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918游行 郑明芳被抄家 叶国柱被拘

标签:

【大纪元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九一八天安门广场万人大游行的申请人士郑明芳被公安关押了24小时和抄家、叶国柱被拘留,拘留期限未定。

※公安拘禁郑明芳24小时 30多警察抄家 将所有电脑植入病毒

天津蓟县维权人士郑明芳昨天因陪同父亲上访中南海而被关押到北京府右街派出所,公安又连夜将郑明芳移送到蓟县公安局进行关押审问,前后历时24小时,期间不给水喝饭吃,于今天下午两点被释放回家。

在郑明芳被关押期间,公安和网络警察等三十多人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一点搜查了郑明芳的家,当时郑明芳17岁的女儿黄珊珊独自一人在家。

黄珊珊:早上快10点的时候我在这看家的,我一直都看家,刚看一会他们就进来了。他们来的时候家里就我1个人,他们都围着我,还非要去我爸妈的卧室。他们进来就把我拉起来了,抢我鼠标,不要我碰电话,不要我上网,我想打电话他们好几个人就把我电话抢走了,刚才我和您说话的时候他们就把我拉过了(记者打电话时警察在黄珊珊旁边,她说现在不敢讲),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也在旁边,我不敢多说,他们不要我打电话,把手机给我抢去了,我想打电话,他们说怕我叫黑社会来,说我不像好人,会认识黑社会的。

3个大人看着我。他们到处乱翻,把我家都翻了个遍,把所有的抽屉都翻过来了,把我妈妈卧室的东西拿走了好多,把我妈妈记的东西也都拿走了。后来拿进来2个大黑箱子,在我家乱弄,我在那边被他们看着,不要我动,看不到拿了什么东西。

记者:他们出示证件了吗?

黄珊珊:就有1个人拿了个东西晃了晃,也不给我看清楚,其他的都没有。

记者:他们一共多少人?

黄珊珊:有30个吧,很多,进进出出的,

记者:警察制服的有多少?

黄珊珊:就2个。

记者:你认识的有谁?

黄珊珊:有一个是我们这公安局的(上仓镇派出所),我以前看过那个人,还有一个好像是县里的。他们看着我的时候我听他们聊天说刑警队。

我在那边的屋里被看着,有3个人老是跟着我,我走不了,只能在那屋,我弟弟说的,他们把我家所有机器的硬盘都复制了一次,还拿走了一块硬盘,他们用我家的机器上黄色网站,然后把硬盘拿走。

记者:他们几个人上黄色网站?

黄珊珊:有1个网警上了。

记者:他们还说什么?

黄珊珊:他们老是和我说是例行公事,说我态度不好,要我给他们端茶倒水。把我家所有的情况都问了一遍,还写了笔录。

记者:你签字了?

黄珊珊:嗯,他们好多人看着我,我不签就拽我。

记者:你今年多大了?

黄珊珊:17

记者:还没有成年。

黄珊珊:我妈妈也联系不上昨天林正央叔叔说我妈妈被逮去了

记者:他们没有回答你们关于你妈妈的事吗?

黄珊珊:没有

记者:我昨天晚上和你妈妈、姥爷通话了,他们被府右街派出所和蓟县司法干部带走不知去向了。他们没有回答你们关于你妈妈的事吗?

黄珊珊:没有

记者:你爸爸一直不在吗?

黄珊珊:过了好久我爸才回来,我爸回来以后我就被他们监禁在那屋里了,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他们问了我爸爸好多。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拿着摄像机对着我爸爸录,我妈妈的材料都被他们拿走了。

记者:他们一共在你们家停留了多长时间?

黄珊珊:早上10点多一直到刚才2点,4个小时多,有好多人围观,我家外面都是人,以后出去肯定会有人议论我们家。

记者:珊珊,你害怕吗?

黄珊珊:我不害怕,我就是生气,一定是县委书记派来的,我妈妈告他们,他们就趁家没人欺负我一个人,我想离开这地方,在这早晚给他们害死。

在抄家结束后,警察几乎于此同时释放了郑明芳,她回到家里后发现,一楼的电话线被拔掉、二楼的电话线被剪断,包括开网吧使用的电脑在内,家中所有的电脑都被植入了病毒,郑明芳怀疑家中可能还到处被安装了窃听器。

郑明芳:他们非得让我儿子大龙带他们上楼去,还签字,他们怎么这么缺德啊?还有没有人性?他才16岁,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啊!

