情,每天看那麽多的报纸,杂志,早报,快报,时报,等等,翻翻看,大失所望,因为发现有1/2的内容是相似的,或大同小异的,先是觉得失望,再是觉得上当受骗,还不如上网有趣,有真东西。

为什么每天有那麽多的报纸都是同一种声音,或同一类的资讯?太乏味了,至少网路上的文章更有趣一些,接近现实一些。同样,我想我们读者对作家作品也有同样的渴求,为什么阅读通俗文学就流行绝对隐私,流行天亮不说分手,肯定有一定的市场。为什么看电视剧都是乾隆,都是包公,甚至晚上黄金时段都是古装片,难道我们都回归到了明清?这些片子受不受欢迎,应该由市场来配置资源,还有就是纯文学,市场应该很大,但蛋糕做不大。我想,为什么力作那麽少,是作家懒了,还是没有什么可写的?其实我觉得纯文学,每时每代都是有大量需求的,因为中国人人多呀。神曲之前没有神曲,诗经之前没有诗经,同样今天也是这样,如果作家拿出一部有份量的杰出作品,下苦功夫呕心沥血也是值得的,这么大的荣誉和利益回报,难得就没有人动心?难道作家都为了功利目的而只顾眼前,没有长远打算,都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当然,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都是相对的,我们的大部分作家还没有真正进入商业社会,也没有真正进入市民社会,只有一小部分找到了自己的市场定位?上海的王安忆,河南的刘庆邦,武汉的池莉等都是比较优秀的,最近我看了几部长中篇小说,有的是在《收获》、《十月》纯文学杂志上看的,有的是出版社出的图书,河南作家刘庆邦的精品小说《神木》就不错,这部小说就是最近流行的并在国际上扬名的电影《盲井》,应该都是当今时代需求的精品,都是与现实题材有关,也与读者的品位与精神需求有关。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陕西作家路遥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两部优秀长篇,就是关注现实和人性的题材,所以在今天我们的作家如果要走出去,写出好作品,我认为也应该大刀阔斧,敢于写现实题材,如安徽合肥的两个作家陈桂棣和春桃写了《中国农民调查》,并且轰动一样,而相对于安徽这个经济欠发达省份不一样的是相临的浙江,则是一个输入农民工大省,完全他条件写出一部《中国农民工调查》,却没有作家来填补这个空白,遗憾。

经济相对发达的浙江省,是一个亦官亦商亦市场亦计划的省份,比如官场就是计划,而民间就是市场,两者如果结合,如何相安无事?如何化解从未有过的矛盾?比如企业家家族化,官员下海,腐败等等,题材多多,现实问题多多,自古以来受千古名流熏陶的才子文人多多,为什么没有作家来认真感受和书写现实题材的作品呢?我看,关键是有的作家一见题材就吓回去了,不敢写,这样的作家,灵魂是受束缚的,怎么能够写出好作品?怎么能够写出大众喜欢的作品呢?我们天天说出版自由,不仅仅是出版一本两本书的自由,还是写书与思想的自由,想写什么题材就写什么题材的自由,至于好作品能否公开出版并不是重要的问题,好作品就像大海里的金子一样闪光的,起码现在网上可以发表,可以评价。我知道,自从有了网路以后,不吃官饭不被作家协会豢养的网路作家有了自己的出路,如网路知名作家慕容雪村,写一本书可以买到10万册,他可以利用网路免费资源,为什么吃官饭的作家就不能呢?我看关键就是不少作家已经退化了,没有创作冲动了,他们的灵魂是受束缚的。我想,正如我们公开与私下能够说真话一样,那些作家为什么要在纸上说假话呢?为什么不说一些闪光的人性的话呢?其实人家当一把手的也未必都是如你作家那麽想,什么不敢写,不敢想,这样的作家,怎么能够书写大时代呢?我说,作家胆子越来越小了,什么话都不敢说,不是别人把你的胆子吓小了,而是自己给自己画个圈子,自己跳进去,自己把自己的胆子吓小了。

人活就应该有智慧,我想作家就应该是有智慧的人,不但自己有捕捉智慧,还要会创造智慧,传播智慧,我们这个时代是特别的转型与变革的时代,是一个作家可以大胆发挥大胆创造的时代,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应该比十年前退步,至少现在有网路。我们的身边素材大量存在,作家要写,机会还是很多的,当然作家成功还要把握住怎么几个线,一是介入现实,再是介入生活,最后介入民间,有了这么三介入,说真话就不行了,不表现生活就不行了。网路文学之所以受欢迎,就是主要介入生活,介入现实,介入民间,作家就是我们自己,自己写给自己看的,自己的第一读者,如果说假话,玩辞藻,搞虚的,肯定是不长久的,不受欢迎的,所以我说作家们应该聚精会神搞民间,一心一意谋创作,这样才能写出好作品。写作,不但要为自己写,还要为大众写,这样的作品市场才会有大需求,我们如今这个时代大作家很少,优秀作家也很少,但时代的需求并不少,《收获》、《十月》、《当代》、《花城》等纯文学杂志,《微型小说选刊》、《中长篇小说选刊》等等小说选刊,可见纯文学的市场还比较大,这说明是优秀作品是很容易脱颖而出的,既然湖南有官场小说,有王跃文,河南有李佩甫,北京有刘恒和毕淑敏,武汉有方方和池莉,广州有张欣这样的畅销书作家,山西有李锐,以及外省在京的余华、刘震云等等,为什么浙江没有当代的大作品问世,没有当代的《平凡的世界》问世,没有浙江的痞子蔡和慕容雪村?如果作家实在是没有胆子写,不写就是了,不吃这碗饭就是了,但如果一方面要写,想写,又不敢放胆写,那麽该怨谁呢?胆子小不是别人给吓坏的,偏偏是自己给吓坏的,这样难道不是一种做人悲哀?

眼下的时代,需要好作品,大作品,需要作家们大量的创作?聪明的作家当是积极勇敢地介入现实,介入生活,介入民间,只有这样才能接近大众,引导文学作品市场,写出来的作品才广受大众欢迎,才能得到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同样有了市场,同样可以名利双收。

写作,写作,为真时代而写作,为真我而写作,也可以为真理而写作,也可以为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而写作,功利写作当然也是一种值得尊敬的写作,只要市场认可,为什么不写呢?为什么不肯定呢?真君子,应该利义兼顾,名利双收。

源自《议报》159期(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昝爱宗:出版自由?浙江媒体对吕海翔事件集体沉默!
昝爱宗:浙江海宁政法委书记一段话使我想起太监和奴才的嘴脸
昝爱宗:说真话的责任
昝爱宗:蒋彦永先生和两位江先生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杰森:德州大停电的深层原因
【首播】专访李南央:中共深藏称霸野心(2)
【新闻大家谈】禁议20大泄习近平处境 缅军亲美远中?
【微视频】美1.9万亿纾困 全球债务货币化危机?
【珍言真语】中共坑蒙拐骗 媒体人吁捍卫港文化
【拍案惊奇】川普低调美媒收视大跌 反送中死多少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