她已经得知一同申请918大游行的北京维权人士叶国柱也于当天被公安拘留,她说:我已经做好了被他们关押起来的准备。只要我一天能说话,我就一天要控诉这个流氓政府,争取人权,我就要代表广大的中国人民向世界呼吁,关注中国,关注我们的人权。

※叶国柱父子被强拆 无处安身流浪北京街头 申请918大游行被拘留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今天上午通知叶国柱,因为他尚在“取保候审”期间,他没有权利申请九一八天安门万人大游行。

叶国柱22岁的儿子叶明君:取了通知以后,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的两名警察拉我们吃了吃饭,然后,喝了点酒,让我爸喝了好多酒。因为头天晚上就有人跟踪我们,我们一晚上没有睡,中午又喝了好多酒,我们到朋友家想休息休息,下午四点半,二十名左右的东城分局的警察来把我父亲抓走了,没有什么理由,就是要“谈谈话,了解情况”,在这里谈话不行吗?他们说不行,得在局里谈,我父亲被他们带走了。

叶国柱被警车带走后,晚间7:30,东城分局的公安通知叶明君他的父亲因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被刑事拘留,拘留期间未定。

叶明君说:我们没有什么扰乱公共秩序,这两天露宿街头,除了白天在朋友家,晚上睡了两天马路,就是申请918游行,我们扰乱了什么公共秩序了呢?这是不是跟游行申请有关?我们合法的申请游行,但是他们还是拘留了。

叶国柱曾经撰文介绍自己的遭遇:2003年,两会过后政府打着为奥运通南轴、复建永定门城楼为名,将先农坛这个天子脚下的二类地区改为三类地区,以低廉的价格强行将居民驱赶到郊区,采用打骂、恐吓的土匪手段,不签协定就强拆的作法,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式,不听取任何群众意见,采取霸王条款,北京市宣武区拆迁服务公司以下城拆迁办就可以纠集政府各部门,对我家附近戒严,将我家团团围住,(见照片)强行架出我正待吃早饭的八十岁年迈父母,不许其儿孙及家人进屋,拿东西,并赶出包围圈,在野蛮的强拆中,砸坏我家家俱,造成我家现金丢失,珍贵玉器、首饰、集邮册、古币及李鸿章后人在文革中所送我一套古书精装手绘本《三侠剑》等等物品不翼而飞,中共领导的所谓人民政府如此的残害。


叶国柱家被强拆现场
叶国柱家被强拆现场


叶国柱八旬双亲被拖出房间扔在马路上,家被强拆
叶国柱八旬双亲被拖出房间扔在马路上,家被强拆


叶国柱在被强拆前的饭店同服务员合影
叶国柱在被强拆前的饭店同服务员合影

从此叶家开始流浪街头,他们上访时,警察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拘留了叶国柱和儿子叶明君、弟弟叶国强长达45天,因为上报逮捕没有批准,公安在没有保人和保证金的情况下,又强行以“取保候审”为名将他们放出,这就是他们“取保候审”的来由。

叶国柱撰文:我八十岁年迈的父母被他们强行扔到了朝阳、通州郊区三间房大队的三间破房里,摔的头破血流,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奄奄一息。他们的小儿子叶国强一个残疾人被政府逼的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相信党,长期上访,无人理睬,含恨、含怨跳入天安门金水河自杀,被中共的无耻集团抓起来侮辱他并判刑。

请问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们,你们口口声声的说别人是邪教的时候为什么你不站在照妖镜下,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当人权又写进宪法,你们就恬不知耻的说:这是人权最好的时候,你们对全国各地上访的受害人疯狂的抓捕、野蛮的殴打……造成多少人失踪、自杀、判刑,多少人忍气吞声,这世上还有公正可言吗?

我们换位看问题,如果你们家是受害人、你们父母受伤害、儿孙无家可归又无业、流落街头、自杀不成还判刑,你们相信党吗?不痛恨吗?

后来,因为朋友借给叶国柱房子住,他们才得以暂时安身。但是,朋友不断的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为了不给朋友增添麻烦,从几天前,叶国柱和儿子骑了一辆旧三轮车,拉着简单的被褥和衣服,再度流落街头。

※ 刘安军就是被市局下令 东城分局的公安跨区带走拘留逮捕 公安以此恫吓上访群众

7月28日,东城分局的警察没有出示任何理由将知名的北京上访人士刘安军从家中强行带走审问,警察当时答复家人质问说,如果够罪名我们会在24小时之内通知家属,第二天警察通知家属,刘安军因“聚众滋事”被处以拘留,刘安军的前妻孙翠华表示:公安不断的将拘留期限从三天改为七天、再改为十五天、三十天,到8月9日,公安又将拘留改为逮捕,20日才通知家属。

有人表示,刘安军的案子是市局定下来处理的,求谁也没有用。

北京宣武、顺义等北京各地区警察普遍使用刘安军的例子去恫吓其它上访人:看看刘安军,重残!心脏病!怎么样?不是还是被拘留了,你们还能闹到哪去?小心!

叶明君说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我推测父亲是因为申请918游行被拘留。他还担心父亲也将同刘安军一样遭到逮捕。

八七大游行申请者李小成在8月6日被公安带走宣布逮捕才过半月,918大游行的申请人士就接二连三的遭受传唤、审问、拘押、抄家、拘留,还有另外百名918大游行申请者的命运,他们的命运堪令人忧。(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印度独立纪念日发生炸弹爆炸 十五人死亡
印度独立日游行发生爆炸 七名儿童遇害
韩万名反战群众包围美使馆 警民受伤
芝加哥非裔最大游行  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Obama成当日新星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危机四伏 学者:逼退习解体中共
【时事纵横】美次卿访台 中共军机破纪录扰台
【纽约调查】索偿20亿美元 纽约餐馆集体起诉政府
【十字路口】中共内斗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断生路
【一线采访视频版】浙江义乌强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语】张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报网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